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玩的好好的,干嘛要问考试成绩呢?
    顾乔乔低头看着盆里的纸包。

    黑油油很好吃。

    她也确实喜欢吃。

    夏天的时候,满园子找黑油油吃。

    可却没有想到,这黑油油也能晒成干。

    顾乔乔打开纸包,拿出了一粒吃起来。

    有点酸,有点甜,和新鲜的时候,味道很不一样。

    不过却真的很好吃。

    顾乔乔看着早就跑的不见了踪影的常卿,心里想,上辈子的常卿在得知自己已经死了的时候,肯定是很难过的。

    她知道他是要报答父亲对他的恩情。

    可是这恩情同样会束缚住他。

    没了她和弟弟的拖累,他以后应该会过的很轻松的。

    顾乔乔将纸包放在了羽绒服的口袋里,进了仓房,拿了有十几个豆包,就回了正房。

    那些来看热闹的都走了。

    有的人还想来,但是看这是饭点,也就打消了念头。

    平常的时候,不缺你一双筷子,但是今天人家新姑爷回门,怎么的也得有点眼力见。

    所以,顾家也安静了下来。

    不过只是那种没人打扰的安静,今天的顾家热闹的很。

    顾乔乔和连玉红还有顾茜茜在厨房忙的热火朝天。

    而客厅的大炕上,顾子书极是虔诚的听秦以泽讲他执行任务时遇到的可以讲述的趣事。

    听得顾子书眼睛亮晶晶的。

    不过听了一会之后,就开始配合秦以泽了。

    要么在炕上匍匐前进。

    要么举着老妈的鸡毛掸子,眯着眼睛模仿开枪的动作。

    嘴里还不断的砰砰的发出声音。

    就连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秦以泽,都忍不住笑了。

    其实,他前两次来的时候,这顾子书也是如此的活泼。

    而这孩子,对于军事极其的热爱和向往,甚至对于一些武器,都如数家珍。

    那是相当的了解啊。

    这要是考上军校,没准可以大展身手呢。

    秦以泽不由得问道,“子书,你成绩怎么样?期末考试考了第几?”

    顾子书的动作一下子凝滞了。

    眨巴着眼睛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姐夫。

    玩的好好的,干嘛要问考试成绩呢?

    这问题太深奥了。

    不太好回答。

    顾子书一个翻身就下了炕,匆忙的穿上鞋,朝着外屋跑去。

    掀开了门帘子,顾茜茜的小脸露出来,笑嘻嘻的对着秦以泽喊道,“姐夫,顾子书期末考试第三……可惜是倒数的……哈哈……”

    顾子书气的挥舞着小拳头威胁着,“顾茜茜,你闭嘴。”

    “你敢吓唬我,我让姐姐收拾你。”顾茜茜回身就去告状。

    顾乔乔笑着看着自己的弟弟和妹妹。

    尤其是弟弟,绝对是有多动症。

    可是这样活蹦乱跳的弟弟,她好喜欢啊。

    那前世的噩梦似乎在一点点离去。

    顾乔乔的笑容越发的深了。

    这一片土地上的人家,几乎都是闯关东过来了。

    没什么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不过沾亲带故的倒也不少。

    顾家却是纯粹的外来户,除了顾乔乔的外婆家,顾爷爷这方面,在这里没有一个亲戚。

    所以,到天黑了的时候,平日里就很安静的顾家,今天就显得格外热闹。

    而连玉红的心情不是很好。

    没有什么我家有女初长成的骄傲,就是觉得很心酸,想要落泪。

    可是却要忍着,因为姑爷在屋子里坐着呢。

    她看着大女儿顾乔乔熟练的切菜,炒菜,盛盘,心里想,这在秦家到底过的什么日子?

    怎么短短的半年多的时间,她的女儿好似一个熟练的饭店的大师傅呢。

    要知道,在家里的时候,她是连刷碗都不舍得让她多做的。

    一是因为她就两个女儿。

    二是她牢记着公公的话,乔乔的手,天生就是雕刻家的手。

    不能用来炒菜做饭。

    虽然也许是玩笑话,但是她向来是个能干的,再加上丈夫也从来不袖手旁观。

    家务活也不会让她一个人做。

    所以,只要忙的过来,这些活,她从来不用女儿伸手。

    可她现在看到的是什么?

    连玉红偷偷的摸了一把眼泪,然后又故作欢颜的表扬道,“我闺女这么厉害,炒菜真香。”

    确实香。

    尤其是用玉米杆子烧火,在大铁锅里炒出的菜,格外的香。

    不过顾乔乔却察觉到连玉红的声音和神色有点不对,不明所以的看过去,却发现自己的老妈直勾勾的看着她手里的锅铲。

    马上顾乔乔就了然了。

    连玉红还真是错怪秦家了。

    两辈子加在一起,她在秦家也不过是做了半个月的饭菜。

    厨艺和秦家真没关系。

    “妈,你想多了,我在秦家没做过几顿饭,也就刷过几次碗,不过屋子倒是经常收拾。

    扫地拖地板,她一直做的很利落。

    连玉红似乎不相信,“真的,你没骗我吧?”

    顾乔乔笑了,“我骗你干嘛,在说了厨艺好也不是丢人的事情,我是跟秦奶奶学的,你女儿有多聪明,你不知道吗?”

    连玉红怔怔的看着半晌顾乔乔,然后才觉得女儿说的也对,厨艺好是值得骄傲的事情,尤其对于女孩子来讲。

    于是,她赶紧收起了难过,心里想,幸亏姑爷在客厅,否则被他看到了,该有多尴尬。

    连玉红接着夸赞道,“我闺女从小就心灵手巧,只要想学的东西,就没有学不会的。”

    “是啊,姐姐,你要是努点力,参加高考,没准你也是大学生了呢。”顾茜茜很遗憾的说道。

    顾乔乔到没觉得什么,她嫁给秦以泽是一方面,但是她也确实不大喜欢学习。

    她更喜欢的是坐在那里,用爷爷的刻刀,刻出自己脑海里的那一个个美丽的世界。

    不过,今生有了这么多的机会,她自然不可能在去做厨师长的助理了,她也知道,想要做一个真正的雕刻家,是需要认真去学习的。

    最起码,要去美术学院进修一下。

    其实她始终不明白,自己的爷爷为什么对她绝佳的雕刻天赋,忽喜忽悲呢。

    真的很奇怪。

    爷爷难道不希望自己继承他的衣钵吗?

    还是因为自己是一个女孩子?

    可是也没见他逼过弟弟啊。

    顾乔乔只是发呆了一瞬,就对着顾茜茜说,“茜茜,你好好学习,子书是个坐不住的,咱们家就靠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