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争分夺秒!
    顾乔乔当时没在意,现在觉得,这也是一条销售的渠道。

    至于运输工具倒是不愁,小舅有两个朋友就是跑运输的。

    所以,这事只要大舅下定决心,就没问题。

    毕竟种菜还要靠大舅和舅妈的。

    中午姥姥用前段时间送来没舍得吃的狼肉炖了土豆,烙了油饼,看小表弟狼吞虎咽的样子,顾乔乔心里想,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顾乔乔吃完饭就带着弟弟回来了。

    以为还要等三天,没想到晚上的时候,大舅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顾乔乔也很高兴。

    毕竟终于踏出了第一步。

    第二天的时候,大家分头行动,大舅去村长那里商量在承包几亩地,而顾乔乔跟着小舅去市里取钱。

    没办法,这存折的钱要去市里才可以取得出来。

    一个星期后,连家开始准备扣大棚了。

    而在帝都的顾园,顾清风呆呆的看着手里的资料。

    那是顾伯调查回来的。

    顾乔乔的爷爷名字叫顾大山,1923年3月8日出生,祖籍山东……

    而他的儿子名字叫顾坤,1924年农历9月9日辰时出生……

    这些都对不上。

    “有照片吗?”顾清风心里还是带着一丝希冀问顾伯。

    顾伯摇摇头,“老当家的,我正要和你说这事呢,我准备去石头镇一趟,正好咱们的人在那里查找呢……”

    顾清风点点头,嘱咐顾伯,“多问问这顾大山年轻时候的事,记得一定要拿到他年轻时候的照片……”

    随即又叹息道,“可惜秦家那孩子也早早的去了,否则……”

    接下来的话顾清风没有说出口。

    如果秦桎芃还活着,他是一定要登门询问的。

    “老当家的,没有别的事,我今天下午就走……”

    “你去吧。”顾清风躺在病床上,喘了一口气问顾伯,“我还要几天才能出院?”

    “医生说最少半个月。”顾伯又不放心的嘱咐道,“我知道您是想去秦家打听顾大山的事儿,不瞒您说,我去了秦家……”

    “什么,你去秦家了,他们怎么说?”顾清风有些激动的问道。

    事急从权,过去的那些恩怨也敌不过眼前的事情。

    “秦家一开始对我挺防备的,后来我说您对核雕很感兴趣,想知道背后的高人是谁,秦家老太太才说就是她的孙媳妇雕刻的,随后我又问了那孩子是跟谁学的,老太太说是跟她的爷爷学的……老太太说的和我查到的差不多,至于其他,我也不好再问了……”

    厚着脸皮上门,本就有些尴尬,这打听的太详细了也让人起疑。

    但是却知道了,顾乔乔是和她的爷爷学的雕刻。

    还有如今当务之急不是去四处打听,而是亲自去石头镇才是最重要的。

    “去了石头镇一定要打听仔细了……”顾清风不放心的叮嘱着。

    顾伯郑重的点头,安排好这里的一切,就出门了。

    而与此同时,一个大约三十几岁的男子身手利落的从顾家的后院子悄悄的走到了正房的门前。

    他等了一个星期,才等到今天这个机会。

    顾家的人都出去了。

    他左右看了看,没有一个人。

    大人们和一些老人现在都去开土地承包和春耕大会了。

    而其他的要么上学,要么上班……

    男子拿出了一个金属丝,轻轻一拧,就打开了房门的锁头。

    他的动作很快,找到了顾爷爷生前住的房间,迅速的打量了一下,然后从背后的背包拿出一个照相机开始咔嚓咔嚓的照了起来。

    在看到那张老旧的结婚照的时候,连连的拍了好几张。

    随后男子将照相机放在了背包里,悄无声息的从顾家的后院子离开……

    此时的河水还没有完全解冻,他沿着河边快速的穿过了杨树林,在林子的另一边,停着一辆自行车。

    男子骑上之后,飞速的朝着县城而去。

    到了县城之后,他骑车进了一个位于县城边缘的临时租住的小院子。

    屋子里还有两个人。

    他们就是顾伯安排的暗线,一直在找顾家的大少爷。

    而这暗线,这些年也换了几次人。

    他们这次是寻着一条很重要的线索找过来的,但是却没想到,名字和出生日期都不对,所以才偷偷去顾家的。

    三个人商量了一番,照片不好在这里洗出来,还得拿去市里,于是,他们将房子钥匙交还给房东后,就离开了。

    可惜的是他们手里没有大少爷年轻时的照片,否则一对照就可以看出来了。

    三个人里领头的叫顾磊,是顾伯的二儿子,进入顾家照相的叫刘三,另一个外号叫瘦猴子。

    按照惯例,和帝都的顾伯通了电话,然后才得知顾伯下午坐火车来这里,让他们去市里等他。

    于是一行人急匆匆的去了市里。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又有一人进了石头镇。

    年纪约有四十多岁,双目泛着精光。

    而此时顾家依然没有人。

    他也知道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这里,而且这条线索的可能性最大。

    所以,在得到了内线提供的线索之后,他也随后来到了石头镇,当他潜进了顾家之后,也迅速的开始拍照。

    随后又如一道鬼影一般的离开了顾家。

    石头镇的人家都是独门独院。

    尤其是顾家还在石头镇的边缘,后面是一条河,河的对岸是一片杨树林。

    所以,在一上午的时间,顾家进来两个人却没有一人发现。

    而这离开了石头镇的男子坐上了一辆等在路边的黑色的小汽车,朝着省城的机场而去。

    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男子已经到了帝都,将相机交给了顾城。

    顾城没有假手他人,而是亲自将照片洗出来,随后拿着照片去了北山的别墅区。

    用的是最快的速度。

    不管是真还是假,如今争得就是时间。

    而与此同时,顾磊已经将胶卷交给了一家照相馆,可惜,尽管这是市里,但是还是需要两天的时间才能洗出来。

    顾磊想,自己的父亲也要两天后才能到,倒也不急,于是就和其他两个人在市里的一家旅馆住了下来。

    北山别墅。

    此时已经是晚上23点30分了。

    宁宛如看着那张照片,眸光一片寒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