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玉米饼子酱小鱼
    而每到过年的时候,顾天峰就会拿回来二斤的大米。

    除夕的时候,连玉红不舍得都煮了,就将小米加进去,闷二米饭。

    而她,最喜欢的就是用筷子挑白色的米粒吃。

    不过现在不用挑了。

    只要想吃,碗里都是白米饭。

    连家村地势洼,夏天的时候,总有一个连着一个的水泡子,里面有泥鳅,还有巴掌大的鲫鱼。

    小舅最喜欢带她去抓鱼了。

    顾乔乔的心底升起了暖意。

    现在的姥姥,身体健康,春天的时候,还可以跟着大舅他们下地插秧呢。

    此时此刻,路上有行走的村人,看到是顾乔乔,都热情的打着招呼。

    然后半大的孩子就朝着顾乔乔的姥姥家跑去,那肯定是去送信了。

    跑的挺快,一边跑还一边吃着顾乔乔给他的糖。

    大城市的糖真好吃。

    又香又甜。

    等顾乔乔和秦以泽到门口的时候,连姥姥已经带着大舅和舅妈站在了门口,满脸都是喜气洋洋。

    没办法,对于这小村子来讲,秦以泽就是来自帝都的尊贵的客人。

    更何况,他同时还是一名军人。

    无论哪个年代,人们对于军人都是敬仰的。

    姥姥家的房子是半泥半砖的五间房,屋子里也是黄泥墙,上面还是前几年贴的旧报纸。

    已经被熏得发黄。

    不过大炕很热乎,秦以泽和顾乔乔被迎了上去。

    因为去世的姥爷有病欠下了不少钱,虽然有顾家接济,但是顾家也不富裕。

    所以,日子过的不大容易。

    大舅人能干,但是性子憨厚,不灵活,就知道闷头干活。

    而小舅人灵活,但是好吃懒做,总跟着镇子里的二流子混,顾天峰从一开始的教导直至最后的放弃。

    所以,顾天峰最是看不上小舅连东升的。

    倒是对大舅的印象很好。

    如今顾乔乔看到大舅笔直的站在雪地上的双腿,看着姥姥健步如飞的样子,还有调皮的小表弟,顾乔乔的眼睛再一次的湿润了。

    虽然亲人不多,但是他们都相亲相爱,虽然都不富裕,但是,日子过的都安稳而又幸福。

    这一世,她不允许任何人来破坏,她一定会护这两家人一世安稳和幸福的。

    坐在热乎乎的大炕上,舅妈和姥姥端来了瓜子爆米花就赶紧的去做饭了。

    顾乔乔想去帮忙,却被姥姥给赶出来。

    她只得无奈的从厨房走出来。

    大舅紧张而又局促的和秦以泽说着话。

    这个时候,顾乔乔有点后悔,将顾子书带来好了。

    那家伙,没人搭理他都可以自己说个半小时。

    有他在,绝对不会冷场。

    幸好,这个时候,小舅回来了。

    小舅人虽然又懒又滑头的,可是人长得好看。

    一双眼睛似笑非笑,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

    今年二十三岁了,虽然有姑娘喜欢他,可是小舅依然打着光棍。

    没办法,姑娘同意,可姑娘的家人死活不同意。

    嫌他懒,嫌他穷,姑娘嫁进来,哪有好日子过。

    记得姥姥和连玉红说过,一个喜欢小舅的姑娘想要和小舅私奔,可是却被小舅给严词拒绝了,并且以后看到那姑娘都绕着道走。

    所以,说起来,小舅并不是没有可取之处的。

    而小舅整日笑嘻嘻的,根本就不着急。

    此时的他,依然是这样。

    即便是看到了秦以泽,也没有一点紧张的样子。

    他的手里拎着一个小铁桶,笑呵呵的说,“乔乔,阿泽,今天你们来的真巧,我昨天在冰洞里下的网,今天捞了半桶的小鱼,让姥姥给你们做酱小鱼吃,要是配上大饼子,别提多香了……”

    顾乔乔嘿嘿的笑了。

    秦以泽勾起嘴角,慢条斯理的道,“我有一次去山东执行任务,在老乡家借宿了一晚,那一晚吃的就是酱小鱼贴饼子,确实很香。”

    顾乔乔不得不承认,秦以泽这人虽然性子冷,又是在富贵堆里长大的。

    但是在他的眼里,人没有什么三六九等富贵贫穷,在他的眼里,应该只有好人和坏人,敌人和亲人的区别吧。

    小舅笑得更欢畅了,“我也觉得,这酱小鱼配大饼子最合适了,咱家今天中午就这么吃。”

    说着,拎着鱼就去了厨房。

    然后就听到小舅清亮的声音,“妈,中午咱们贴大饼子熬酱小鱼,乔乔和阿泽都爱吃。”

    “好好好……”连姥姥高兴的应道。

    外孙女和外孙女女婿,都是娇客,他们说了算。

    随后,大舅就显得放松多了。

    而顾乔乔从来不知道,自家的小舅,竟然可以和秦以泽聊得不错。

    假如被顾天峰知道,肯定不相信。

    中午的饭吃的很温馨。

    一大锅的酱小鱼,一大盆贴的金黄的玉米面大饼子,小鸡炖蘑菇,血肠酸菜五花肉,凉拌白菜干豆腐……

    竟然也摆了一大桌子。

    这是将所有的好吃的,都拿出来了。

    姥姥家的年一看就没买啥好吃的,因为欠着好几千元的外债,别说没钱了,就是有点钱也不好意思大吃二喝的。

    被那些借给他们钱的人看到了,不定怎么想呢。

    等吃完之后休息了片刻,顾乔乔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姥姥家。

    回去的路是顺风。

    秦以泽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虽然走的很快,不过却还是照顾着顾乔乔的速度。

    顾乔乔忽然想起一事,问秦以泽,“你什么时候走?”

    “后天……”秦以泽沉声的说道。

    后天半夜有一列去往边城的军列,里面有很重要的物资,他正好可以押运。

    他凝眸看向远方,没问顾乔乔跟着走还是留在家。

    这个丫头,如今的主意大着呢。

    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似乎早就有安排。

    而对于顾乔乔到底想不想和他过日子,秦以泽已经懒得去分析了。

    先维持这样,也挺好的。

    更何况,部队的家属院刚刚建立,条件不好,而那里的温度比这里还要低上将近二十度。

    所以,顾乔乔老实的待在顾家,是目前不错的选择。

    顾乔乔轻轻的嗯了一声,就不在问了。

    默默的跟着秦以泽朝着石头镇的方向走去。

    此时,是下午三点多钟的样子。

    旷野的风吹的呜呜的响。

    天色也阴沉下来,好像要下雪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