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2章 我在东江的岸边发现了一种石头
    而就在这个时候,隔壁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

    顾乔乔将狼牙从水盆里拿出来之后,就连忙的去接电话。

    因为此时此刻,顾家就只有她一个人在家。

    顾乔乔接起了电话,也是和平常一样的问着,“您好,您哪位?”

    “是我……”

    电话那头传来充满磁性的似乎可以蛊惑人心的嗓音。

    是秦以泽。

    话说自从父亲那天出事,秦以泽打完了那个电话之后,就再也没来电话。

    “喔……”顾乔乔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就喃喃的应了一声,又觉得自己这个喔有些不大礼貌,于是轻声的问,“你不忙了?”

    “嗯,刚忙完。”秦以泽的声音依然清清淡淡,却莫名的带着一丝柔和,他接着说道,“我和周兴刚通完电话。”

    “那周大哥都和你说了吗,包括那两个假公安?”顾乔乔连忙问道。

    “说了。”秦以泽声音清冷,“这事很蹊跷,不过有一点可以证明,或者县里或者市区,有那两个假公安的同伙。”

    “真的吗?”顾乔乔吓了一跳。

    “我的推测。”

    “那我家是不是还有危险?”她说话的声音虽然没有提高,却带着担心。

    “不会。”秦以泽沉声的开口道,“他们暂时不会再有动作了,因为现在市区和县里还有石头镇的派出所都在等着他们露头呢。”

    顾乔乔的心稍微的放下来,想了想,就直接的问道,“秦以泽,你说是不是喜欢你的女人做的?”

    电话那头似乎停顿了一下,隔着电话线,好像都可以看到秦以泽一定是皱了下眉头的。

    顾乔乔接着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这不过是众多可能中的一种,我也没有足够的理由去确定。”

    “你的怀疑很正常,如果我是你,我也会这么想的。”

    没有想到秦以泽竟然这样说。

    顾乔乔咬了咬嘴唇,有些讪讪然,“我就是想到了什么就说了什么。”

    “孙楚霞知道我,但是并不认识我,而且她和帝都孙家的关系并不好,孙莹可最看不起的就是她,况且帝都的孙家并不想管这事,目前来看,没有任何动静。”

    他的意思是孙楚霞所作所为,和孙莹可他们没有关系?

    顾乔乔也觉得自己问的唐突了,于是换了话题,“那孙楚霞会被判刑吗?”

    “她的认罪态度很好,还主动自首了,所以在量刑上肯定会综合考虑的。”

    “她幕后的人也问不出来吗?”顾乔乔问道。

    “她的嘴巴很紧,根本就撬不开,而且,重要的是,那两个假公安的事情,她确实一无所知。”

    顾乔乔低头看着手里似乎泛着寒光的狼牙,是啊,哪有那么容易的啊。

    上辈子到死那天,她都不知道自己和自己家的一连串事故不是意外,而是人为。

    如今,也许那人又跳了出来。

    但是茫茫人海,那个人到底是谁呢?

    想到这里的顾乔乔浑身又泛起了冷意,她到底该怎么办呢?

    竟然有些束手无策的感觉。

    “那这事就这样了吗?”顾乔乔失魂似的问道。

    秦以泽一怔,心下一软,放柔了声音说道,“顾乔乔,别担心,你要相信周兴,他一定会将那两个假公安找到的,到时就自然水落石出了。”

    “可那要多长时间呢。”

    “不会很长。”秦以泽的声音莫名的带着稳定人心的力量。

    “可是,那些人到底是为了什么呢?”顾乔乔不解的问道。

    “暂时还不清楚。”秦以泽平静的说道,“其实如果是冲着我和你来的,倒也就简单了。”

    顾乔乔也听明白了。

    其实如果真是为了争风吃醋,真的没有那么麻烦。

    确实简单。

    帝都的那几个人,还是好调查的。

    可是,孙楚霞就根本从来没有和白家还有秦家的人接触过,更别提那个闭门不见的孙家了。

    “那以后怎么办呢?”顾乔乔问道。

    “以前什么样以后还什么样,别担心,我刚才不是和你说了吗,不会有事的,如今的警方就等他们动作呢,而且那个治安联防小组也是针对这事成立的。”秦以泽沉声的安慰道。

    “嗯,我看到了,最近石头镇的治安都好了很多。”

    那头轻轻的嗯了一声之后,就接着问道,“你在做什么?”

    顾乔乔看了看手里的狼牙,本想告诉他,她准备给他雕刻狼牙,却还是改口说道,“没做什么啊。”

    那头静默了一瞬,清冷的声音又悠然的响起。

    “我在部队呢,家属院已经建好了,我们分了一户,院子挺大,屋里有暖气和热炕。”

    “喔……”顾乔乔应了一声之后,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头似乎没有感觉到顾乔乔的心不在焉,而是继续的说道,“……如今大江已经开江了,昨天捞了很多开江鱼,味道确实不错。”

    顾乔乔知道,边城的开江鱼确实好吃的不得了。

    上辈子的秦以泽给她熬过几回鱼汤,不得不说,冷水鱼就是好吃。

    鲜美的恨不得将舌头吞掉。

    可他和她说这个干嘛?

    馋她呢吗?

    顾乔乔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也没准备去,分的房子和开江鱼和她有关系吗?

    而电话那头的秦以泽,声音依然清淡如山泉水,“……在捕捞开江鱼的时候,我在东江的岸边发现了一种石头……”

    “石头?”顾乔乔的心都漏跳了一拍,急忙的问道,“是什么石头?”

    有一些记忆似乎在这一刻复苏,顾乔乔忽然觉得她好像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是一种类似于玉石的石头,但是和玉石有些差别,颜色有琥珀色,有绿色,对着阳光看,有淡淡的光泽。”

    “这石头多吗?”顾乔乔紧握着话筒的手心都冒了汗,她略带急迫的问道。

    “不多,应该是开江的时候不知道从哪一片的江底冲上来的,一共有十二块。”

    “那石头可以随便捡吗?”

    “自然是随便的。”

    “秦以泽,你都捡回去呗,我有用,那个没准可以雕刻东西呢。”

    顾乔乔觉得自己的呼吸好像都要燃烧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