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常卿,我好像在做梦
    他已经这个年龄了,没有几年可以在任上了,好在给大儿子的路铺的很好。

    这次送他去北方某县做县高官,相信在基层多干几年,假以时日,调回帝都肯定会比他前程远大。

    而如果不是沈老,他怎么会卡在这不上不下的地步?

    可是,沈老大公无私,两袖清风,想抓他的把柄都抓不到。

    如今他也已经断了继续往前走的心。

    将顾家的一切都掌握在手心里,才是目前该做的。

    尤其是玉石矿,他会牢牢的控制在手心里。

    御宝轩是他五个孩子的。

    而那老东西住的顾园,是属于自己的娘亲的。

    那是他们应该得的!

    至于大少爷……

    千万别活着,也千万不要有后人,否则……

    轻轻的冷哼了一声,顾城也离开了医院。

    ……

    北方山村的石头镇,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投射到了那个躺在热炕头的女孩身上。

    小脸睡得红扑扑的,脸色如春霞,卷翘的睫毛如蝶翼一般的轻闪,

    乌黑的头发散在肩膀上,似乎如一只沉睡的精灵。

    常卿没敢动,只是悄悄的放下了手里的一网兜已经收拾好的麻雀,忍住狂跳的心,站在炕沿前,一眨不眨的看着睡着的乔乔姐。

    他的手紧紧的攒着网兜的袋子口,手心都是潮湿的汗水。

    后背似乎都没汗水打湿了一样。

    顾乔乔的眉头皱了皱,似乎要醒来,常卿心一慌,放下了网兜就要走。

    却忽然的,顾乔乔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似乎是做了一个梦。

    看着屋子熟悉的一切,还有晒在身上暖暖的阳光,神情忽然变得恍惚起来。

    她的视线落在了站在地面的常卿身上。

    常卿还是那身破旧的棉袄,面庞稚嫩,身形单薄,顾乔乔忽然的眼睛湿润起来,定定的看着常卿,喃喃道,“常卿,我好像在做梦……”

    常卿凝眉思索,看着顾乔乔,“乔乔姐,你刚才做梦了吗?”

    “嗯,我做梦了……”顾乔乔双眼迷茫,看着常卿低声的说道。

    常卿看到这样似乎很无助的顾乔乔,心里一紧,定定的看着顾乔乔,几息之后,笑着打趣道,“乔乔姐,你一定是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顾乔乔怔怔的摇头,“不是美梦,是噩梦!”

    常卿将网兜放在了桌子上,温声的问,“乔乔姐,那噩梦很吓人吗?”

    “嗯,很吓人。”顾乔乔近乎呢喃道,“我梦到了我嫁了人,然后出了事,最后我的家人都没了,我也跳崖了……”

    常卿听到这里,浑身一僵,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似乎有一个沉睡的意识就要苏醒一样。

    而这样的变故让常卿脸色发白,一颗心也跳得很慌乱。

    似乎,自己的意识就要脱离自己的掌控。

    他心惊不已,可是看着好像游离在这个世界之外的顾乔乔,他又狠狠的攥着手,用最快的速度将那乱糟糟的情绪压下去,提高了声音道,“乔乔姐,你这是做噩梦了,醒了就别想了,我今天抓了麻雀,让顾婶用土豆炖上,听李三爷爷说,可香了呢……”

    麻雀?

    顾乔乔看着方式在桌子上的网兜,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了。

    十几只,也不过就是一小堆。

    她看着常卿,“在这之前,我一直在噩梦吗?”

    “嗯,你在做噩梦,醒来就忘记吧。”

    “那么说我没嫁人,我也没去帝都。”顾乔乔忽然眼圈就红了,眼泪滴滴答答的落下来,哽咽道,“常卿,我一直待在石头镇了,哪儿没去,对吗?

    常卿愣住了。

    心里忽然涌上了一股莫名的难过。

    他看着顾乔乔有些迷茫的神色,虽然不忍心,可是还是担忧的问,“乔乔姐,你是不是睡糊涂了,你们不是上午才送走秦大哥吗,你们也刚从帝都回来没几天啊……”

    秦大哥?

    秦以泽!

    顾乔乔倏然一惊,一下子清醒过来,她并没有做梦,她这是睡糊涂了。

    糊涂到,在这熟悉的环境,看到少年的常卿,竟然天真的以为一切都没发生。

    她才刚刚送走秦以泽啊。

    估计他应该刚到省城。

    顾乔乔忙擦去眼泪,笑着对常卿说,“我真的睡糊涂了,常卿,没吓到你吧?”

    常卿摇摇头,一双眼睛划过一抹亮光,他想,如果乔乔姐说的都是真的该多好。

    她没嫁人,也没有一个叫秦以泽的可以斗饿狼的英雄。

    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都和从前一样。

    就算是她不爱读书,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哄着她读下去,他会和她一起参加高考,乔乔姐报哪个学校他也报哪个学校。

    他要和她一起读大学。

    等他赚钱了,要给乔乔姐买她最喜欢的银珠子串成的手链。

    那是前年他和乔乔姐一起去县城看到的。

    可惜,她们两个人都没钱。

    想到这里,常卿的脸色一片黯然,半低着头没有说话。

    顾乔乔心里想,自己的胡言乱语肯定是将常卿吓到了,她从炕上起身,半蹲在炕沿上,伸出手摸了摸常卿的脑袋,又捏了捏她的耳朵,好像一个老妈子一样的嘟囔道,“摸摸头,吓不着,捏捏耳,吓一会……别怕,别拍,没事了啊……”

    常卿身体一下子僵直住了。

    小心脏也扑通扑通的跳起来,刚才的心思都被顾乔乔的举动给打乱了。

    他慌忙的后退一步,苍白的脸色也染上了红云。

    有些无促,也有些莫名的欣喜,竟然紧张的语无伦次,“乔乔姐,我我……我没害怕……真的……”

    顾乔乔看常卿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低头看着那一小堆收拾好的麻雀,“晚上来我家里吃饭吧……”

    “不了,她知道又要骂了……”常卿轻声的拒绝道。

    这个她指的是常卿的后妈,那女人变态的很,知道常卿在顾家吃好东西了,会叉着腰骂上一个小时。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话里话外,也是带着顾家的。

    常卿不想给顾家添麻烦。

    所以,在长大一点之后,就不在去顾家吃饭了。

    顾乔乔清眸微转,嘿嘿一笑,“那你晚上七点出来一趟,我将吃的给你放在篱笆缝里,和以前一样,那女人发现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