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常卿的三个愿望!
    其实说起来上辈子的顾乔乔,嫁去帝都的时候,她十八岁,而常卿十六岁。

    只是听说他考上省城的大学之后,似乎就在也没有回过村里。

    不过顾天峰却总是能收到来自省城的各样的书籍。

    还有一些给子书和茜茜的复习资料。

    顾天峰爱书。

    顾茜茜爱学习。

    这些都是他们喜欢的,却是常家根本不需要的。

    顾天峰猜出来是常卿,却也不能毁了常卿的苦心。

    所以,村里人都以为那书是顾乔乔给邮的。

    此时此刻的顾乔乔,看着篱笆墙对面站着的少年,似乎和那个哭得稀里哗啦的清隽的男子重合在一起。

    她清晰的记得,还处在发呆状态中的她,被常卿拉去了门外。

    那番话,那场景,她以为自己忘记了,其实一点都没忘。

    他说,乔乔姐,从今以后,你就把我当成你的亲人,你的弟弟,我们一起等子书出来。

    他说,乔乔姐,你知道我也没有亲人,不要不理我。

    他说,乔乔姐,从今以后,我来保护你,不让你在受一点委屈。

    他说,乔乔姐,求你了,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

    他脸上还有泪水,可是却一直在对顾乔乔笑。

    手根本没松开。

    担心一松开,他的乔乔姐就再也找不到了。

    而这个时候,反应过来的常卿的领导和同事都急忙跑过来。

    毕竟进行的很顺利的宴会却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很多人都被弄懵了。

    而顾乔乔早就哑了好多年,她只是看着他不说话。

    而那时,她的头发花白,人也极瘦。

    然后一个同事就好奇的张口了。

    顾乔乔知道他没有恶意,但是那话还是让顾乔乔神色大变。

    “咦,常卿,这老大妈是谁啊?”

    常卿闻言大怒,一拳挥过去,正正打在那人的鼻梁上,瞬间鼻血直流,随后他就扑了过去,将那人按在地上,一边打,一把吼道,“那是我的乔乔姐,是我唯一的亲人,你在敢出言不逊我就打死你……”

    现场一片混乱。

    后来的顾乔乔没有躲开,毕竟这份工作对她来讲得之不易,虽然安晓兰是酒店的董事长,但是丽景豪并不是她一手遮天。

    况且顾乔乔实在是小的不能在小的人物,那些高层之间的争斗对她没有一点影响。

    所以,她在这里工作的一直很好,而且工资不菲。

    自那一天以后,常卿只要有时间就会来接她下班,他将一笔不菲的奖金还有工资本都交到她的手里。

    他在她面前,笑得像一个孩子一样的满足。

    他带她去看帝王的园林,他带她去看满是白色芦苇的雁湖……

    他笨拙的给她做饭,讲笑话哄她开心。

    他和她一起去看服刑的弟弟,将她要说的话,说给顾子书听。

    那是她仅有的满是温暖的八个月的时光。

    他是天才,也是国家的特殊人才,就算是想要平凡,国家也不会允许。

    那一天,他来告别。

    他不能告诉她真话,但是顾乔乔看到他身后跟着的两个军人时,就知道他要离开了。

    当时的他神情肃穆,定定的看着顾乔乔,一字一句,“乔乔姐,我平生有三个愿望,第一是研究出模拟声带,让你开口说话,第二是娶你为妻,我,你,和子书我们永远在一起,第三是打破空间时间定律,回到1989年,制止一切悲剧的发生!”

    那一刻的顾乔乔震惊的看着这个似乎早就已经长大的邻家弟弟。

    虽然知道这三个愿望不可能实现,但是顾乔乔还是哭了。

    那一刻的常卿站在门口,清瘦的身体挺的笔直,满眼都是坚定,他说,“等我回来,一定要等我回来……”

    可惜,她食言了!

    他是她的温暖,可弟弟子书是她活下来的唯一希望。

    弟弟死了。

    她无法在苟活下去。

    她将房子和存款都留给了他,然后在无留恋的结束了自己苦难的一生!

    冬日的风从篱笆墙的一侧吹来,她才倏然惊觉。

    忍去了眸子里的泪意,笑着看向常卿,“嗯,我回来了!”

    是的,她回来了,回到了所有悲剧都没有发生的1986!

    常卿的目光清澈如山泉水,他有些局促的揪着洗的发白的却明显小了一截的旧棉衣,半低着头问,“乔乔姐,你过的好吗?”

    “嗯,我过的还好。”

    “乔乔姐,你……你好像长个了……”

    “你也长高了,记得上次我走的时候,你还没我高,可你现在比我高半个头了……”

    “我比你高19公分……”常卿的声音带着喜意,似乎比顾乔乔高,是一件令人很兴奋的事情。

    顾乔乔惊讶了,好奇的问道,“你这是信口胡说的吧?”

    “我知道篱笆墙的高度,然后算出来的……”常卿不好意思的扭开了脸。

    顾乔乔笑了。

    这孩子其实一直都极聪明。

    “你后妈还打你骂你吗?”

    “只要我还能读书,这些都没关系的……”常卿面带微笑,对于后妈每天的打骂,似乎根本就不在意。

    而此时,大坑上的秦以泽,正在听顾天峰讲摆在炕桌上的木质茶碗的来历。

    竟然是顾爷爷和顾乔乔一起完成的。

    秦以泽似乎来了兴趣,他拿起了茶碗,仔细的打量起来。

    材质是一种很稀少的青绿花木。

    内里光滑如玉,淡绿色的茶碗里茶水也是同样的颜色。

    一共有四只。

    分别雕刻着梅兰竹菊。

    雅致至极。

    “这梅花和青竹是乔乔雕刻的,兰花和菊花是我父亲雕刻的,说起来已经有七年了,那时候乔乔还上小学呢……”

    秦以泽勾起嘴角,“梅花和青竹笔法稚嫩,但是却很有灵性……”

    她的手真巧!

    十二岁的孩子,就能在木头上雕刻出这么活灵活现的图案。

    而他也看到了前几天顾乔乔雕刻的十八罗汉。

    可以称得上鬼斧神工了。

    不甘寂寞的顾子书站在红砖地上,兴奋的说,“姐夫,姐夫,我翻跟头可厉害了,我给你翻一个……”

    说着,不等顾天峰制止呢,就真的在地上没用双手支撑,直接来了一个后空翻,然后觉得不过瘾,又来了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