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爷爷书房的秘密
    那家人的主人比父亲小三岁,是一个孤儿,叫康山,顾爷爷看他可怜,将他养大,然后给他娶了媳妇成了家。

    虽然不是这五间大砖房,但是却也给他盖了两间前面是砖后面是泥坯的三间房。

    顾爷爷并不富裕,可谓是仁至义尽。

    可却没想到那家人最后却成了逼死妹妹的凶手。

    母亲病重,顾茜茜不知道是怎么从康山的手里借了五千元的高利贷。

    傻妹妹还按下了手印签了名。

    一个星期后,在县里住院的母亲带着满心的不舍撒手而去。

    于是,她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具棺材和一张欠条。

    利滚利已经滚了一万多。

    这钱在顾乔乔的眼里,无异于天文数字。

    而他的家人在镇子里四处说她命硬是丧门星,谁沾上谁没好。

    于是,她的家就被他霸占了。

    她一样东西都没拿出来,就被几十个人拿着木棒和锄头赶出了石头镇。

    她住进了外婆家,那时候因为突发巨变,外婆中了风,大舅舅安葬完了她的母亲和妹妹之后,去找康山说理,却被打断了腿,大舅妈跪在她的面前求她赶紧走。

    顾乔乔就是丧门星,她不能让顾乔乔毁了她的家。

    平日里不得父亲喜欢的小舅舅,去医院卖了血凑足了路费,将她送上了火车,并答应攒够路费就去看她。

    让她一定好好的。

    那是一段黑暗的日子,是顾乔乔上辈子最锥心的回忆。

    等她条件好点之后,就偷偷的给他们汇钱。

    但是,却不敢回去看他们。

    她觉得自己就是丧门星,真的是谁沾上,谁倒霉!

    顾乔乔走进了书房。

    这里爷爷看书和雕刻的地方。

    爷爷没有什么积蓄,屋子里的东西也很简单。

    唯一值钱的是那一套刻刀,已经被她带去了帝都。

    顾乔乔坐下来,屋子里有些冷,可是心情却一点都不能平静。

    她的仇恨太多了。

    多到当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呼吸都是窒息的。

    爷爷有看书的习惯,也有记笔记的习惯。

    顾乔乔一点点的翻着,都是读书的心得和感悟。

    她将本子都放好,等以后有时间在好好看看。

    书房的靠窗一侧,是一个石头架,上面是一个根雕。

    顾乔乔自然熟悉无比。

    她随意的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整洁的桌面,手无意识的在桌面上敲着。

    却忽然手指一顿。

    在桌面的一处停住了。

    她凝眸看过去,没有任何异常,但是手指放上去,就感觉到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异样。

    她知道自己的手指的能力,索性不在去看,而是仔细的感知着。

    然后脑海里忽然的升起了一个画面,那是一个云纹图。

    很繁琐的图案。

    在中间似乎有一个米粒大的东西,她的手指顺着图案朝着那个米粒大的东西划去。

    然后用力一按。

    咔哒一声响,平日里光滑的桌面竟然缓缓的升起了一个盒子。

    顾乔乔惊住了。

    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一幕。

    而恰巧在这时,虚掩的门被推开,一道清冽的嗓音随之而来,“这里很冷,你怎么呆了这么……”

    他想说的,也许是久,也许是长时间。

    总之,不管是什么,却也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的咽了回去。

    顾乔乔回头看向门口的秦以泽。

    只穿着毛衣,因为喝了酒,眉目有些微醺,连眼角都似乎氤氲着绯色。

    一时之间,室内静寂无声。

    几息之后,秦以泽抱歉的开口,“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似乎想要离开。

    毕竟这也许是顾家的什么秘密吧。

    顾乔乔这才反应过来,想都不想的脱口而出,“你别走,你快过来……”

    顾乔乔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值得信任的。

    秦以泽看顾乔乔有些苍白的小脸,只是犹豫了一瞬,就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站在顾乔乔的身边,和她一起看向支架上放的一个黑色盒子。

    “这是什么,爷爷从来没有和我说过啊……”

    说完顾乔乔就要伸出手,秦以泽却一下拦住,“别着急……”

    说着他朝着四周看过去,然后又低下头观察了一下黑盒子,眼底闪过诧异的神色,随后不在犹豫,而是伸出手,将盒子拿了过来。

    顾乔乔也好奇的看过去。

    秦以泽递给了顾乔乔,“这盒子似乎浑然一体,真是奇怪……”

    顾乔乔接了过来,对着灯光仔细的看着。

    可是心里却恍如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爷爷为什么在书桌里藏了一个盒子?

    而上辈子到死她都不知道书桌有古怪。

    盒子是四方形的。

    有书本大。

    大约有五斤左右的重量。

    好像是玉,又好像是木头。

    有隐约可见的花纹。

    但是却没有一处可以打开的地方。

    就好像是一块四四方方的黑石头。

    顾乔乔用手指在上面感知着。

    里面有东西。

    而且里面的东西似乎可以和她的手指感应。

    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似乎是灵气之间相互吸引的感觉。

    顾乔乔对着秦以泽说,“你说用斧子将它凿开可以吗?”

    秦以泽凝眸看了一眼,却忽然诧异的一挑眉,然后示意顾乔乔将黑盒子放在桌面上,喃喃道,“如果我没猜错,这是乾坤一体机关盒。”

    “什么乾坤一体机关盒?”顾乔乔不由自主的问道。

    “我听太爷爷说过,过去有一些能工巧匠可以打制机关暗器,这就是其中的一种,据说这机关很厉害,斧凿火烧都不可以,只有特殊的方法才可以打开。”

    顾乔乔怔怔的看着盒子,“这里面会是什么呢?”

    秦以泽却拿起了盒子,放在了顾乔乔的手上,蹙眉道,“这里太冷了,你拿回去慢慢研究。”

    顾乔乔低头看了一眼,迟疑了一下,就将它放在了支架上,然后寻着那云图的纹路,又按向了那个米粒大的东西,随后,支架带着盒子缓缓的落下去。

    书桌又恢复了原状。

    任谁都看不出想不到这里还内有乾坤。

    秦以泽却不想在待下去,关上灯就带着顾乔乔出了房间。

    走到了厨房的门口,感觉到热乎了不少,他才看向顾乔乔,似乎是漫不经心的问,“你和常卿从小一起长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