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章 爹,娘临死前有几句话捎给您
    秦以杉站住了,没敢继续走。

    不过却看着自己的父亲,口气放缓和的说,“爸,那笔生意不但前景好,利润还极大,而且,太爷爷的店面正好在那一条街,我只用一个,又不是全要,怎么就不可以呢,我要试一试,没准太爷爷就同意了。”

    秦朗看着儿子,拧紧了眉头,“你是不是忘了去年的事儿?”

    秦以杉闻言,一下子愣住了,片刻之后,有些泄气坐在了沙发上。

    去年的时候,太爷爷在秦以泽结婚前一天,就当众宣布了将临街的两家店面全部交给秦以泽,其他人不许插手。

    这又让秦以杉想起了大年初一那天,虽然他没去,但是也知道太爷爷将太奶奶的玉佩给了那个村姑。

    而他们也同样是秦家的子孙,可是为什么却没有秦以泽的待遇?

    这本来就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他们都忍了,谁让秦以泽是长房的嫡孙,是太爷爷眼里最像他也最优秀的曾孙子呢。

    可那两个店面就那样的闲置着,收的租金都是秦以泽的,而秦以泽不但是军人,还是驻边的军人。

    他要店铺做什么?

    如果给他,他肯定会让生意又扩大一倍不止的。

    想到这里,秦以杉不服气的说道,“我看太爷爷就是老糊涂了,明明我几个妹妹都孝顺懂事,却偏去疼爱什么林家的林清欢,而在他的眼里,只有一个曾孙,其他的都是捡来的……”

    “捡来的?”秦朗瞪着眼睛问道。

    “就是捡来的,我看最后秦家的财产不得都成了秦以泽和林清欢的。”秦以杉恨恨的说道。

    “你乱说什么,和林清欢有什么关系?”秦朗气的都想去堵住儿子的嘴,这话也是想说就说的吗?

    “谁知道林清欢和太爷爷有什么关系?”秦以杉小声的吨囊着。

    秦朗一把将报纸扔过去,呵斥道,“闭嘴,这话不许再说!”

    秦以杉侧身一躲,“爸,其实你心里心知肚明,太爷爷除了提供了一笔资金之外,其他的管过你吗?”

    秦朗冷笑道,“你以为那一笔资金是那么好提供的,知足吧,如今你的手里有多少钱别以为我不知道,也别以为你的太爷爷是傻子!”

    秦以杉不说话了。

    自己和父亲都在经商,手里的钱确实很多。

    可是这个世界上,谁会嫌弃钱多呢?

    “我告诉你,秦以杉,以后给我老实点,没事赶紧滚!”

    秦朗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别以为他不知道,这事肯定是阿杉的媳妇在背后鼓动的。

    因为她肯定也从她的娘家人那里知道了,那一片街区,马上就要重点改造了。

    秦以杉没那个胆子真去找老太爷。

    只得悻悻然的离开了。

    等儿子走后,秦朗却站在了窗户前,看着院子里已经露出绿意长满花苞的海棠树,心里却在想着那片街区。

    如今的政策好,而他也不喜欢整天无所事事的坐办公室,于是就下海经商了。

    爷爷为他提供了资金和人脉,短短的七年时间里,他的资产已经翻了无数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生意做的越大,就感觉越缺钱。

    因为他觉得有太多的事情要去做。

    而那片马上要改建的街区,依照他的眼光,会成为帝都最繁华的商业区。

    而那里的店铺的价值,已经不可枯量,更重要的是他最近和儿子的那笔大生意,如果成功,未来是需要一个那样临街的店铺做门面的。

    可惜啊,那是秦以泽的。

    他知道如果他和阿泽说用用那个店铺,阿泽肯定会同意的,但是老太爷那儿,却绝对不行。

    老爷子这几年变得愈发的偏执,就像阿杉说的,他的眼里只有一个秦以泽了。

    秦朗狠狠的掐灭了手里的烟头,然后扔进了烟灰缸里。

    他想,这事应该去和老三秦松说说了。

    想到这里,他穿好衣服,开车朝着秦松家驶去。

    今天是周日,老三正好休息。

    而与此同时的帝都某医院,身体有些好转的顾清风叫来了顾坤。

    而一直守在一旁的顾城小心的给顾清风扶起坐好,并低声的嘱咐道,“爹,您身体刚刚好转,和大哥说几句话就好,可别累着了……”

    看着明显憔悴的顾城,顾清风点头道,“嗯,我知道了,你也去休息吧,你也不是年轻人,别跟我在这里熬着了……”

    顾城感动的眼睛有些湿润,哽咽的说道,“爹,我还以为您有了大哥,就不在认我了呢。”

    “都多大年龄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快去休息吧,我和你大哥说几句话。”顾清风温和的说道。

    “嗯,我这就走,我在隔壁候着,有事您喊我就行。”

    说完,顾城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又体贴的关好了门。

    顾坤坐在了顾清风的面前,似乎不想看到老爷子,只是低着头,也似乎有些害怕的样子。

    顾清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眸光复杂的看着顾坤苍老的已经看不出年轻模样的容颜,看他一双粗糙的大手紧握在一起。

    半晌才说,“你不要紧张,我就问你点你母亲的事儿。”

    顾坤忽然抬起头来,似乎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爹,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也是对我的身份半信半疑的,我和娘亲刚离开家的时候,被一群土匪给抢劫了,我的脑袋被打了几棒子,有很多事都不记得了……”

    顾清风眼眸一暗,沉声的道,“是我不好,让你们母子受委屈了。”

    “不怪你,是我和娘亲太任性。”

    “跟我说说你娘亲的事吧。”

    “爹,娘临死前有几句话捎给您,我担心你的身体,一直没说。”顾坤犹豫的开口说道。

    “什么话,你快说……”

    顾清风明明半信半疑的,可是依然急迫的开口。

    “你一定要听吗?”

    “快说!”顾清风蓦然的提高了声音。

    吓得顾坤身子一缩,他没敢看顾清风的眼睛,而是低头复述着:

    “……我死了以后,如果你爹能来找你,告诉他一句话,小清风,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

    顾清风一下子就呆滞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