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是你自己要放弃的!
    顾家的院子很大,后面没有人家了,只有一条冰冻的还没有开化的河。

    院子里有几颗果树。

    他记得去年夏末来的时候,那沙果树上的沙果红艳艳的结满了枝头。

    那时候的顾乔乔眼角眉梢都流淌着幸福的笑意,她给他摘了一盆的沙果,坐在他的对面,手托着腮,笑眯眯的看着他吃……

    那时候的顾乔乔清澈的好像一汪清泉,一眼就可以看到底。

    而现在……

    秦以泽蹙蹙眉头,最近也许是和顾乔乔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所以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她。

    他觉得,等回了部队之后,应该就和从前一样不在去想她的一丝一毫。

    这样想着,秦以泽觉得舒畅了一些,然后跟着赵屠夫一起忙了起来。

    半个多小时以后,院子里的狼肉已经处理好了,人情往来自有连玉红去处理。

    顾天峰和秦以泽又坐在了客厅的炕上,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天。

    秦以泽的视线则是落在了坐在八仙桌旁给秦奶奶打电话的顾乔乔身上。

    他也没想到,顾乔乔竟然和奶奶聊到现在。

    顾乔乔也没有想到,秦奶奶竟然真的很想她。

    本以为几句话就完事的,结果越说越多,然后秦小雨告诉她,商晴想要顾家的电话,她不知道顾乔乔的意思,所以没敢乱给……

    总之,她以为离开了帝都就和他们再也没有了联系,可是,事实上并非如此。

    晚上的时候,顾乔乔被连玉红赶去了秦以泽现在住的房间。

    顾子书虽然不舍,不过却还是乖乖的去了客厅的大炕。

    顾乔乔倒也没有在意,秦以泽那样清冷的性子,估计就是她脱*光了在他的面前晃,他也会无动于衷的吧。

    她坐在椅子上泡着脚,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秦以泽从外面回来后,就看到一双如玉雕般的脚丫在水盆里晃悠悠的。

    而脚丫的主人似乎在神游。

    连他进来都没有察觉到。

    秦以泽忽然觉得这个房间好像比客厅的温度要高很多。

    他的脚步凝滞了片刻,就抬腿朝着顾乔乔的身旁走去,随后坐在另一侧的椅子上,将手里的小纸盒放在了桌子上。

    秦以泽眸色沉沉,看了一眼好奇的抬眸看着他的顾乔乔,轻声的道,“这是那两只狼的上獠牙……”

    狼牙?

    顾乔乔眼眸蓦然瞪圆,她是真的第一次看到狼牙,而且还是狼的上獠牙。

    “据说藏北和内蒙的人,对于狼牙很是崇拜,我还看过狼牙骨雕,很有特色,这两个都处理好了,你拿去刻着玩吧,据说可以辟邪的。”

    秦以泽平缓而又淡淡的说着。

    顾乔乔拿过来纸盒,一共有四个,都是弯如牛角的形状。

    她拿过来其中的一个对着灯光仔细的看着,好似被油养过一样,比白瓷还细腻,泛着不易察觉的寒光。

    这如果在上面雕刻点东西,肯定比核雕要值钱的。

    顾乔乔的眉间不加掩饰的浮上了喜意,“这狼牙的质量真好,我听说上正下邪,狼牙如果做护身符,都用上面的獠牙,不过也有很多人用狗牙冒充……”

    秦以泽不置可否的动了动眉头。

    “你会处理狼皮,还会处理狼牙……”顾乔乔转眸看向秦以泽,略带诧异的问道,“你这都跟谁学的,部队里也练习这个吗?”

    “部队不练这个,是和内蒙的战友学的。”秦以泽看顾乔乔很喜欢,也觉得自己没白忙,而且这东西给顾乔乔正合适。

    所以声音也很是柔和。

    顾乔乔盯着狼牙,想了半晌,才说道,“我留一个就好了,其他的你带走吧。”

    “不喜欢?”

    “不是!”顾乔乔连忙的摇头。

    “那就都是你的……”说着秦以泽站起来,指着顾乔乔脚下的盆,问道,“水都凉了吧?”

    顾乔乔这才感觉到水盆的水真的凉了,连忙将狼牙小心的放在盒子里,对着秦以泽真诚的说,“谢谢你了。”

    然后急忙的擦脚穿好棉拖鞋,将水端出去倒掉,然后又进屋看向秦以泽,难得关心的问道,“你泡脚吗?如果泡的话,我给你打水。”

    顾家的条件和秦家自然是天地之别,尤其冬天,想要洗澡非常不方便。

    不过可以舒服的泡脚,泡脚盆都是木头打制出来的,盆底有特制的凹凸,踩着很舒服。

    秦以泽凝眸看向站在门口的顾乔乔,这还真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是因为那几个狼牙吗?

    “我自己来。”秦以泽换好鞋子,拿着专门给他准备的木盆去了厨房。

    厨房的大铁锅里,都是热水。

    他端着木盆进了屋,然后就看到顾乔乔已经钻进了被窝。

    两个人的被子距离不近,却也不远。

    这个房间和他们在帝都的卧室差不多,可是奇怪的是,那一缕少女的馨香,却好像比在帝都的时候还要逼人几分。

    让秦以泽觉得木盆里的水似乎比刚才还要热。

    也忽然觉得这室内的温度也在升高。

    他深吸了一口气,低眉敛目,不在去看那个趴在枕头上,琢磨狼牙的少女。

    夜色渐深,月华如水。

    本来共同话题就不多的两个人,自关了灯之后,就再也没说话。

    室内一片静谧。

    大炕烧的很热,顾乔乔偷偷的瞄了一眼那个安静的似乎已经睡着的秦以泽,心里想,其实秦以泽才是一个满身都是谜团的男人。

    他的世界,远比她所知道的,要大得多,复杂的多。

    不知道,那个能走进他的世界里的女人是谁呢?

    然后,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半昏暗中,秦以泽半眯着的眼睛,缓缓的睁开,一抹深沉的暗光划过,他微微侧眸看向睡着的顾乔乔。

    这一次,终于确定,顾乔乔对他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这份认知,让秦以泽的心里,反而升起了一丝奇妙的感觉。

    那份感觉,来的有些突然,有些莫名其妙。

    可是,却无端的让他的心底仿佛有火花在燃烧,秦以泽握了握手,手心烫的惊人。

    而这样的变化,又和原始的欲*望无关。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悄悄的呼出去。

    嘴角缓缓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心里却在低低的呢喃:顾乔乔,其实你有机会开始新生活的……

    是你自己要放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