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莫欺少年穷!
    顾子书说那是他一个人的姐夫,而他,其实并不想叫他姐夫。

    秦以泽回头一看,另一侧的一条羊肠小路走来一个背着一捆碎枝条的衣着单薄的少年。

    是常卿。

    他勾起嘴角,对他点点头。

    随即低头去看顾乔乔的神色,果然那戒备和疏离,还有满心满眼的心事,似乎都不过是他的错觉而已。

    顾乔乔对着常卿露出了明媚的笑意,灿烂的和当初他看到的一模一样。

    原来,她还是会这样笑的。

    只不过,那个人不是他罢了。

    常卿扯开了嘴角,压下了心里的酸涩。

    乔乔姐和秦大哥真般配。

    就那么静静的对视,仿佛周遭一切都已经远离,似乎在这个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常卿觉得他应该很高兴。

    毕竟那是乔乔姐一眼就看中的人,而只有那样优秀的男子,才配得上他的乔乔姐。

    可是,他扯了扯嘴角,却笑不出来。

    顾乔乔看到是常卿,不由自主的笑了。

    可同时又皱了皱眉头,“常卿,你一大早就去捡柴了?”

    “嗯,早点捡柴,还可以复习英语,还没人打扰,真的挺好的。”

    常卿连忙解释道。

    顾乔乔想,想帮他也不急在这几天,反正她这段时间,会一直待在家里的。

    想到这里,就没在说什么,而是从兜里掏出了一把糖,走上前,不由分说的塞到了常卿棉袄的口袋里,像哄小孩一样的说道,“这糖可好吃了,不腻人,还可以补充体力,你也别太累着自己,要有个好身体才可以进考场才可以考出好成绩……”

    常卿不在推辞了,半低着头,眼底弥漫上了一层水汽。

    他十岁的时候,如果不是乔乔姐冲过来,他可能已经被发疯的后妈给打死了。

    他天真的以为他们可以一直做邻居。

    他以为他们可以一起去读大学。

    他固执的认为乔乔姐会一直都是他的乔乔姐。

    可是却没有想到,乔乔姐嫁人了,篱笆墙的那一侧再也没有了那明媚而又温暖的笑容……

    而站在她身边的,是一个丰神俊秀的男子,那是乔乔姐的丈夫!

    常卿拼命的压下了心底的酸涩,拼命的调整着呼吸,可是却没有用,他用袖子胡乱的擦擦脸,也就不在躲闪了。

    反正,他又不是第一次在顾乔乔面前哭。

    也没什么丢脸的。

    他索性抬起头,终于笑了出来,看着顾乔乔,“我知道了乔乔姐,你们赶紧走吧,我也得回去了。”

    说着礼貌的点点头,就转身急匆匆的走了。

    秦以泽没作声,一是和常卿只见过几次面,并不熟悉,二是这少年并不需要同情和怜悯。

    他什么都不用说。

    就是最好的语言了。

    两个人继续的朝前走着,顾乔乔显然并没有过多的纠缠于常卿苦难的境地。

    她踩在雪地上,雪地踩起来咯吱咯吱的,半高腰的靴子都陷入了马车车轮印旁的松软的雪花中。

    有风吹来,吹起了地上的清雪扑簌簌的落在了她的头发上,很快就融化在发间。

    此时天地空旷,除了那个不疾不徐的男人外,再无其他。

    这让顾乔乔的心莫名的愉悦起来,步伐时快时慢,脚步轻盈,靴子上都沾满了雪花。

    远处是一片杨树林,有成群的麻雀在扑簌簌的飞着。

    顾乔乔抬头看着蓝天,天空蓝的那么澄澈,云朵那么的柔软。

    她觉得自己此刻的心,好似也变得柔软起来。

    秦以泽莫名的又想起了那个和他在雪窝里对视的小松鼠,在他潜伏的雪窝里,也是这样欢快的蹦跳着。

    他依然迈着沉稳的步伐,视线却专注的落在了顾乔乔的身上。

    他的嘴角,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微微朝上翘起。

    心底仿佛有什么细小的枝条在抽芽。

    似乎想要穿过这皑皑的白雪,悄悄的绽放。

    顾乔乔的视线终于落在了那个清淡如雪的男子身上,难得的,看他顺眼了几分。

    于是,顾乔乔心情很好的问秦以泽,“你猜我看到常卿想起了一句什么话?”

    秦以泽似乎没有想到顾乔乔和他说话,不动声色的挑挑眉,却淡淡的开口问道,“什么话?”

    顾乔乔歪着脖子,“你这么聪明,猜猜看。”

    “莫欺少年穷!”

    顾乔乔呵呵的笑了,乐颠颠的走了几步,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笑了,眼底闪过一抹得意的光芒,“对,就是莫欺少年穷,总有一天他后妈会将肠子都悔青的,呵呵……”

    秦以泽没有说话。

    顾乔乔又自顾自的开口,“常卿那孩子那么聪明,就算是没读过高中,他也一样能考上大学。”

    呵,这么有自信?

    这事他知道,昨晚顾天峰说的。

    不过让秦以泽略带诧异的是顾乔乔对常卿的称谓……

    那孩子?

    他不动声色的问道,“你不过比他大两岁,为什么称呼他为孩子?”

    “在我眼里,他当然是孩子了……”顾乔乔不在意的接着说道,“他就和我的弟弟一样,不过他却比我弟弟懂事多了。”

    十七岁的常卿,在顾乔乔的眼里,确实还是一个孩子。

    秦以泽星眸微暗,看着犹自未觉的顾乔乔,心里想,常卿,可未必真喜欢当你的弟弟。

    别问他怎么知道的。

    反正,他一下子就知道了。

    接下来,两个人倒也有一搭无一搭的说起了话。

    说的最多的是顾乔乔。

    秦以泽选择安静的聆听。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就到了连家村。

    顾名思义,这村子里连是大姓。

    就算是大姓,这村子实在很小,也就百十户人家。

    此时家家户户依然贴着大红的对联和福字。

    让那些低矮的黄泥土房带了几分色彩。

    富起来的只是一部分人,还有很多人依然过着维持温饱的日子。

    也坚信,只有守着自己的家和自家的土地,才不会饿死。

    而且,现在的日子比照十年前,已经算得上是天翻地覆了。

    最起码,家家户户有余粮,而且,大米白面再也不是稀罕物了。

    顾乔乔记得很清楚,她小的时候,爷爷奶奶和连玉红还有三个孩子都是农村户口,而因为爸爸是公办教师,所以吃的是商品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