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军区招待所
    顾乔乔的眸光有些躲闪,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几乎将整个小脸都缩进了大围巾里。

    那样子,又让秦以泽想起了那只小松鼠。

    他想,顾乔乔的这个样子,应该是明白了。

    嗯,只要明白了就好。

    解释什么的,其实他一点都不擅长。

    那个高大的军人已经快步的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先是咧开嘴笑了。

    然后又用拳头彼此捶了对方一拳。

    看起来力度很大。

    可是两个人却都纹丝不动。

    随后,眼里闪过怀念,伸出手,彼此轻轻的拥抱了一下。

    那种战友情谊,溢于言表。

    男人是典型的北方男人,脸部线条菱角分明,眼睛很亮,年龄大约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一张口就让顾乔乔觉得很亲切,“阿泽,这是弟妹吧?”

    秦以泽看了一眼顾乔乔,看她很礼貌的将自己从围巾里扒出来,也笑了,“这是我的妻子顾乔乔。”

    随后指着军人,介绍给顾乔乔,“这是我的战友,叫李大志,你叫他大志哥就可以。”

    顾乔乔微微一笑,“大志哥。”

    随后不在寒暄,毕竟这里的温度已经零下二十多度了,在加上起了风,所以,天气格外的寒冷。

    吉普车开的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开进了北方军区的大院。

    这里有专门招待来往军人的一个招待所。

    服务员也是刚入伍的小兵,都特别会来事。

    颠颠的给顾乔乔打来了热水,又拿来了新毛巾,顾乔乔笑眯眯的道谢。

    然后拿着毛巾去洗漱。

    在车上虽然也洗脸,但是毕竟和落地之后不一样。

    顾乔乔洗漱好之后,以为秦以泽会过来,可是出来之后,房间里却没看到人。

    这是一个套房。

    看来是招待首长用的。

    军绿色的床单都是干干净净的。

    而且平整的让顾乔乔都不敢坐下去。

    她朝着客厅走过去,客厅传来了男人的说话声。

    门是虚掩着的。

    秦以泽和李大志分坐在沙发的对面,不知道在说什么,李大志微垂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而秦以泽则是很平静,甚至给李大志倒了一杯茶。

    片刻之后,李大志终于抬头,胡乱的擦了一把脸,随后拿起了茶杯咕咚咚的喝下去。

    喝完又胡乱的擦把脸,才哈哈的大笑起来。

    而秦以泽依然不动声色。

    顾乔乔感觉秦以泽的视线朝着她这边扫过来,她连忙的转身躲开。

    他们没有说什么机密的事情吧。

    不过,她可是一个字都没有听到。

    不一会,秦以泽就从客厅走过来,洗漱好之后,带着她去了食堂。

    晚餐很简单,可却很亲切。

    五花肉炖酸菜,白菜粉条大骨头,两碟咸菜,还有一盘大馒头。

    在配上两碗大碴粥,吃的顾乔乔头都没有抬。

    李大志也才知道顾乔乔是北方人,再看她一点都不矫情的样子,很是亲切。

    对着秦以泽挤挤眼睛,又悄悄的竖起了大拇指。

    秦以泽扫视了他一眼,淡淡的笑了笑。

    男人在一起,总是要喝几杯的。

    不过毕竟是军人,还是军区大院,有纪律规定,所以喝了一小杯意思意思就改成了喝茶。

    顾乔乔看他们依然在聊天,内容天南地北,涉及到了各地的风土人情,虽然很吸引人,可是却还是抵不过疲乏。

    顾乔乔先回了房间。

    床铺还是那么平整,她却还是带着浓浓的睡意一头栽了过去。

    睡得很沉,秦以泽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道。

    时间过得很快。

    第二天的中午,顾乔乔和秦以泽站在了镇子的入口。

    这是典型的北方农村镇子。

    名字叫石头镇。

    镇政府在石头镇的中心。

    家家户户都是独门独院,有的依然是泥房,有的却盖上了红砖大瓦房。

    而顾乔乔的家在石头镇的西面,和中学离得不远。

    都说近乡情怯。

    顾乔乔站在那里,有些紧张。

    手紧紧的攥着,强迫自己不去想自己上辈子最后那次回家的绝望和痛苦。

    从那以后,在没敢回来!

    只有到了父母和妹妹的忌日,才敢对着北方遥遥的磕头,放声痛哭……

    秦以泽也没动。

    只是静静的看着又将小脸埋进围巾的顾乔乔。

    看她拼命的在眨眼睛,似乎是想将眼泪给憋回去。

    他等,等顾乔乔恢复正常。

    片刻之后,顾乔乔抬起腿,有些迫不及待的朝着顾家走去。

    秦以泽拿着三个旅行袋,很是悠闲的跟上去。

    说是镇子,其实就是一个大村子。

    路上的积雪从来没有清扫,可却也被马车还有人给踩压得结结实实。

    虽然过了正月十五,但是这村子里的年味依然十足。

    偶尔的还能听到小孩子放小鞭的笑声和轻微的鞭炮声。

    正在这个时候,前面跑来一群少年,前头的在拼命的跑,后头的在拼命的追。

    后头的那个少年年约十五六岁,手里似乎拿着东西,一边跑,一边喊道,“钱二狗,孙铁华,你们给老子站住……”

    而在他的身后还有两个小少年,手里拿着木棒,也在跟着叫嚣。

    于是,这群人就朝着顾乔乔和秦以泽的方向跑来。

    大约有七八个孩子,如一阵风一般的刮过了顾乔乔的身旁。

    没等顾乔乔看清呢,前头逃跑的两个孩子惊喜的又掉头跑回来,在顾乔乔面前又蹦又跳,“乔乔姐,乔乔姐,你回来了……”

    随后又指着身后追来的几个少年告状道,“乔乔姐,你弟弟要拿板砖拍我,你快管管他!”

    顾乔乔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跑的脸蛋通红的少年。

    斜飞的剑眉,高挺的鼻梁,眼尾微微上挑,更显得桀骜不驯。

    这是她的弟弟,她唯一的亲弟弟——顾子书。

    最后的记忆是那安静的仿佛解脱一般的尸体,而如今却这样鲜活的朝着她奔来。

    阳光都似乎在他的眼睛里跳跃。

    来不及去仔细看,就被顾子书一把的抱住,兴奋的大喊着,“姐姐,姐姐,你回来了,你为什么不让我去接你们。”

    随后又对着淡笑的秦以泽很是崇拜的喊了一声,“姐夫!”

    不等秦以泽张口,顾乔乔一把的推开了弟弟,颤抖着的手指着他手里的半截砖头,厉声的问,“顾子书,你拿砖头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