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如果可以,他也想帮她!
    “我说的是事实啊,而且我爷爷养大了他,已经是仁至义尽,难道还想担着我爷爷后人的名头,再说了,人家姓康,没准心里早就不乐意我叫他小叔呢。”顾乔乔笑着看向康山,“我说的没错吧康叔。”

    康山,“……”

    连玉红忙打圆场,“你这丫头,废话这么多,赶紧和阿泽去看你姥姥,晚上妈给你们包饺子。”

    然后热情的拉着李翠花,笑得极是真诚,“这孩子被阿泽惯得不像话,昨天刚进村,就拿着棒子给子书一顿打,咱别和她一样,来上炕吃糖……”

    连玉红虽然没有什么文化,但是待人接物就极是伶俐。

    话里话外的,不但没贬低自己的女儿,反而让大家觉得顾乔乔和秦以泽夫妻恩爱。

    所以,李翠花是大人,不能和孩子计较。

    李翠花的脸色好了很多,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事她听说了。

    说昨天顾乔乔刚回来,就拿着棒子追着顾子书打,有的人说进了城脾气更大了,也有的人说,顾子书那孩子太皮了。

    在不管管,还不得上天呢。

    随后,连玉红伸出手,推着顾乔乔的后背,“早点去早点回来,妈今晚上给你们包酸菜肉馅饺子……”

    顾乔乔嘿嘿笑了。

    不过没有笑意的双眼却扫过了那两个人,这两人穿的一般,是自己做的棉袄,外面套了一件卡其布的外衣。

    外衣很新,显然是过年做的新衣服。

    康山家里有四个孩子,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儿子正是半大不小的年纪。

    干活不顶大人,吃的却和大人差不多。

    所以康家的日子一般。

    当然了,这村子里除了几个出去跑买卖的,其他人的日子,也就普普通通。

    八十年代的北方农村,此时还跟不上改革开放的脚步。

    所以,和南方相比,总要差了几年的距离。

    而这康家,顾乔乔上辈子没听顾天峰说他们家发财了,那么他哪来的五千元借给妹妹呢?

    五千元,半个万!

    即便是三年后,在这石头镇也是一笔巨款。

    顾乔乔跟着秦以泽朝外面走去。

    很快,就出了石头镇。

    顾乔乔的姥姥家距离石头镇步行一个小时的距离。

    是距离石头镇最近的连家村。

    只有一条可以通过一辆马车的穿插在田地里的路。

    这里也没什么其他的代步工具,而大家也都习以为常。

    对于农村人来讲,走上个把小时,那根本就不是事儿。

    顾乔乔有些沉默,看似平静,心里却思绪翻腾。

    总觉得,上辈子发生的那些事,好像一个个散落在地的珠子,但是却没有线可以将它们穿起来。

    康山哪来的钱放高利贷。

    傻妹妹怎么上的当?

    这一切,似乎永远都找不到答案了。

    秦以泽拎着东西,忽然停住了脚步。

    北方的平原一望无际。

    此时因为已经过了立春,有的地方雪化了,露出了黑黑的土地。

    但是,远方依然一片白茫茫的。

    顾乔乔正想着心事呢,不防旁边的秦以泽忽然的停下了脚步。

    她走了几步才反应过来。

    怔怔的抬眸看秦以泽。

    因为是逆着光,眉眼看的不大真切,只看得清秦以泽那仿佛幽深如海的眸子。

    顾乔乔觉得阳光很刺眼,不自觉的眯了眯。

    然后,秦以泽不疾不徐的走过来。

    到了距离顾乔乔一步远的地方停下,微微俯身,凝眸看向顾乔乔。

    心里是有着太多的疑问。

    一个人,怎么可以有这么多的面孔呢?

    在你以为你已经觉得这是全部的她的时候,她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远远不止。

    今早看到的那一对夫妇外表看起来很老实,是典型的北方农民。

    也许有小算计,也许是想要借机认识自己。

    这都很正常。

    而且,昨天听顾天峰说过这事。

    话里没听出两家有什么深仇大恨。

    可是,刚刚的顾乔乔,不说她刻薄的言语,只说那一眼。

    凉的让人心惊!

    他一直有疑惑,但是却很少像今天这样,觉得后背发寒。

    是的,没错,那一眼,不但让人心惊,还让人遍体发寒。

    可惜,那一对夫妇只顾着对着他讨好的笑了。

    确实没看到。

    他仔仔细细的看着他这个说嫁就嫁,说离就离,说反悔就反悔的小妻子。

    还是那样的容颜。

    肤色白皙,在阳光下,似乎泛着淡淡的光泽。

    卷翘的睫毛如蝶翼一般的微微的轻颤着,从来不涂口红却娇艳如花瓣的唇,此时微微的张着。

    似乎又万语千言,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而那满是心事的双眼,此时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心事就如流水一样的溢出。

    当她一旦想心事的时候,似乎就将自己和这个世界隔绝开。

    而她,也不准备让任何人知道她的心事。

    甚至连她的父母也同样被拒之门外。

    秦以泽第一次这么专注的看着顾乔乔,虽然觉得她长大了,可她才十九岁,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让她的冰冷和仇恨总是不经意间流露出来,有的时候带着他无法理解的苍凉?

    他们去年七月结婚,距离现在不过是短短不过七个月的时间。

    这七个月她都是在秦家度过的。

    她恨白芸,讨厌自己的父母和小雨,这些他可以理解。

    但是,昨天对顾子书的翻脸,今早对那对夫妻的恨意让他觉得顾乔乔的行为实在反常。

    她的疾言厉色,让他不解。

    康山和她说话,明显没有局促,而且还带着亲切,显然从前也是这么说话的。

    可她却忽然咄咄逼人。

    他有些震惊的发现,他已经做不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了。

    他想了解她,他想知道她的心事。

    如果可以,他也想帮她!

    只是,看着顾乔乔又重新竖起的防备的盾牌,秦以泽就知道顾乔乔是不会告诉他的。

    有些烦躁的心,一点点的冷寂和平静下来。

    可心里,却有些空荡荡的……

    顾乔乔不解的问,“怎么了?”

    “没事。”秦以泽静默了一瞬,淡淡的回道。

    刚要抬腿就走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不远处有少年略带沙哑的声音,“乔乔姐……”迟疑了一下,又接着说道,“秦大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