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让家里人都戴上平安符
    吃完饭之后,顾乔乔去了爷爷的书房,如今也是自己的雕刻室。

    坐在椅子上,她仔细的思索起来。

    顾乔乔如今类似于惊弓之鸟,没事还好,一遇到事的时候,那是会将所有的可能性都想到的。

    而她懊恼的是自己想不起来上辈子当年这个时段,孙楚霞是否来过石头镇。

    那时候和家里人打电话也从来没提过这方面的话题。

    顾乔乔仔细的整理着思路,学着反向去思索。

    假如当年的孙楚霞在石头镇教过书,那么孙莹可肯定会和白芸说的。

    毕竟曾经都是一伙的。

    可白芸只字未提。

    只说她想从禾北调回来。

    这石头镇是城里人嘴里的穷乡僻壤,孙楚霞怎么可能来这里?

    而她如今来这里为了什么,真的为了教育事业吗?

    恐怕未必吧。

    那她来这里的目的呢?

    该不会是为了秦以泽吧。

    随即顾乔乔又好笑的推翻了自己的假设。

    因为没那个必要。

    顾乔乔清眸微微的眯起,随即舒了一口气,不在去想了。

    因为根本就没有一点头绪。

    她活动了一下手指,看了一下自己的存货,她开始给家里人雕刻起来了平安佛。

    也许是因为加褚对亲人的祝福,也许是因为顾乔乔心无旁骛。

    顾乔乔雕刻起来速度又提高了好几分。

    而且那种如行云流水的感觉又来了。

    顾乔乔又将自己的意念力加在了平安佛里,所以这个用橄榄核雕刻出来的平安佛格外的有灵力。

    这里面有顾乔乔对家人所有的祝福和愿望。

    她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将这些平安佛雕刻好,然后穿好丝绳让家里人都戴上。

    连玉红和顾茜茜倒是特别的喜欢。

    顾天峰也不忍拂了女儿的好意。

    而且这是女儿亲手雕刻的,意义非凡,自然也戴了上去。

    就是顾子书不大满意。

    拿着平安佛左看右看,就是不肯戴,嘴里还嘟囔着他一个大男孩子戴这个做什么。

    而顾乔乔不由分说的就抓住了这个臭小子,硬是给他套在了脖子上,一把的塞到了毛衣里。

    顾子书脸红脖子粗的挣扎着,可惜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自己家的姐姐那手虽然小巧,可是力气大的出奇,他竟然没挣脱开。

    不过下一刻却不挣脱了,好奇的摸了下胸口,“姐姐,这个叫什么?怎么戴着热乎乎的呢……”

    “平安佛,就是平安符,保你身体强壮长得和秦以泽一样高的。”

    “真的?”小少年的眼睛嗖的一下就亮了。

    “你说呢?”

    “那我戴着,我也要长得和姐夫一样高。”说完顾子书拉住了顾乔乔的胳膊,央求道,“姐姐,等姐夫来电话,你记得喊我一声呗。”

    “喊你做什么?”顾乔乔挑眉问道。

    “我想和姐夫汇报一下我的学习情况。”顾子书一本正经的说道。

    顾乔乔一拍弟弟的脑袋,没好气的说道,“他是你的姐夫,又不是你的老师,想汇报学习情况,找咱爸啊。”

    顾子书刺溜一下跑到老远,对着顾乔乔做了一个鬼脸。

    “姐姐,你的小心思我知道,你就想独霸着姐夫一人,哼……”

    说完就要往出跑。

    顾乔乔忙喊道,“子书,你去叫常卿来一趟,我有事找他。”

    “我不去。”顾子书傲娇的一扬脖。

    “信不信我打你?”顾乔乔作势扬起了手里的巴掌。

    顾子书这次极是灵活的上了坑,推开窗户跳到了院子里,皮皮的笑着。

    “子书,去叫常卿来,等秦以泽来电话的时候,我一定让你跟他说话。”顾乔乔笑着说道。

    听到姐姐的保证,顾子书这才痛快的翻墙去找常卿了。

    这一天是周日。

    常卿自然从县里的高中回了家。

    当他来到顾家,接过顾乔乔手里的平安佛时,眼眸里带着惊喜,小心翼翼的接过来。

    少年没有推辞,而是开心的戴上了,然后小心的塞到了衣服里,璨如星子的眸子定定的看着顾乔乔,“乔乔姐,我会戴一辈子的!”

    顾乔乔失笑,却也知道这护身符对常卿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她勾起嘴角,叮嘱道,“这平安符对你有好处,千万别被你后妈得去。”

    那女人太讨厌,顾乔乔可不希望自己的东西落在她的手里。

    常卿神色慎重,仿佛如宣誓一般,“乔乔姐,你放心,只要我在,它就在!”

    这孩子……

    顾乔乔笑了起来,不等说什么呢,连玉红就连忙将热着的饭菜端过来,放在了炕上的炕桌上,催促道,“常卿,我看到你后妈去东头串门去了,快吃,还热着呢。”

    顾家中午做的是酸菜粉条,放了几片五花肉,闷得是二米饭,桌子上还有一盘酱菜。

    顾乔乔感动老妈的心善,她也连忙催促常卿,“你快吃吧,吃的饱饱的,姐姐等你考全省第一呢。”

    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发生。

    常卿动作也很快,坐在炕沿上,开始吃起来。

    连玉红看常卿吃的香喷喷的样子,欣慰的笑了笑,就和顾乔乔出去了。

    也给常卿一个空间,让孩子可以痛快的吃饭。

    连玉红心里始终想不通,这个世界上怎么有那么狠心的女人呢。

    常卿只是一个孩子,还是一个懂事能干聪明可爱的孩子。

    怎么就忍得下心下得了手去虐待呢?

    此时顾乔乔和连玉红坐在西屋的小炕上,茜茜去睡午觉了,顾天峰则是在爷爷的屋子里写着什么东西。

    看着连玉红担忧和不理解的神色,听到了她的疑惑,顾乔乔多想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有的女人的心比常卿的后妈还要狠毒。

    不过此时的顾乔乔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就是,是不是也要给秦以泽雕刻一个平安符呢?

    ……

    帝都。

    秦家二房住的小区。

    秦朗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儿子秦以杉皱着眉头,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他也刚结婚,不过和媳妇是旅行结婚的,从国外回来没多长时间。

    而此时秦朗似乎沉浸在报纸的内容里,半天没动。

    秦以杉忍不住了,站起身子,“爸,我去找太爷爷。“

    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站住。”秦朗大喝一声,放下报纸,摘下了眼镜,怒道,“秦以杉,我的话你当耳旁风了吗,你是不是觉得你翅膀长硬了就可以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