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爸,一定要坚持住,乔乔来救你了
    顾乔乔清晰的感觉到妈妈和顾茜茜还有顾子书此时在家里。

    虽然气息上焦灼不安,但是却是安全的。

    而她的父亲似乎在一片漆黑的水里,看似一动不动,但他还活着。

    顾乔乔蓦然一怔。

    手指,她的手指。

    这是她灵气的来源地。

    她紧紧的握住了双手,然后将意念力放在了指尖上。

    随后她似乎看的更清晰了。

    甚至看到了大桥上的柳叶桥三个字。

    就在那里。

    顾乔乔心急如焚。

    恨不得马上就飞到河边。

    而警车开的也是飞快。

    终于在无尽的煎熬中,警车停在了柳叶桥的桥头。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

    四周都是灰蒙蒙的,河面上也是如此,但是即便看不清楚,却也知道河面很平静。

    什么都没有。

    顾乔乔一把的推开了车门,随后朝着桥下飞奔而去。

    而此时从另一条路上开过来的一辆警车也刚刚的停下来。

    周兴皱着眉头,却也还是跟着下了桥。

    柳叶桥的河边,都种满了柳树。

    顾乔乔训着本能,跑了几十步,随后在一处停下来,看了一眼黑漆漆的河面,迅速的脱下了外衣,穿着毛衣就跳进了河里。

    周兴万万没有想到顾乔乔竟然会跳河。

    饶是身经百战也是吓了一大跳。

    而随后的一个公安却急速的跑过来,“队长,那辆车找到了,但是已经爆炸了,车里没人,距离这里大约有五公里。”

    什么,车子炸了?

    周兴厉声的问道,“那人呢,周围有什么线索?”

    “老吴正在那里查看,我先回来和你汇报一下。”

    周兴眉头皱的死紧,他不在说话。

    灰蒙蒙的夜色中,他看着顾乔乔朝着一个地方游过去,那里竟然是河中心。

    这个顾乔乔,到底在搞什么鬼?

    他的心里暗暗的咒骂了一句,但是他却不在迟疑,也脱下了外衣,跳进了河里。

    北方五月天的河水,依然冰凉刺骨。

    可他不能让顾乔乔出事。

    别顾天峰没找到,这个疯丫头就淹死了。

    周兴有些懊恼顾乔乔的任性。

    可是他又不能见死不救。

    也不能让属下跳这没有一点线索的刚刚开化的柳叶河。

    所以,只能他来了。

    而此时的顾乔乔完全的将这些人还有嘈杂的声音都抛弃在了脑后,唯一的念头就是找到父亲。

    她的手指在遥遥的感知着顾天峰身上的护身符,而距离并不远。

    就在桥下的河底。

    顾乔乔拼命的游着,而身后的周兴似乎感觉四肢都僵硬了,他换了一口气,咬着牙,心里想,莫非今天他这条老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对于他们来讲,死亡不可怕,但是这种死亡算怎么回事呢?

    不过他却不能放弃。

    而身后还有一个新来刑侦队不到一年的从公安干校毕业的小伙子,也跟着跳下迅速的在朝着他游来。

    顾乔乔并不知道身后的状况,她游到了桥下的水泥柱子旁,随后就屏住了呼吸。

    她会游泳是在家里后面的那条河里学的。

    而屏气,是跟着上辈子的秦以泽学的。

    却没有想到,真的派上了用场。

    她看不到河底的情况,此时这里其实是阴森而又恐怖的。

    可是,顾乔乔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些。

    她凭着手里的感觉沉进了河底。

    然后手指一热,就碰到了一个物体,顾乔乔心头狂喜,是爸爸。

    顾乔乔伸出手,凭着感觉抱住了顾天峰,随后用她最大的力量朝着上面游去。

    河水挺深的,这里差不多也有七八米。

    顾乔乔泪流满面,抱着顾天峰没有知觉的身体,心里呼喊道,爸,一定要坚持住,乔乔来救你了……”

    此时顾天峰的身体格外的沉重,顾乔乔吃力的朝上面浮去,可是到了最后,竟然感觉顾天峰的身体越来越沉,而她的身体虽然没有僵硬,但是她的力气不够了。

    而这个时候,是连呼救都没有办法的。

    顾乔乔死死的咬着牙,屏住了呼吸,就要最后朝上冲的时候,她的身体被一只大手抓住,一把就要提上来,可是却没有想到,竟然没提动。

    而在岸边的手电筒的照耀下,周兴看到了顾乔乔竟然抱着一个人。

    应该就是顾天峰。

    他精神大振,后面的小公安此时也正好跟上来。

    于是,一使力,终于将顾乔乔提了上来,随之还有双眼紧闭的顾天峰。

    顾乔乔抱住了顾天峰,仔细的感知着,她的人在颤抖,却死死的不撒手,无奈,周兴只好和属下拖着顾乔乔还有似乎无知觉的顾天峰朝着岸边游去。

    然后几个公安就将他们拉上去,而此时罗帆的车也停在了这里。

    迅速的跑下来,一眼就看到了**的顾乔乔,还有被放在地上的一个人。

    是顾天峰吗?

    顾乔乔此时眼里只有躺在岸边的顾天峰,手指放在了顾天峰的心口上。

    心头大喜。

    父亲还活着。

    而且肺部还没进水,似乎在沉进水里的那一刻,那护身符就将他包裹住了。

    但是此时也是极限了。

    她在晚来一步,就和上辈子一样,和父亲天人永隔。

    顾乔乔一边呜呜的哭着,一边将手指的灵气送进了父亲的身体里。

    这里的人都沉默了。

    没有人认为顾天峰会活着。

    所以顾乔乔的哭声格外的让人心酸。

    罗帆跪在了顾乔乔的身旁,手指不死心的探向了顾天峰的鼻子。

    他的心随即一跳。

    顾天峰竟然活着!

    “顾乔乔,顾伯父还活着,快,送他去医院。”

    罗帆急匆匆的说完,就招呼着其他人快来帮忙。

    嘴唇冻得青紫的周兴也是大吃一惊。

    顾乔乔收回了手,摸了把脸上的泪水,一个小公安连忙将顾乔乔的衣服给她披上。

    一行人迅速的离开了桥下的河边。

    罗帆让人将顾天峰抬到了他的轿车里,这里距离市区也不算远,和去县城几乎等同。

    所以,不如去市里医院,那里的条件自然比县城的要好。

    而顾乔乔看着同样**的周兴还有另一个小伙子。

    心里涌上了一股感激。

    就让周兴两个一起上车,一起去市医院检查下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