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是真是假?
    入夜,将顾坤安置好之后,顾伯坐在了顾清风的病床前。

    顾清风的手里依然拿着那块玉佩在呆呆的出神。

    脸色和平常不一样,有些阴沉。

    看着老当家的神色,顾伯直言不讳的开口道,“老当家的,这事您不觉得太突然太巧了吗?”

    三湾村里住的大都是顾家玉石矿的工人,这么多年了,顾伯也去过很多次,包括老当家的前几年还去过几次。

    可是从来没听说有顾坤这个人。

    但是,户口本上写着清清楚楚。

    名字,年龄,籍贯都对的上号。

    而且,这顾坤的儿子,还是当地小有名气的雕刻家。

    最重要的是,他的手里有大夫人的玉佩。

    而大夫人,已经去世有四十多年了……

    顾清风看着玉佩,面沉似水,半晌才低声的喃喃道,“这玉佩是玉娘的,她从不离身的……”

    顾伯看着老当家手里的玉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片刻之后,顾清风却忽然再次开口,“这事是很蹊跷,如果没有玉佩,我也许会信了七分,可是现在……”

    如果是真的,为什么那顾坤竟然不知道玄龙盒的事,如果是假的,他的手里为什么会有大夫人的玉佩?

    这事,细思极恐。

    而且,尽管顾坤也是老泪枞横,可问起少年时候的事情,却说自己很多都忘记了……

    顾伯眼前一亮,“据说国外可以做亲子鉴定,老当家的,是与不是,只要鉴定一下就知道了。”

    顾清风却摇摇头,“暂时先不去做鉴定。”

    “为什么?”顾伯不解的问道。

    “你们刚要调查石头镇,那头就找到了人,而且那照相馆失火的时间也实在太巧……”

    “那我明天就再去一趟石头镇,直接上门询问,不就真相大白了……”顾伯说道。

    顾清风思索了一瞬,问顾伯,“假如这人是假的,那么这事就是一个阴谋,可是那户籍你也调查了,不是作假,你说谁有这么大的本事提前做好安排呢?”

    顾伯眼神闪了闪,看着顾清风,说道,“您心里是有数的。”

    “是啊,是我将她们的胃口养大了……”顾清风的眼眸忽然划过一抹厉色,“我以前想错了,我知道宁宛如他们也在跟着调查,可没想到,这两路人马里也都有他们的人……”

    顾伯脸色涨红,咬咬牙,惭愧的说,“这些人是我亲自挑选的,却没想到……”

    “利益面前,有的人是把握不住的。”

    “老当家的,那现在怎么办?”

    “将顾坤的家人都带到帝都来,安排好之后,派可信之人在身边伺候着,然后你派人去国外做个鉴定,万一他真是我的儿子,我不能在伤他的心了,如果不是,那就利用他,将他身后的人都揪出来,一个也不放过……”顾清风沉声的说道。

    顾伯慎重的点头,“我一定会安排好,就是去国外做鉴定的时间只怕会长一点。”

    “嗯,我知道,可国内现在想做这个鉴定需要公安局特批,不如去国外简单。”

    顾伯心里想了想,直接说道,“如果是假的,背后的人就是二夫人和顾城,到时候您怎么办?”

    顾清风愣怔了一下。

    半晌才开口道,语调苍凉而又沉重,“宁宛如母子当初来顾家的时候,一无所有,这救命的恩情我早就偿还了,其他的,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而且,他们如果敢算计我,我一定会收回不属于他们的东西,假如真的在我死之前也找不到我的儿子,我会将你们都安排好,然后我的所有财产都捐献给国家,我不会给他们一丝一毫。”

    顾伯听顾清风交代后事的话,也不禁眼圈一热,眼泪就差点掉下来。

    而他也知道老当家的之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宁宛如和顾城一直很听话,最起码表面看起来安分守己。

    可是这次如果他们真的动了手脚,那就是触了老当家的逆鳞,老当家性子本就刚愎自用,所以,宁宛如和顾城最后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可是,这宁宛如那么聪明的人呢,会让人抓到把柄吗?

    就算是逼问顾坤,顾伯想,在那滔天的富贵面前,能有真话吗?

    这事还真得从长计议。

    顾伯又问道,“那石头镇的顾家呢?”

    “等我出院后,我亲自调查。”说完,顾清风已经有些喘息了,毕竟是八十多岁的人了,却还是接着说道,“还有玉佩的事,先别声张,等确定真假之后,我亲自去处理。”

    顾伯郑重的点点头,照顾顾清风躺下后,也离开了病房。

    一眨眼,就已经是四月初了。

    南方的柳树在三月天的时候是嫩绿嫩绿的柳叶,而北方的柳树在四月中旬的时候,会先长出一种当地人叫毛毛狗的嫩芽。

    毛茸茸的非常好玩。

    小孩子摘下毛毛狗,放在桌子上,用手敲击着桌面,看毛毛狗在桌面上颠来颠去,也是那个年代农村孩子的一种乐趣。

    而此时顾乔乔正在看着客厅八仙桌上瓶子里已经长出毛毛狗的柳树条,旁边还有几只已经开花的杜鹃花,她的手碰了碰毛毛狗。

    这是妹妹从外面折回来的,然后放在了装满水的玻璃瓶子里,到没有想到,因为室内温度高,竟然提前开花了。

    尤其那毛毛狗,顾乔乔已经好多年没看到了。

    此时竟然感觉格外的亲切。

    顾乔乔的嘴角带着笑意,倒是没想到,妹妹茜茜竟然还挺有闲情逸致的。

    那小丫头,喜欢的东西很多。

    也非常的热爱生活。

    顾乔乔想,这辈子,她会满足妹妹的一切愿望。

    此时此刻,阳光正好,连玉红在准备午餐。

    活动了一下手指,顾乔乔准备继续回屋去雕刻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

    顾乔乔如往常的接起了电话,自然的开口说道,“你好……”

    “是我……”

    顾乔乔的耳畔传来一道低哑,而又带着说不出的魅惑的声音,好像有一根羽毛在轻轻的撩拨着她的心尖。

    那一瞬间,顾乔乔身体一僵。

    竟然是秦以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