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下一步,到底该做什么?
    翌日的清晨,竟然是阳光灿烂的好天气。

    秦以泽直接换上了军装,剑眉星目,身姿挺拔如白杨,也如一方精雕的美玉,又似遮掩了寒光的宝剑,浑身透着难以言喻的风采。

    几个来看顾乔乔的女同学眼睛里都是艳羡。

    顾乔乔走了什么样的狗屎运,竟然嫁给了这样优秀的男人?

    而她们,也许究其一生都遇不到像秦以泽这样的人物吧?

    嫉妒归嫉妒,顾乔乔毕竟是在这里长大的,除了个别的嫉妒心强的女孩,大都为顾乔乔高兴。

    她们不知道秦以泽今天走,所以和顾乔乔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纷纷的离开了。

    而此时,连玉红将一个三角布兜递给了秦以泽,不安而又内疚的说道,“阿泽,咱们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这里都是我腌制的酱菜,还有新炒的肉酱,带去部队,可以换换口味。”

    顾乔乔一看那瓶瓶罐罐的就觉得头大,“妈,部队里什么都有,他还要坐车呢,带着这些东西多不方便。”

    连玉红一愣,也觉得自己的东西好像拿不出手。

    秦以泽却接过来,微笑着开口道,“您腌制的酱菜很好吃,我本来还想和您说带点去部队呢,却没想到,竟然都给我准备好了,那我就拿着了……”

    然后很自然的放进了旅行袋里。

    顾乔乔还想说什么,顾子书却挤了过来,扬起脖子,问道,“姐夫,下次你什么时候来啊?”

    看到顾子书,秦以泽的眉目瞬间就柔和下来。

    他虽然没有亲弟弟,但是堂弟倒有两个,可是那两个人都怕他。

    从小就怕他。

    而且,也很少和他亲近。

    所以,他对于顾子书是真心喜欢的,伸出手,揉了揉顾子书的脑袋,“好好学习,将来才可以做你喜欢做的事情。”

    顾子书点头,保证道,“请姐夫放心,我一定好好学习,以后做和姐夫一样的人!”

    如今的秦以泽在顾子书的眼里,不但是保家卫国的英雄,还是勇斗饿狼的勇士。

    秦以泽笑了笑,又拍了拍顾子书的肩膀以示鼓励。

    顾天峰嘱咐了几句,就和连玉红目送着四个孩子离开。

    顾天峰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书读得多,考虑问题就和连玉红有了很大的差别。

    他察觉到,女儿和女婿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可又不是疏离和淡漠,如果是淡漠,在遇到狼的时候,秦以泽不会第一时间将乔乔送上树去,然后一个人面对五只饿狼。

    如果说是疏离,昨天的秦以泽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将那四颗狼牙处理好。

    然后都给了乔乔。

    可是,这个也不是,那个也不是。

    他们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而这些话,他还没法问,只能让妻子找女儿打听了。

    有顾子书和顾茜茜在,顾乔乔不用开口说话,那两个人小的就足矣了。

    顾茜茜在前天的时候,遇到了一道难题,于是拿来问顾乔乔,她今年中考,所以寒假作业也留的特别多。

    顾乔乔被这道题给难住了。

    别说初三的数学题了,就是小学的应用题她也忘个精光。

    本想打发茜茜去隔壁问常卿,却没想到秦以泽将本子接过来,耐心的给顾茜茜讲解起来。

    而他讲解的方法很是灵活,也让顾茜茜茅塞顿开,甚至通过了秦以泽的方法,学会了举一反三。

    所以,顾茜茜对秦以泽这个姐夫也是佩服极了。

    可惜,姐夫只待了三天就走了。

    有顾子书和顾茜茜在,这一路上也是热闹的很。

    秦以泽历来清寒的眉目,也变得温和起来。

    到了路口,几个人站住了。

    秦以泽看了一眼远方,转过头对着顾乔乔说,“还记得省城军区的李大志吗?”

    顾乔乔先是一愣,随即点头,“嗯,记得啊。”

    秦以泽从军大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纸条,“这是李大志的电话和地址,你有事的话,可以去找他。”

    这个时候的顾子书和顾茜茜福至心灵,对视了一眼,就朝着前面的雪堆走去。

    姐姐和姐夫这是要说悄悄话啊。

    顾乔乔接过了纸条,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的字迹,心里想,为什么秦以泽让自己有事去找李大志呢?

    难道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打算去边城?

    “嗯,那我收下了,谢谢你了。”顾乔乔客气的说道。

    秦以泽勾起嘴角,眸光暗沉,不过却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顾乔乔,就不在开口说话。

    而这个时候,大客车也来了。

    秦以泽上了车,坐在靠窗的座位上,车子缓缓的启动,顾子书跟着车子跑了一会,就停下来,却还是对着秦以泽摆手。

    小少年的心思最是单纯。

    虽然在一起只有三天,但是这三天却让顾子书知道了好多从前他不知道的东西。

    所以,他是最不舍的。

    秦以泽视线的最后,落在了那个早就转身的顾乔乔身上,随着车子的拐弯,大客车也离开了石头镇。

    秦以泽看着窗外广袤的原野,刚才被压制的思绪又翻腾出来。

    人生二十二年,他基本过的都是自己想要的生活。

    做的也是自己想做的事儿。

    没人阻拦他,也没人强迫他。

    他的世界一直是自由的。

    他觉得自己就是翱翔在蓝天上的雄鹰,可以飞向任何一个自己想去的地方。

    而唯一一个变数就是顾乔乔。

    他第一次违背了自己的心愿娶了她。

    可他从来没想过让她走进自己的世界。

    也从来没想过去了解顾乔乔的一切。

    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这样才是正常。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

    探亲假二十天。

    在这里逗留了三天。

    凭他的敏锐,完全可以将一个人了解的很透彻。

    可是,正好相反。

    他越来越不了解顾乔乔了。

    而这样的认知,让他的血液似乎都想要燃烧一样。

    他觉得,顾乔乔的世界,一定是他想象不到的瑰丽和神秘,所以,他需要时间去理智的思考一下。

    下一步,到底该做什么?

    与此同时的帝都。

    林清欢悄悄的去了西城区的分局,拿着一张纸条递给了局长,局长按照纸条上的数字,拨了一个内部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