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她长大了
    顾乔乔还没从黑盒子的震撼中反应过来,听到秦以泽的话,就愣住了。

    大眼睛眨了几下,表情也很懵懂,带着少女的娇憨。

    秦以泽心口凝滞了一下,几息之后,才恢复了正常。

    他眸光清凉,觉得自己实在无聊,于是微微一笑,“我就是随便问问。”

    随后不在说话,而是不疾不徐的回了房间,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顾乔乔纳闷的看了一眼,也转身朝着自己和妹妹的房间走去。

    冬日的夜晚除了如水的月光再无其他。

    似乎连看门的大黄狗都被冻得跑回了窝。

    夜晚的石头镇除了有几家亮着灯,其他的地方黑漆漆的,似乎都已经安睡。

    夜晚显得格外的静谧。

    秦以泽躺在温热的炕上,旁边的从来不知道烦恼为何物的小少年顾子书,早就睡着了。

    和大多数的男孩或者男人一样,呼噜声打的很是欢乐。

    即使有窗帘,也没挡住如水一般的月光。

    似乎乡下的月光也格外的明亮,而且,距离也似乎拉近了很多。

    而他的眼前却又忽然闪过了白天的那一幕。

    篱笆墙内外相对的少年和少女。

    他想,执意离婚的顾乔乔和又中途反悔的她,在过几天,会不会又改了主意呢?

    人生二十二载,他的心智却比同龄人成熟了很多。

    所以需要计划和思考的事情也很多。

    可他似乎从来没这么琢磨过一个女孩的心态。

    尽管那女孩是他户口簿上的妻子。

    可是,即便是这样,也依然琢磨不透。

    顾乔乔,其实,真的变了。

    严格意义上讲,她长大了……

    秦以泽几不可闻的轻叹一声,缓缓的阖上了眼帘。

    顾乔乔同样转辗反侧无法入睡。

    但是,她想的不是秦以泽,她现在满脑子里都是那个神秘的黑盒子。

    里面装的是什么?

    如果说盒子是爷爷做的,他将什么东西装进了里面。

    而且,谁都没有告诉。

    顾乔乔心神一凛,爷爷不是不想告诉,是没来得及告诉吧。

    她和秦以泽相识,是因为爷爷生病了,秦轩和秦以泽得到消息匆忙的赶来。

    而在他们到的当天,爷爷就度过了危险期,并且医生检查说一切正常,爷爷也出了院。

    能吃能喝能睡满面红光,和从前一样。

    然后在这样喜气的情况下,定下了秦以泽和她的婚事。

    秦轩看儿子答应,也就默认了。

    可就在他们准备启程回帝都的当天晚上,爷爷于睡梦之中,悄然离世。

    神态安详,嘴角带着笑意。

    顾乔乔翻了一个身,眼泪从眼角划过,爷爷如果还活着,今年才不过六十四岁。

    那么爷爷也许是真的没来得及告诉家里人吧。

    上辈子,这个黑盒子,会被康山得到吗?

    得到之后,打开了吗?

    或者毁了也或者卖掉了……

    总之这一切都不得而知。

    而爷爷到底是什么来历,会做这样的东西?

    顾乔乔头一次认真的思考起来。

    可惜,除了知道爷爷对帝都有些熟悉之外,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而爷爷也从来没提过。

    与此同时,帝都的北山别墅区。

    位于夏日里最美丽的星子湖旁,有一栋占地几千平方米的别墅。

    于月色下,可以看得出是一栋融合了中西方特色的建筑。

    顾城下了车,朝着别墅内走去。

    别墅的管家连忙迎上前,接过了顾城手里的大衣,殷勤的说道,“夫人等您半天了。”

    顾城点点头,朝着客厅内走去。

    别墅内温暖如春。

    地上铺的纯手工编织的土耳其地毯,踩上去柔软而又没有一点声音。

    整个客厅,奢华而又不失高雅,在这八十年代,称得上是人间富贵地了。

    而那如瀑布一般倾泻的水晶吊灯,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光芒之下,有一个贵妇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眉头微微的蹙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瓜子脸,丹凤眼,乌黑的头发盘在脑后,身上是锦绣丝的旗袍,肩膀上披着围巾。

    保养的极好,岁月似乎在她的身上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她就是顾清风名义上的二夫人宁宛如。

    顾城是她唯一的儿子,不过却不是顾清风的亲生儿子,只是继子的关系。

    她在十七岁时生下顾城,顾城今年五十四,而她已经七十出头了。

    可看起来却似乎比顾城还年轻。

    顾城坐在了宁宛如的身旁,管家将茶杯轻轻的放下,然后很有眼色的退开了。

    “顾清风脱离危险了?”宁宛如声音平静的问道。

    “嗯,今天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不过还没醒……”顾城回到。

    “他身体一直不错,也有私人医生二十四小时照顾他,怎么就进了医院呢,你查出什么来了吗?”宁宛如疑惑的问道。

    顾城摇头,“没有,据随行的人说,毫无预兆,突然就吐了一口血,然后就倒下了……”

    宁宛如皱了皱眉头,那个老家伙心如铁石,基本上没什么能打击到他的东西。

    那么怎么就忽然吐了一口血呢?

    “是不是看到了什么?”宁宛如忽然问道。

    “这个不清楚。”顾城说道这里眼里闪过一抹狠厉,对宁宛如说,“娘,这次是个好机会啊。”

    如果顾清风死了,顾家的一切,就都是他的了。

    再说了,他等的不就是今天吗?

    宁宛如看了一眼顾城,嘴角闪过一抹冷笑,“你说的容易,那老东西周围护的滴水不进,你怎么动手脚,况且,你如今正是关键时刻,怎么能轻举妄动?”

    “娘,今天那个内线打电话,说老爷子又派了两个人去北方找大少爷,不过还没有消息……”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老东西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人,只要看不到他们的坟头,他就会一直找下去。

    宁宛如恨恨的说道。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顾城问道。

    “按老规矩,将那两个人收买过来,为我们所用。”宁宛如接着说道,“你一定要盯紧了,万一有消息,你要保证第一个知道,否则,这顾家的一切和你真的就没多大关系了,你要知道,除了御宝轩,老东西还有一个玉石矿,那才是真的金山,御宝轩跟它比,不过就是一个店铺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