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令人恶心的无耻女人
    看着女儿远去的背影,连玉红摸了摸心口的平安符,就在刚才脑子里乱哄哄,心口砰砰跳的时候,这个护身符竟然发出了清凉的气息,似乎在平复着她焦躁不安的情绪和心。

    随后,她的脑子里就第一点点的清明起来。

    于是她跑着跑着就站住了。

    想去县城的想法也止住了,县城谁都不认识,她去了就是添乱,而且还想去学校找那女人问个清楚的心也没了。

    这两样,她都不能做。

    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大女儿去学校打听消息,然后在一起想办法。

    所以,她告诉随后跟来的王婶,她相信丈夫,她要先回家给孩子们做饭。

    只有她们都好好的,才可以让顾天峰少些担心。

    而王婶的话,也给了她信心。

    这么多年了,顾天峰是什么样的人,没人比她更了解了。

    然后和王婶分开后,就碰到了顾乔乔,听到女儿的话,她的心虽然依然担心,却比刚才好了很多。

    于是,她急忙的回家了。

    她还有三个孩子呢。

    她不能慌,也不能乱!

    而此时去往县城的车里,顾天峰很狼狈,他的双手被拷住了,他愤怒的嘶吼道,“我没有做,我什么都没做,是那个女人诬陷我,我要求去医院抽血,她给我喝的水里面有药……”

    “闭嘴。”一个公安瞪着眼睛,“有什么话进了公安局再说。”

    顾天峰紧紧的咬着牙,平复了一下呼吸,问道,“没有证据的事,你们凭什么拷住我?”

    “你不要在说话了,到了公安局自然就给你放开了。”

    一个年长一点的男人温和说道。

    顾天峰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平复下来。

    情绪也好了很多。

    心口的那块护身符凉凉的,让他焦躁的心也安静了许多。

    今天的事真的是太令人愤怒和不齿了。

    下午他没课,孙楚霞说她下午有事,希望他帮她代一节课。

    顾天峰没想那么多,而且办公室里确实没有别的老师了,于是就答应下来。

    孙楚霞看似很高兴,说去宿舍取教案,让他在办公室等着就好。

    石头镇的办公室和宿舍是在一个走廊的,隔着几十米的距离,然后他就听到了孙楚霞的惨叫声。

    本能的他就朝着宿舍跑去。

    门是开着的,屋子里的孙楚霞在地上乱窜,然后就看到了一只大老鼠在屋子里乱跑。

    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顺手拿过了拖布,费了点劲,将老鼠打死了。

    而孙楚霞对他万分感谢,给他倒了一杯水,他没想那么多就喝了进去。

    结果刚喝了两口,就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然后在眼前发黑之后,他感到胸口一阵滚烫,烫的他的胃一阵恶心。

    然后就张嘴将那两口水吐了出来,他也醒了。

    醒来的那一刻,就看到了孙楚霞竟然在撕扯他的衣服,而孙楚霞竟然无耻到早早的将她自己剥光了。

    顾天峰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大力气,一脚将孙楚霞从身上踹下去。

    就要往出走的时候,这女人忽然跑过去将宿舍的门打开,随后疯狂的哭喊起来。

    救命啊,放开我……这样的话语尖利又刺耳的在走廊响起。

    然后果真招来了两个老师。

    随后这里就被围住了,那两个老师就将顾天峰带去了办公室。

    跑出来的孙楚霞打电话报案了,不到十分钟一台黄色的吉普车就开了进来,说是正在石头镇的派出所检查工作。

    这事太巧了。

    而车上有两个人,一个年轻的,一个和他的年龄差不多。

    不由分说的就拿出了手铐将他拷住了。

    快的连他都没有反应过来。

    此时的顾天峰满心都是愤怒和懊悔,他真是糊涂啊,怎么去喝那水呢。

    如果不喝水,那个无耻的女人怎么敢去做那么无耻的事情?

    还人民教师?

    她不配!

    此时的顾天峰一想到那个女人就是一阵阵的恶心反胃。

    而那两个公安彼此交换了一下神色,就又移开了。

    此时的顾乔乔已经到了学校,还有半小时就要放学了。

    办公室里此时议论纷纷,赵校长神色不安来回的走动着。

    顾乔乔没有犹豫,一把的推开了办公室的门,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都用很复杂的眼光看着顾乔乔。

    顾乔乔淡然的说道,“不要这么看我,我相信我的爸爸,这事决对不是他做的。”

    几个老师对视了一眼。

    一个女老师点头说,“乔乔,我也相信顾老师,可这事不好说啊……”

    这些人半信半疑,就是找不到理由。

    试问哪个女人会冒着毁掉自己名誉的危险去陷害别人。

    尤其这还是来自于帝都的大城市的女人。

    就算是离婚了,可也还是一个年轻的女人啊。

    所以这些人都有些想不通。

    既相信顾老师的为人,又不相信孙老师有什么理由去诬陷。

    顾乔乔无心解释,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人为了利益去出卖一切了。

    有的连身体都不在乎,何况是一个名誉呢。

    赵校长忙走过来,低声道,“乔乔,你来干什么?”

    “我来问下当时的情况,都谁看到了,看到了什么,还有孙老师人呢,你们可得看好了,别万一想不开自杀了。”

    顾乔乔沉稳而又淡定的说道。

    赵校长一怔,然后指着一个男老师,“小牧,你过来。”

    一个男老师走过来,对着顾乔乔说,“我当时和李竹刚从外面回来,就听到孙老师的喊声,然后我们两个就急忙的跑过去,然后就看到了……”

    说道这里的小牧看了一眼顾乔乔,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你说吧,这关系到我爸爸的一生,你看到了什么,就和我说什么。”

    小牧听到顾乔乔这么说,就一咬牙将看到的画面说了出来。

    顾乔乔的心一沉。

    没想到竟然是这这样的。

    事情的开始没人目击,但是到了后来却有了目击者。

    被脱光了衣服的女人,衣衫不整的顾天峰。

    就算没有实质性的侵害,但是父亲的名誉也完蛋了。

    这女人真狠呢。

    可她到底为什么陷害父亲呢?

    顾乔乔又打听了一个遍,当时确实没有第三人在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