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邻家少年
    随后,一个穿着粉色棉服的女孩身影,如一只粉色的小蝴蝶从红砖瓦房里飞出来。

    如一阵粉色的旋风奔到了顾乔乔的面前,一把的抱住了顾乔乔,开心的大喊道,“姐姐,我想死你了……”

    这是她的妹妹,顾茜茜。

    小丫头激动的小脸泛着绯红,和顾子书一模一样的眼睛闪着泪花。

    姐妹两个,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分开的这么久。

    然后就是一个中年妇女从屋子里急急的奔出来。

    利落的短发,秀气的面庞,眼睛在阳光下看着水润润的。

    而在她的身后,是一个有些消瘦的中年男子。

    戴着眼镜,斜飞的剑眉,紧抿着的唇,不疾不徐的步子,看着好像是民国走来的教书先生。

    有些严肃,不过面上却还是带着隐隐的笑意。

    至此一刻,顾乔乔的那颗无处安放的心,终于妥妥帖帖放在肚子里。

    然后身体回暖,四肢舒展……

    那是母亲连玉红,父亲顾天峰。

    这三个人,如今都好好的站在她的面前。

    顾乔乔抱着妹妹的手,又紧了紧,才终于不舍的松开,哽咽道,“茜茜,姐姐也想你。”

    然后满眼含泪,满怀期盼的看着迎面急急走来的连玉红,就想扑进她的怀里的时候。

    却没有想到,母亲似乎第一眼看到的是秦以泽,扬起了笑脸,却笑得有些许的局促。

    “……妈……爸……”秦以泽犹豫了一下,却还是礼貌的开口。

    “阿泽,快进来,外面冷,赶紧进屋,屋子里的大炕烧的可热乎了……”

    连玉红笑得很欢快,看女儿白白的小脸,就知道过的不错,再加上秦以泽礼貌而又不失亲切的问候。

    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然后又招呼女儿,“快带阿泽进屋,傻站着干什么?”

    顾乔乔眨了眨眼睛,看着连玉红已经带着秦以泽朝着院子里走去,有些没反应过来。

    顾茜茜在她耳边低语,“妈说了,一个女婿半个儿,你要失宠了,哈哈……”

    说着低低的笑起来。

    顾乔乔好笑的摸了摸妹妹的头发,又捏了捏红彤彤的小脸,亲昵的说道,“臭丫头……”

    随后,跟着连玉红他们走进了正房。

    这片土地的房子和关内还是不一样。

    没有东西厢房。

    只有一栋的正房,有的会在门口盖一个门房,比主房低,但是面积差不多。

    顾家人口简单,所以只有五间朝阳的正房。

    正房的旁边是仓房,放粮食冻货还有其他杂物的。

    房门开在正中央。

    一进屋就是厨房兼门厅。

    左右各有房间。

    一行人进了左侧的屋子,这里是客厅兼餐厅。

    靠着窗户是一溜的大炕。

    屋子地面铺着红砖,北侧放着一张八仙桌,旁边有两把椅子。

    顾乔乔楞楞的站在门口,甚至有那么一刻的恍惚。

    却被身后的妹妹笑嘻嘻的一推,进了屋子。

    随后,顾乔乔也总算是平静下来。

    不过对于她情绪的异样,家里人倒没觉得什么。

    秦以泽却眸光沉沉。

    怎么看顾乔乔,怎么就好像十多年都没回家的样子呢。

    顾家热热闹闹。

    秦以泽入乡随俗脱鞋上了炕,北方的炕真的是好东西。

    坐下去,热乎乎的。

    他想,回到部队后,也应该买一些红砖,然后找几个当地的泥瓦匠,不过记得二班长盘炕很有一手。

    家属院里有了这个火炕,应该会舒服很多。

    其实当地的居民也是家家户户都有炕,家属院因为是新建的,没人烧火,冰凉凉的炕,到不如睡在床上。

    不过现在部队也在逐渐建设中,所以,很多基础设施也在一点点的完善。

    弟弟子书名字秀气,人却很淘气,炕上炕下的,就像跳马猴子一样。

    农村人热情,谁家来个客人,都喜欢去凑凑热闹。

    今天的顾家也不例外。

    顾乔乔看到前世骂自己是丧门星扫帚星的那几个女人的脸孔,只是笑了笑,就不在说话。

    大家也没在意。

    毕竟在她们的认知里,顾乔乔还是一个新媳妇呢。

    害羞是肯定的了。

    有人就朝着顾乔乔的肚子看过去。

    厨房里的顾乔乔假装不知道,自顾自的帮妈妈剥毛葱。

    连玉红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肉和菜,幸亏她早有准备,否则,她今天拿什么招待新姑爷。

    乔乔这孩子,前几天打电话说这几天,还说不用管,也不用接。

    幸亏姑爷初一拜年打电话说如果时间允许,他会和乔乔一起回去。

    想到这里,看着女儿,眼底闪过慈爱,“乔乔,想吃豆包吗?”

    顾乔乔连忙点头,“妈,我想吃,可想吃了。”

    “豆包在仓房呢,你自己去取……”

    顾乔乔高兴的站起了身子,穿好羽绒服,看着屋子里和父亲聊天的秦以泽,再看了一下顾子书。

    她撇了撇嘴,觉得自己的弟弟好像要被秦以泽给拐跑一样呢。

    农村的院子最大的特点就是够大。

    顾乔乔仰头看了一眼蓝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空气真好啊。

    闻一下,浑身舒坦。

    她拿着盆就朝着东面的仓房走去。

    然后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笔直而又纤瘦的少年站在篱笆墙的对面。

    如远山的眉目,满是清隽温柔之色,脸色苍白,眼睛却黑亮的好像黑濯石。

    他似乎早就等在那里,看到顾乔乔,有些忐忑却还是轻声的开口,“乔乔姐,你回来了……”

    顾乔乔手里紧紧抓着手里的盆,凝眸看向那个穿着破旧,却难掩风华的少年。

    那是她的邻居,从小一起长大,比她小两岁,比弟弟大一岁,他的名字叫常卿。

    是顾爷爷给他起的名字。

    自幼丧母,后娘狠毒,对他不是打就是骂。

    他那老实到近乎窝囊的父亲却一声不敢吭。

    有一次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冲过去和那个女人一顿骂,结果败下阵来。

    常卿的后妈当之无愧的泼妇,各种恶心话说的顾乔乔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只能呜呜的哭。

    后来那女人被顾爷爷教训了一顿,老实了许多。

    不过自那以后,常卿就总喜欢跟在她的身后,怯怯的叫着乔乔姐。

    而谁又能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在七年后,成了华国最年轻的物理学家,获得了国际上含金量极高的某个奖项。

    然后那家最高物理研究所,在她所在的酒店举行了欢迎酒会。

    从来不和客人打照面的她,那天临时去宴会厅送了一箱酒。

    就在她打开大门的时候,一眼看到了台上站着的青年。

    她并没有认出他。

    但是,常卿却好似疯了一样的从颁奖台上朝她跑来,一边跑一边喊,“乔乔姐,乔乔姐……”

    在顾乔乔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一把的拉住了她的胳膊,瞬间就哭得跟个孩子一样,“乔乔姐,我终于找到你了,我找了你四年啊,却原来你在这里,呜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