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上辈子的你啊
    顾乔乔看着秦以泽伸出来的双手,一咬牙,松开了手,朝着秦以泽扑去。

    秦以泽准确的接住了顾乔乔,一个旋身,就抱住了跳下来的少女,在地面上站稳。

    一股馨香扑面而来。

    虽然穿着羽绒服,却依然感觉到顾乔乔的身体似乎很是柔软。

    秦以泽身体一僵,几息之后,不动声色的松开了手。

    凝眸看向顾乔乔,看她飞扬的黑发,问道,“用皮筋做的弹弓?”

    顾乔乔点头,并将已经断成两截的皮筋给他看,“已经断了。”

    “谁教你的?”秦以泽略带诧异的问道。

    上辈子的你啊……

    顾乔乔在心里默默的说道。

    记得有一次他对她说,别小看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东西,用的好了,关键时刻可以救你一命。

    然后就扯下了她扎头发的皮筋,捡起了地上的石子,朝着院子里的一朵花打去。

    那朵花果然被打中了。

    花瓣纷纷扬扬的落了一地。

    当时的她说他这是辣手摧花。

    那是她出事前的一个月。

    顾乔乔掩去了眸子里翻涌而来的思绪,挑挑眉,“没人教啊,就是小的时候总这样玩……”

    秦以泽眸光深深,却没有在追问下去。

    让他惊异的是顾乔乔的准确率,百分百!

    这样的概率,他可以做到,西北军区的一个神射手也可以。

    可是顾乔乔她……

    秦以泽心底有无边的凉意涌来,无数的疑问就要冲口而出。

    可他还是压了又压,忍了又忍。

    不再去想了,伸出手,自然而然的将顾乔乔被风吹的乱糟糟的头发都塞到了大围巾里。

    然后拉着她的手,朝着石头镇快速的走去。

    至于那两只狼,等将顾乔乔安全的送回去之后再说。

    顾乔乔此时还是有些后怕的。

    等平复了呼吸之后,才感觉到秦以泽温热的手心。

    他的手总是这样热热的,被他握住,觉得全身都被温暖一样。

    不过,却觉得有些尴尬和不自然。

    试图抽出手,可是挣扎了几下,有些徒劳。

    她看了一眼秦以泽平静的侧脸,随即才看到他的大衣,这才后知后觉的问道,“你没事吧……”

    秦以泽摇摇头,没有说话。

    面色平静,已经看不出在想什么了。

    而对于顾乔乔迟来的关心,似乎并不在意。

    顾乔乔也就闭了嘴。

    将顾乔乔安全的送回家,秦以泽和顾天峰带着兴奋得嗷嗷叫的顾子书将那两只死狼给拖了回来。

    同时也让镇长通知附近的村民,有饿急眼的野狼从内蒙那边跑来,让所有走亲戚的人,注意安全。

    等顾乔乔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院子里传来了顾子书时而兴奋时而欢呼的声音。

    顾乔乔洗漱好后上了客厅的大坑,趴在窗台上朝外看去。

    那两只野狼已经差不多处理好了。

    剥下来的狼皮挂在了仓房的墙壁上。

    至于狼肉,秦以泽不在去管了,而是由着镇子里的赵屠夫去处理。

    而他似乎对狼皮更感兴趣一些。

    顾乔乔悄悄的松了一口气,如今的秦以泽对她偶尔的异样,已经不在去问为什么了。

    昨天遇狼的事,也是轻描淡写的过去了。

    顾乔乔想起了秦以泽的大衣,赶紧下了坑去了弟弟的屋子。

    大衣挂在了门边,衣襟已经扯坏了,显然不能穿出门了。

    他还有别的衣服吗?

    顾乔乔还真不知道。

    而正在这个时候,秦以泽已经进了屋子。

    看到顾乔乔,微微一怔,随即走到了柜子旁,拿出了旅行袋里的一个大信封,递给了顾乔乔。

    顾乔乔诧异的接过来,问道,“这是什么?”

    “太爷爷给你的玉佩,还有我的津贴和奖金。”

    顾乔乔连忙推过去,“都说了我不要。”

    秦以泽的脸色淡了下来,眉目有些清寒,一扫这几日的温和,声音不大却带着不容置疑,“顾乔乔,我不去问你为什么出尔反尔,也不问你身上种种的怪异之处,如今我只知道,我们还是法律上的夫妻,所以,你想要和我分的清清楚楚,等离婚那一天吧。”

    说完,便不在去看顾乔乔,而是翻出了军大衣和军装挂在了门旁的衣架上。

    顾乔乔站在那没动。

    拿着信封,感觉那么烫手呢。

    秦以泽转过身,看到顾乔乔还在,挑了挑眉,“怎么,还有事?”

    顾乔乔扭身就走。

    不过却也拿走了信封。

    秦以泽看着顾乔乔的背影消失了,才将视线收回来。

    双手插在裤袋里,眸光悠远的看着窗外有些阴沉的天空。

    顾乔乔,她一次次的刷新着他对她的认知。

    那如利剑一般的木棍,每一个都射中野狼的眼睛,快,准,狠!

    那是几百米的距离,她是怎么做到的?

    而她,也从来没有遮掩过她的行为,有恃无恐的谎话,张口就来。

    顾乔乔的秘密太多了。

    多到……

    不了解清楚之前,他,是不会放她离开的!

    视野内出现了顾乔乔的身影,她对着狼皮左看右看,试图想要看出一朵花来。

    秦以泽微微的勾起嘴角,不疾不徐的走出去。

    站在了顾乔乔的身边,慢悠悠的开口道,“这狼皮已经处理好了,一个半月后,你将其中的一张给奶奶邮去,剩下的那张给你的外婆……”

    “给我的姥姥?”顾乔乔诧异的抬眸看秦以泽,“这样不合适,另一个给太爷爷吧……”

    “太爷爷有一张,也是我打的,不过只有一个,当时只能给了太爷爷,这回终于给奶奶弄了一个,她不会在说我心里不想着她了。”

    秦以泽语调平和,声音里甚至带着一点点的微不可查的笑意。

    顾乔乔没在推辞。

    这狼皮姥姥用着也是极好的。

    “奶奶嘴上这么说,可是心里却是最疼你的。”顾乔乔轻声的说道。

    “嗯。”秦以泽淡淡的应了一声,似乎漫不经心的说,“奶奶也很想你,刚才来电话的时候,我说你还在睡觉,奶奶竟然很失望。”

    顾乔乔一怔,有些摸不清秦以泽到底几个意思。

    “奶奶找我有事?”她疑惑的问。

    “我不清楚。”

    “那我给奶奶打个电话?”

    “去吧……”秦以泽干脆利落的说道。

    顾乔乔喔了一声,就乖乖的转身朝着正房走去。

    秦以泽眉梢动了动,别以为他看不出来,这顾乔乔出了帝都,是准备和秦家人再也不联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