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我在你眼里到底不堪到什么地步?
    顾乔乔一开始没听懂,她跟着就追了过去,小跑着撵上,略喘息的问道,“那你到底同意不同意?”

    秦以泽站在楼梯处,看着似乎没听懂的顾乔乔,神色有些莫测。

    顾乔乔到底有多少面孔,已经不是他想知道的了。

    他想知道的是,为什么又出尔反尔?

    提出离婚的时候,态度那么坚决。

    而转眼之间又要考虑。

    可这考虑的时间太长了点吧。

    还有,明明看起来很聪明的女孩,怎么就没听懂呢?

    他表达的很深奥吗?

    车子还没来,秦以泽看着她急于知道答案的样子,似乎漫不经心的问道,“为什么是三年?”

    顾乔乔咬了下嘴唇,嘴角的旁边传来了一丝刺疼,她不由自主的嘶了一声。

    心里却想,是啊,为什么是三年呢。

    按正常的情绪来讲,三个月还差不多。

    “那就一年吧。”

    一年的时间,也不知道够不够呢。

    “你的嘴唇怎么破了?”秦以泽确实是刚发现,似乎有血渍,可是恢复过来的顾乔乔唇色本就嫣红,所以才不易察觉。

    顾乔乔一愣,本能的伸手就要去摸,秦以泽动作很快,放下旅行袋就拦住了顾乔乔的胳膊。

    随后又不动声色的放下,蹙眉道,“手上都是细菌,我带你去医务室。”

    而此时圆脸小伙也颠颠的走进来。

    他将行李都搬去了外面的车上,而秦以泽却带顾乔乔朝医务室走去。

    顾乔乔自己刚才咬破了嘴唇,因为她所想的实在是让她恨意难消。

    所以忽略了嘴唇的疼痛。

    其实,只要用手摸一摸就好了。

    真的。

    可是秦以泽却说手上有细菌。

    她也只好闭了嘴。

    伤口不大,简单的消了毒还给开了点药,两个人就朝着火车站驶去。

    这里是距离帝都有几百里的一个小县城,冬天的太阳总是落得很早。

    锅炉的烟囱冒出来的黑烟,因为温度低,似乎都在县城的上空盘旋。

    顾乔乔趁着秦以泽不注意,还是将手指放在了唇上。

    几息之后,才悄悄的拿下来。

    可是刚才的话题却不好在问下去了。

    毕竟有司机,还有一脸热切的小圆脸。

    他不停的没话找话,而且乐此不疲。

    所以尽管秦以泽回的很少,车子里却还是显得很热闹。

    等到了站台,秦以泽伸出手,轻握成拳,在小伙子的胸口捶了一下,“身体素质不错,脑子也够灵活,不要荒废了训练,期待你早日成为刑侦英雄!”

    小圆脸激动的差点哭了。

    啪的一下,立正,敬礼,声音不大却很坚定,“报告首长,我一定不会辜负首长的期望!”

    顾乔乔想问的话,更不好问了。

    很快的上了车,顾乔乔才知道,已经换好了卧铺票。

    不过这两张卧铺票是下铺,然后又换给了两位年过七十的老夫妻。

    顾乔乔没有任何意见。

    那上铺年轻人没问题,老人可受不了。

    在下面解决了晚餐之后顾乔乔就上了上铺。

    因为是始发站,老人刚才一直在下铺坐着,所以上面的枕套被套还有床单都很干净。

    秦以泽也在对面的卧铺躺下。

    他的个子大约有一米九吧,看着秦以泽闭目敛神,仿佛不想在说话的样子。

    扫了一眼他微弯的身体,顾乔乔慢慢的回过味来。

    他刚才说的应该是同意了的意思吧?

    可是,这跟他一辈子只结一次婚有关系吗?

    管他呢。

    只要没说不同意,就当他是同意!

    车外完全的黑下来,也许在野外,所以看不到一点灯光。

    而列车哐当哐当的声音,此时却仿佛如催眠曲,顾乔乔很快睡着了。

    接下来的一路很平静,在次日的傍晚到了终点站。

    当听到那熟悉的乡音的时候,顾乔乔很激动,心脏也似乎要跳了出来。

    不过还要在这里住一晚,明天早上才有去家里的客车。

    顾乔乔想,在出站口,应该就和秦以泽分开了。

    因为她记得很清楚,去往边城的火车只有一趟,是半夜十一点发车。

    此时距离发车时间还有不到四个小时。

    看秦以泽依然拿着她的旅行袋朝前面不疾不徐的走着。

    那个方向可不是候车室啊。

    顾乔乔急了,一把的拉住了自己的旅行袋,忙说道,“好了,旅行袋给我,你去候车室吧。”

    说着就要接过来。

    没想到,秦以泽根本就没松手。

    顾乔乔疑惑的看着他。

    夜晚的灯光有些晕黄,北方的省城比帝都又低了十几度。

    所以,秦以泽的眉目就看着有些冰寒。

    几息之后,他似乎忍了忍什么情绪,嘴角微微勾起,问顾乔乔,“你觉得我会让你一个女孩子独自一人住旅店吗?”

    “我……”

    “你觉得我会让你一个人回家吗?”

    “我……”

    “顾乔乔,其实有的时候我真挺好奇,我在你眼里到底不堪到什么地步?”

    “可是……我……”顾乔乔在秦以泽平静的质问下,有些张口结舌。

    她确实真的没想过要和秦以泽一起回家这件事。

    她也没觉得一个人住旅馆,有什么可担心的。

    可她忘了,如今的她才十九岁,这几年,省城的治安并不好,熟知这里很多内幕的秦以泽怎么可能丢下她一个人。

    而他,也不可能让顾乔乔一个人回家。

    就算是离婚了,他也会将她安全的送回去。

    秦以泽心里说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

    他被战友信任惯了。

    战场上,他们可以放心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他。

    所以对于顾乔乔的态度,他觉得心口有些不舒服。

    可是看到顾乔乔语噎的样子,却又觉得自己纠结这个,真是无聊。

    很快的收起了情绪,秦以泽对着不远处招招手。

    顾乔乔顺着他视线的方向看过去,然后看到一个穿着军大衣的军人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身后是一台军用吉普车,北方人都直接叫212……

    这个时候的顾乔乔才终于明白,秦以泽早就安排好了。

    他根本就没想让她独自一人住店等车回家。

    而她也明白了,秦以泽那满满的两个旅行袋应该是给她家里人的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