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终于回家了
    “我……”顾子书被吼得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钱二狗不嫌事大的大声的喊道,“乔乔姐,你弟弟要拿砖头拍我。”

    “砖头哪来的?”顾乔乔吼道。

    “地上捡的……”顾子书被大姐给吓了一跳,但是却老实的回答道。

    “那地上有把刀你是不是也要捡起来去砍人家?”顾乔乔声音凌厉的质问着。

    随后不等顾子书反应过来,抢过旁边一个少年的木棍,朝着顾子书打去。

    顾乔乔以前教训弟弟的时候,经常这样捡起棒子就去打的。

    所以,顾子书条件反射的朝着旁边跳去,满腔的热情被顾乔乔扑头盖脸的一顿训斥,给打击的烟消云散。

    小少年的心底同时升起了委屈。

    他气呼呼的说,“臭姐姐,我不理你了。”

    说着,就要朝家的方向跑去。

    而没跑两步呢,就被秦以泽伸手抓住了棉衣的后领,整个人差点提溜起来。

    “放开我,放开我……”

    秦以泽没有松开手,不过力度却放松了许多,挑眉道,“你姐姐教训的有道理,虽然是半截砖头,但是却也是危险的武器。”

    他高大的身躯,还有那军人自带的威严,让顾子书没敢反抗。

    虽然只见过两次面,但是秦以泽却是他最崇拜的人。

    不过却咕哝道,“钱二狗和孙铁华就是欠揍。”

    其他的孩子,没敢嘲笑顾子书被他姐夫给抓住,不过钱二狗却嘟囔道,“你才欠揍呢。”

    “你再说一句。”顾子书气的嗷嗷叫。

    这顾子书也算是这石头镇的一个小霸王了,很多孩子还是很怕他的。

    况且这男人不但长的好看,身手也厉害,都没看他怎么动,就轻松的抓住了顾子书。

    难怪顾子书总说他的姐夫是大英雄。

    顾乔乔此时的才似乎反应过来,眼里闪过一抹内疚,可是却又觉得不安,不是她执着于前世不放。

    是因为弟弟的性子实在不羁,总爱闯祸,不打压一下,以后不定闯出什么祸事来呢。

    秦以泽松开了顾子书,他不大赞成顾乔乔不分青红皂白就训斥顾子书的做法。

    于是淡淡的扫视了一眼其他的孩子,问,“你们为什么打架?”

    钱二狗和孙铁华眼神躲闪,没吭声。

    不等顾子书说话呢,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小子,指着那两人,“他们拿着鞭炮要去麦垛那放,顾子书不让,然后打起来的,是钱二狗先动的手,我们这是为民除害。”

    秦以泽拍了拍顾子书的脑袋,顺势又捏了捏肩膀,说道,“难怪跑那么远,还面色如常,这身板挺结实,也挺有正义感,你制止的很对!”

    “真的吗?”顾子书的眼睛刷的一下贼亮。

    秦以泽点头,“发现危险隐患能及时制止,你是个好孩子,但是,行为上还要改正一下,最起码,要让他们心服口服……”

    “怎么改正,怎么让他们心服口服?”顾子书似乎忘记了刚才和顾乔乔生气的事,兴奋的问道。

    他现在最愁的就是这个。

    这些人表面服气,而是心理却一点都不服。

    “回去在告诉你。”秦以泽淡淡的开口。

    然后看着闯祸的孩子,认真的说道,“在麦垛旁放鞭炮是最危险的行为,今天风还大,很容易引起火灾,你们两个应该感谢顾子书及时的制止了你们,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以后再也不许这么做,听到没?”

    顾子书骄傲的挺起了胸膛。

    钱二狗连连点头,“再也不敢了……”

    顾乔乔看着其他的几个孩子,从挎包里掏出一把糖,笑呵呵的说,“来,给你们吃糖,不过以后可千万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万一着火了,你们肯定会被抓起来的……”

    几个孩子吓了一跳,不过看见糖,眼睛又都亮晶晶的,不客气的接过来,你一颗我一颗的分起来。

    似乎刚才的你追我赶不过是游戏而已。

    而小孩子也确实都这样。

    顾乔乔看着顾子书,歉意的说,“姐姐冤枉你了,对不起子书。”

    “哼!”顾子书傲娇的一扬脖,“刚回来就训我,亏我那么想你……”

    顾乔乔抱住了顾子书,哽咽道,“子书,姐姐也好想你。”

    顾子书却不好意思的挣脱开,顺势抢过一个旅行袋,但是却扬起了笑脸,“姐姐,姐夫,我们快回家吧,咱家人都盼你们盼了半个多月了。”

    随后连蹦带跳的走在秦以泽的身旁,似乎很为有这样的姐夫感到光荣一样。

    顾乔乔微微抬头,因为镇子里不烧煤炭,石头镇的天空即便是在冬天也很蓝。

    尤其今天,竟然好似蓝宝石一样。

    她的心情也终于再度雀跃起来。

    被顾子书这样一打岔,她的心情好了很多,一路上遇到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笑呵呵的打着招呼。

    不过当看到那熟悉的红砖大瓦房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恍惚。

    顾家的宅基地很大,顾爷爷也是村子里第一个盖红砖房的人。

    前后都是大菜园子,四周是黄泥沏成的半人高的土墙。

    夏天的时候,墙里墙外爬满了喇叭花。

    大门朝南开。

    是两扇用杨木打出来的大门。

    她看着半开的大门。

    垂在身侧的手,死死的攥起。

    无人能理解她的心情。

    虽然是两辈子,但是记忆里也不过是过了几年的时间。

    她所有的记忆都停在那一天。

    她没等身体恢复好呢,也没等再见到被抓进去的弟弟一眼,就接到了母亲和妹妹的噩耗。

    而爸爸在她的昏迷的时候,就已经去了。

    后世是秦家人处理的。

    可是在母亲和妹妹先后离去的那几天,秦奶奶也去了,秦小雨被送进了医院。

    沈蔓茹看到她,都恨不得杀了她,怎么可能去管顾家的事情。

    她拖着满是鞭痕的身体,忍着喉咙的剧痛,踉踉跄跄的上了车。

    等她到了家门的时候,在大门口摆着两具棺材……

    顾乔乔神智有些恍惚,眼底弥漫起了雾气,秦以泽凝眸看向她,微微的蹙起了眉头。

    而顾子书却不知道顾乔乔心底的噩梦,他拿着旅行袋,一把的推开了大门,顺着院子的通道朝着主房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爸妈,茜茜,姐姐和姐夫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