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用兵之道,攻心为上!
    这一天是1986年3月23日。

    两天后……

    顾清风病房内的电话响了起来。

    此时守候在病房里的是顾清风贴身的保镖老苏,跟了顾清风有二十年的时间,是退伍兵出身,虽然年近四十,却身手了得。

    他接起了电话。

    在听到对方的话语的时候,老苏激动的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什么,大少爷找到了?”

    顾清风一下子从病床上坐了起来。

    翻身下地,不顾身体的虚弱和眩晕,踉踉跄跄的走到了客厅。

    老苏已经放下了电话,激动而又微颤的说道,“老当家的,大少爷找到了,他还活着,就住在滇南咱们顾家玉石矿附近的三湾村,咱们的人已经和他接触上了,他手里有大夫人的玉佩……”

    这一刻的顾清风老泪纵横。

    却又是半信半疑。

    急速的吩咐老苏马上想办法通知另一伙人跟着顾伯去滇南的三湾村。

    玉石矿啊。

    那是儿子顾坤被他的父亲带去滇南玩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他竟然一直在那里?

    此时的顾清风,心里乱极了……

    刚到清水市的顾伯在给顾清风打电话的时候,马上得知了这个消息,听到顾清风急促的吩咐,顾伯有些愣怔。

    不过名字,出生日期都对上了。

    而那人手里还有大夫人的玉佩。

    事不宜迟,他们需要马上去滇南。

    瘦猴子去买票,顾磊去照相馆取照片。

    可是在顾磊刚刚拐过胡同口的时候,就听到消防车的鸣笛声,随后就看到了照相馆的方向浓烟滚滚,火光熊熊……

    这家照相馆起火了。

    顾磊根本就不可能近前。

    而这里也是哭声连天,到处是一片乱糟糟的景象。

    此时此刻,别说相片了,就这个照相馆,也马上就要烧落架了。

    顾磊回了旅店,将这事和顾伯说了一遍,顾伯此时也没时间再去石头镇了。

    只能压下心底里莫名的疑惑,带着三个手下匆匆的登上了去往滇南的火车。

    而此时顾乔乔和小舅已经到了省城。

    顾乔乔的大舅这次扣大棚得到了村里的大力支持,而且顾乔乔已经将钱交给了大舅,木料,塑料布和红砖已经到位,大棚已经开始建造了。

    农业局的技术员也去了连家村,说是晚了点,不过如果种的好,也会比大地的蔬菜早上市一个月。

    然后在技术员的指导下,姥姥和舅妈开始在屋子里育苗了。

    对于种地顾乔乔一窍不通。

    她能做的就是解决大舅的后顾之忧。

    这几天她和小舅跑完了县城又去跑市里,前景很乐观,而且顾乔乔记得两年后国家开始了菜篮子工程。

    重点就是能让老百姓一年四季都吃上新鲜的蔬菜,随着一期工程的实施,很快的就解决了国家副食品长期短缺的局面。

    而如今这个时间很好,大舅在这两年内不但可以积累经验还可以积攒资金。

    两年后,有政策扶持,那就是如虎添翼。

    所以,连家人信心十足。

    而这次顾乔乔是想看下罗帆说的罗家酒店规模有多大,还有蔬菜需求情况。

    如果需求不大,就没必要去省城了,市里和清水县完全可以消化掉。

    罗家的酒店就在省城最繁华的街区。

    一层是餐饮,上面两层是宾馆,装修极具欧式特色,和周围的建筑构成了一道具有异域风情的建筑群。

    看到这么大的酒店,连东升和顾乔乔都有些惊讶。

    本以为还要费些口舌,却没想到在说出了顾乔乔的名字之后,很快酒店的经理就将两个人热情的请到了包厢。

    虽然顾乔乔极力婉拒,但是架不住人家动作快,顾乔乔也就欣然从之了,在拒绝下去,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而连东升虽然是农村人,但是为人灵活,那一双眼睛就像会说话一样,很快就和经理谈笑风生起来。

    当然了,最后蔬菜的销售问题得到了解决,就算是没有罗帆的叮嘱,酒店经理也对这可以提前上市的蔬菜很有兴趣。

    吃完之后,就准备返回石头镇了,因为再晚点就没有客车了。

    酒店经理挽留了一下,也就不再坚持了。

    等将人送走之后,酒店经理赶紧的拨通了罗帆的电话。

    而顾乔乔和连东升到了家的时候,刚好日落时分。

    连东升没有回连家村,顾天峰破天荒的留他吃饭,并一起喝了一杯酒。

    这让连东升有些受宠若惊。

    要知道,这个大姐夫可是最瞧不上他的。

    嫌弃他不爱干农活,游手好闲的……

    这也让连东升愈发坚定了信心。

    他一定和大哥一起好好干,争取今年将外债还清,也让大姐少操点心。

    夜色降临,月亮挂上了柳树梢,如水的月光将石头镇温柔的笼罩住,远处偶尔有大黄狗的叫声。

    给这山村增添了一丝悠远和古朴。

    而在边境某连队的家属院的一间房子里,秦以泽放下了手里的书。

    披上外衣,站在没有开灯的小客厅的窗前,静静的凝望着窗外那一轮洁白的明月。

    他已经不止一次的在夜深人静不再忙碌的时候想起顾乔乔了。

    想那个善变的小女人。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这让他感到心底有一种很新鲜的情绪在一点点的发酵。

    如今,除了他热爱的事业,竟然又有了另一个关注的目标。

    这意味着什么,秦以泽的心里很清楚。

    可是如今的难题是顾乔乔对他再无爱意,也根本没想来边城。

    她对他虽然恨意已淡,但是却如陌路之人。

    秦以泽很困惑。

    可同时也觉得心底似有火在烧。

    秦以泽想起了刚才书里看到的那句话——用兵之道,攻心为上!

    他的星眸划过一抹暗光,薄唇缓缓的勾起,嘴角漾开了一抹不置可否的笑意……

    十天后,顾伯一行人带着一个六十余岁的老人回到了帝都。

    顾清风看到那块玉佩的时候,当时就昏厥了过去。

    等醒来的时候,他坐在病床上,颤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玉佩,五十年了,终于找到了。

    这块玉佩是他用灵地儿翡翠亲手雕刻的,上面有玉娘最喜欢的兰花,也是两人的定情信物。

    可是,玉佩的主人已经不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