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不与傻瓜论短长
    常卿似乎一点点的恢复了正常,不过耳朵根还是有点红,他偷偷的瞄了一眼顾乔乔,看她好像已经从梦里走出来了,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他对着顾乔乔点头,眼睛亮晶晶的,“乔乔姐,那我在那儿等你。”

    对于乔乔姐的心意,他从来不会拒绝。

    顾乔乔坐在了炕沿上,双腿晃着,忽然开口问常卿,“常卿,知道庄生晓梦迷蝴蝶的典故吗?”

    常卿点点头,“嗯,我知道。”

    然后静静的等接下来顾乔乔要说的话。

    “庄子在梦里变成了蝴蝶,醒来后,却不知道到底自己是庄子还是蝴蝶,也许那个叫庄子的人不过是蝴蝶的梦,梦是一种境界,那么醒其实也是境界,常卿你说,是庄子的梦里有蝴蝶,还是蝴蝶的梦里有庄子?”

    顾乔乔在秦以泽离开的那一刻,有种其实一切不过是一场梦的错觉。

    其实她知道自己在自欺欺人,但是有的时候,她的脑子里有些混乱,前世经历的那些,是不是她做的一场噩梦呢?

    而现在,不过是刚刚开始。

    常卿凝眉思索起来。

    片刻之后,很是认真的说,“乔乔姐,人做的梦,不过是人在睡眠时产生想象的一种影像,声音,思考或者感觉,它是人睡眠时的一种心理活动,梦就是梦,而庄子梦蝶,那不过是庄子诗化哲学的代表,是人对未知世界一种浪漫的揣测……”

    顾乔乔定定的看着常卿认真解说的小模样,忽然呵呵的笑了起来。

    是她糊涂了。

    如今的她是真实的,上辈子的经历也是真的。

    只不过,她得老天厚爱罢了!

    常卿还有活要干,和顾乔乔说了几句话之后。不舍的离开了。

    连玉红走进来,将麻雀拿去了厨房,顾茜茜和顾子书玩起了跳棋。

    顾天峰在看书。

    客厅的大炕上,阳光照得人暖洋洋的。

    虽然家徒四壁,但是却有一种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感觉。

    顾乔乔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好。

    她脚步欢快的去了爷爷的书房。

    没想到顾天峰将这里的炕竟然烧的很热。

    顾乔乔拿出了那个黑盒子,放在了炕上的炕桌上,仔细的观察起来。

    顾天峰来了一趟,看女儿聚精会神的样子,就没去打扰。

    而是悄悄的退了出去。

    不过在厨房的大灶下,又塞了一把柴火,大女儿自小怕冷,所以这屋子是要烧的热乎乎的。

    而此时的顾天峰也好奇,那黑盒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

    顾乔乔一直琢磨到了晚上开灯的时候,也没有琢磨出来。

    晚上到了七点的时候,顾乔乔端着一个用厚棉布包着的小盆来到了篱笆墙处。

    而在墙角处常卿悄悄的走出来,悄声的说道,“乔乔姐……”

    人来了更好,顾乔乔快速的将盆打开,递给常卿,“赶紧吃,我将米饭和菜都给你拌在一块了,麻雀骨头都炖的酥烂,可以直接吃……”

    常卿是真饿了。

    今天他因为打麻雀和在雪地里收拾麻雀,耽误了捡柴火,所以中午饭和晚上饭后妈都没让吃。

    而且还被后妈用棍子打了十几下。

    其实他可以反抗的,但是,他知道,一旦反抗,那个女人就会满院子的打滚撒泼骂人,口出秽语,连他死去的亲妈都不放过。

    而他的父亲只会蹲在墙角抽旱烟。

    一声不吭。

    他忍。

    他都忍了十几年了。

    不差这几天。

    所以,他冷眼看这一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等他考上大学,就可以脱离了。

    因为高校长说,如果他真的考了全市第一,他会得到一笔奖金,虽然不多,但是可以让他交够第一个学年的学费。

    然后,他可以半工半读。

    只要离开了这里,他会过的很好。

    都说,不与傻瓜论短长。

    在他的眼里,后妈是愚蠢到极点的女人。

    所以,他不会和她一较高低。

    常卿以为自己已经修炼的刀枪不入了,但是,他蹲在墙角,吃着热乎乎的饭菜,眼泪还是忍不住的落下来。

    顾乔乔看不清常卿的表情,但是却也知道他定是饿了。

    她悄声的说,“常卿,你在忍一忍,在忍一百多天,等你考上大学,你的苦日子就结束了,我先走了,你慢慢吃,吃完将盆放在老地方,我明天取……”

    常卿哽咽的应了一声,继续低头吃饭。

    顾乔乔轻叹,转身离开了。

    万一被那泼妇看到了,少不得又是一顿胡搅蛮缠。

    她也想通了,这事她不管。

    以前什么样,现在还什么样。

    她从来没想过去劝那女人善待常卿,就这目前样最好。

    将来也能断的干干净净。

    上辈子的常卿,将户口迁走后,再也没和常家人联系过,而且,他工作的地方是禁区。

    那家人想找人都找不到。

    顾乔乔想起自己上辈子回来时,常卿后妈那幸灾乐祸上蹿下跳的样子,她冷冷的一笑。

    这辈子,你还和上辈子一样,也许,连上辈子都不如!

    就这样,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

    顾子书和顾茜茜开学了。

    顾天峰也上班了。

    家里就剩下她和连玉红了。

    每天歪在炕上混吃等死的日子,简直不要太逍遥。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秦小雨总来电话。

    这是她根本就没想过的。

    按道理来讲,顾家是装不起电话的。

    是秦家帮着安装的,是邮局的内部价,话费也是如此。

    顾天峰没有推辞,因为女儿嫁去了帝都,离得太远,如果有了电话,联系起来更方便。

    虽然不能天天通话,但是最起码有事的时候,可以找到人。

    而且,这内部价的话费实在便宜。

    顾乔乔想,幸亏这石头镇里需要打电话的人家没几个,否则,还真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就像是电视机,顾家没有,就显得很清净。

    镇子里有电视机的人家,晚上可是热闹的很呢。

    据说那大炕上下都是来看电视的左邻右舍和镇子里的孩子们。

    可是,如今也很烦恼。

    秦小雨似乎忘记了她从前是如何待她的。

    脸皮比顾子书的还厚。

    不过虽然厌烦,到也知道了很多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