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不明所以的烦躁
    随后站在地面上,眼睛亮晶晶的满是期盼的问,“姐夫,怎么样?”

    秦以泽诧异的挑挑眉,却没想到,这孩子倒是一个好苗子。

    今年才十六岁,如果放到部队里,没准真的可以闯出一番天地来。

    不过,顾子书是顾家的独子,这想法他不过是转念一想而已。

    他眉眼温润,赞道,“不错,灵活度和韧性还有角度都掌握的很好,你跟谁学的?”

    顾子书得意的咧开嘴,“姐夫,我跟去年来镇子里的马戏团学的。”

    还是自学成才,不错!

    顾天峰眼睛一瞪,“顾子书,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吗,出去给你姐夫拿串糖葫芦。”

    秦以泽一怔,随即不禁失笑。

    这是拿他当小孩了。

    不过这感觉不讨厌,可他还是摆摆手,“子书,别去了,我不吃甜食。”

    “那是你妈自己做的糖葫芦,用的是沙果和菇娘,用冰糖熬得,味道不错,你尝尝。”

    秦以泽没在推辞。

    毕竟,他虽然觉得自己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但是在顾天峰的眼里,却也不过是一个孩子吧。

    在拒绝,就是不知道好歹了。

    秦以泽这是第三次来顾家。

    顾天峰是名副其实的书呆子,很有傲骨,做事也不卑不亢,从没觉得自家的门第比秦家不如。

    所以,对待秦以泽的心态很平常。

    而顾乔乔的母亲,是典型的农村妇女,能干,朴实,不过在他面前,总是局促和紧张。

    而顾子书那就是一个皮猴子,天不怕地不怕,对他也很崇拜。

    他和顾茜茜是双胞胎,据说茜茜学习最好,也是顾家三个孩子里最喜欢学习,最得顾天峰喜爱的。

    顾家的气氛也很温馨。

    虽然清贫,却是典型的幸福之家。

    想到这里的秦以泽拿起了另一个刻着梅花的茶碗,他看到有一行字,很小,有些看不清楚。

    于是,他转身举着茶碗对着窗外的阳光正要仔细的观察,却一眼就看到了窗外的景象。

    顾乔乔端着盆,因为背对着他,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秦以泽却清晰的看到了篱笆墙的另一侧一个清秀的少年,熠熠生辉的眸子。

    还有那眼睛里仿佛就要溢出来的笑意。

    他没有一直盯着顾乔乔看,但是,只要他的眼光落在顾乔乔的身上的时候,就又格外的亮了几分。

    那少年他是见过的,没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跟那雨后的青竹一样窜了一大截。

    已经比顾乔乔高那么多了。

    是顾家的邻居。

    叫常卿。

    秦以泽不动声色的放下了杯子,目光依然看着那站在篱笆墙内外的少年和少女。

    冬日里的景色一片萧索和肃杀。

    可是今天却显得格外的鲜活。

    秦以泽的眉头终于还是挑了挑,握着茶杯的手,缓缓的松开。

    而顾天峰也看到了窗外院子里,隔着篱笆墙说话的两个孩子。

    他叹口气,“常卿命苦,母亲死的早,后娘就是滚刀肉,从小到大,非打即骂。”

    “没人管她吗,他的父亲呢?”秦以泽依然凝目于那两个人,不过却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他父亲窝囊,不敢说一句话,别人插手,那女人就满地打滚大吵大闹要死要活,最后吃亏的都是常卿,而且你也知道,这父母打孩子也是普遍现象,我能做的就是不让他饿肚子,让他有书读,阿泽,你知道吗,那孩子聪明极了,记忆力超群,是一个天才……”

    说道这里的顾天峰再次的叹气,“我从小看他长大,却只能做到这些,惭愧啊……”

    秦以泽终于收回了目光,心里却有些好奇他们在说什么。

    而且,还似乎说的很是欢畅。

    掩去了心底一丝不明所以的烦躁,秦以泽却对着顾天峰开口道,“您已经将他引向了一道光明的大路,您做的很好,实在不应该愧疚。”

    秦以泽这人说话,有的时候一针见血,却也是恰到好处。

    听到秦以泽的这话,顾天峰先是想了想,随后似乎如梦初醒,如醍醐灌顶。

    他看着秦以泽,“阿泽,你的意思是我不用内疚?”

    “您为什么要内疚?”秦以泽反问道。

    “可我每天听那院子里传来的打骂声,我什么都做不了,我难受啊……”

    秦以泽看顾天峰确实纠结,他淡淡的开口,“对于常卿来讲,他人生最重要的是读书,只有读书才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这点您帮他做到了,而想要读书,就要吃饱肚子不挨饿,有一个可以读书的好身体,您也做到了,而其他的,就当是磨练他的心智吧,所以您应该为自己骄傲!”

    秦以泽的声音不大,但是听在顾天峰的耳朵里,却是字字珠玑!

    他平日严肃的眉目有些飞扬,对着秦以泽大笑道,“好孩子,这话我爱听,一会我们好好喝几杯……”

    秦以泽微微一笑,可视线又不由自主的飘到了窗外。

    那两个人,竟然还在说话……

    而此时的顾乔乔忽然想起了一事,问道,“你应该上初三了吧?”

    常卿上学晚,十二岁的时候,才上一年级,不过他聪明,期间跳了几次级,不过却也辍学了好几次,总之,这书书读的很是艰难。

    “我开学准备跳到高三,然后参加高考。”

    顾乔乔一愣,不由自主的问道,“这么快,你可以吗?”

    随即又觉得好笨,这孩子可是天才啊。

    “我和县一中的高校长说好了,我保证考全市第一,而高校长帮我准备学籍和资料,而且,我能读到今天,已经是极限了,我不能让顾叔在跟着为难,因为我已经长大了……”

    常卿的声音很轻,脸上也带着笑意。

    顾乔乔没在说话,常卿是一个聪明的,他未来的路很是辉煌。

    “那姐姐提前祝你金榜题名!”顾乔乔语气真诚,面带笑意。

    “乔乔姐,我会的。”常卿重重的点头。

    乔乔姐的鼓励,对他来讲,非常重要!

    “今晚过来吃饭,有很多好吃的。”顾乔乔热情的邀请着。

    “不了,我一会还要捡柴火。”常卿微笑着拒绝,随后从破棉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干净的纸包,递给了顾乔乔,“乔乔姐,这是你最爱吃的黑油油,我晒成了干,还挺好吃的。”

    说着不由分说的将纸包放到了顾乔乔端的盆子里,人也匆匆的跑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