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明白父亲为什么中招了
    而顾天峰为什么去了孙楚霞的宿舍。

    那女人用什么办法引得父亲去的?

    这事顾天峰最清楚。

    可是,却没人为他作证。

    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顾乔乔问校长,“是谁报案的,县里的公安怎么来的这么快?”

    赵校长一愣,也觉得是很巧。

    他的心里是不希望顾天峰出事的。

    顾天峰是很优秀的教师,而且为人淡薄名利,他一直很欣赏他。

    况且他和顾天峰在一起工作也快十年了。

    那人的品行他是了解的。

    但是,孙楚霞来头也挺大,据说家里有人在教育部任职。

    本人也是师范学校毕业的,虽然离婚了,可是在他们的眼里,也是很高傲的孔雀。

    有什么理由去陷害顾天峰?一个家境普通,还已经年过四十有儿有女的男人呢?

    所以他越想越糊涂,被顾乔乔这么一问,就一下子反应过来,忙问屋里的老师们,“是谁报的案?”

    “是孙老师自己。”和小牧一起目睹这事的李竹又接着说道,“不到十分钟人就来了,然后就给顾老师戴上手铐就带走了。”

    顾乔乔凝眉思索,总觉得哪里不对。

    忽然她看向李竹,问道,“李老师,那两名公安没去现场取证吗?”

    李竹和小牧对视了一眼,一起摇头,根据他们的认知,也似乎觉得好像不符合程序。

    这接到报案,不是应该马上去现场一趟吗?

    也应该和受害人就是报案人接触一下,调查取证做笔录吗?

    怎么问都不问,就将人直接带走了?

    顾乔乔忽然有些心焦,“你们确定?”

    “确定,我们当时就在走廊了。”

    “孙楚霞呢?”顾乔乔急声的问道。

    “在宿舍呢,有两个女老师陪着她呢。”

    赵校长说完之后,却连忙提醒顾乔乔,“乔乔,你可别做傻事。”

    “我不会的。”

    说完顾乔乔拉着赵校长的胳膊,“赵校长,你得跟我去一趟孙老师的宿舍,刚才我家秦以泽来电话,说这人是我帝都一个朋友大伯家的孩子,我和她说几句话,您在旁边好做个证。”

    啊?

    竟然是这样?

    赵校长不在迟疑,跟着顾乔乔就朝着孙老师的宿舍走去。

    他自然知道顾乔乔的丈夫是谁的。

    所以,不管从哪一方面讲,他都要保持好公正的立场。

    而此时孙楚霞却烦死身边两个安慰看护她的两个中年女教师。

    她们在担心她想不开会自杀。

    她怎么可能想不开,也根本不会想不开。

    终于做成了这事,她高兴都来不及呢。

    来这里快一个月了,想了很多的办法也没有和顾天峰做更一步的接触。

    那男人真跟个君子一样,多余的话一句都不说。

    而且听说这男人和他妻子的感情很好。

    她其实很嫉妒。

    自己怎么就碰不上这么好的男人呢。

    可是,没办法,她就这命,自从她的母亲舍了脸面生下她之后,她的命和别人是永远不同的。

    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顶着野种的名义活下去。

    就连结婚了,也摆脱不了这个身份,只因为孙家大媳妇的一句话,丈夫就和她离了婚。

    她恨,恨这世上的一切,但是她却没有任何能力。

    她的亲身父亲,甚至连见都不见她的。

    她以为自己这辈子都完了。

    没想到,机会来了。

    那个人不但答应将她调进帝都的学校,还答应事成后收她做干女儿。

    给她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如果她能顺利的怀孕生子,不管男女,那人都答应给她二十万。

    二十万啊,是她一辈子的收入,也是如今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所以,她义无反顾的来了。

    也在今天,终于找到了机会。

    于是她做好了安排。

    做戏做全套,自然是要真发生关系的。

    而且顾天峰虽然人到中年,却依然温润如玉,谦恭有礼,她并不排斥。

    内心还是有点小喜悦的。

    于是,她让顾天峰喝了加了药的水。

    将门锁好。

    快速的脱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就去剥顾天峰的。

    却万万没有想到,不过是两分钟,顾天峰就醒了。

    还将那水吐了出来。

    不是说这药效可以让他睡一小时吗?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顾天峰一脚将她踹开。

    眼见着事不成了,她只得大喊大叫的将顾天峰堵在门口,心里却是着急的。

    因为她知道那药的效力,喝一口就昏睡过去,所以在顾天峰喝第二口的时候,就马上倒下去了。

    却没想到,不到两分钟就失了效力。

    幸好,连老天都帮她。

    没喊几句呢,李竹和小牧老师就来了。

    可没想到随后这两个女老师就好心办坏事的将自己看住了。

    说是担心她想不开。

    可她越是很平静的说她没事,这两人就越是不离开。

    甚至都不让她离开床铺。

    那杯子里的水还有药呢,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处理。

    万一被发现了,她这一番苦心不是白费了吗?

    她心一横,一把的推开了身旁的女老师,就要去桌子前,却被另一个女老师一下子给抱住了,“孙老师,你可别想不开啊……”

    而正在这个时候,顾乔乔直接推门进来了。

    身后跟着的是赵校长。

    挣扎的孙楚霞不动了。

    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顾乔乔,这女孩是顾天峰的女儿,她来做什么?

    顾乔乔站在门口,却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孙楚霞这是要去哪?

    顺着她挣扎的方向顾乔乔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书桌上的半杯水。

    顾乔乔一下子就明白了。

    也明白父亲为什么中招了。

    这和前世今生的初三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差不多。

    顾乔乔眼眸划过狠厉,一个箭步就来到了桌子前,挡在了那杯水的面前,平静的看向眼前被张老师拉住的女人。

    心里暗暗的叫了一声好险。

    平日里好管闲事的张老师今天干了一件好事。

    而她来的也刚刚好。

    “孙老师,你这是要做什么,想去自杀,还是想去毁掉罪证?”顾乔乔淡淡的问道。

    孙楚霞的手狠狠地攥在了一起,没想到顾乔乔这么淡定,她咬了咬牙,“顾乔乔,你是来威胁我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