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我这辈子,只结一次婚!
    而一旁的安晓兰一直在笑着,是那种很开朗的让人心生好感的笑容。

    根本就看不出来其他的情绪。

    顾乔乔还可以看出,安晓彤和安奶奶亲,而安晓彤的亲生母亲和亲大哥,和安晓兰的关系好。

    而安晓彤的母亲看自己的女儿,竟然还带着一点说不出来的复杂。

    这还真是奇怪的一家人啊。

    可是谁又能想到呢?

    在五年后,也就是1991年,这一家人就只剩下一个安晓兰了。

    那中风成植物人的安奶奶,其实就是一个活死人。

    其他的人,都死了……

    顾乔乔心里泛起了冷意,这安家的安晓兰会是无辜的吗?

    因为安家人还要急着回去给安晓彤看病,所以,就准备告辞启程了。

    顾乔乔将他们送出了招待所,看着安晓彤被安晓兰扶着就要上车。

    她还是没忍住,笑呵呵的开口轻喊道,“晓彤姐姐,我们还没留地址呢,你过来我们交换通信地址。”

    秦以泽挑挑眉,没有说话。

    安晓彤一愣,她们已经交换过联系方式了,但是她是一个温柔乖巧的女孩。

    所以很听话的快步的走到了顾乔乔的身边。

    而顾乔乔拉着她背过了身子,拉着她的手,悄声的说,“花钱雇人卖掉你的人,不一定是你的仇人,也许是你身边的亲人朋友,记住,不要相信任何人,遇事多长几个心眼,多看,少说,勤观察,你肯定会找到害你的人的……”

    顾乔乔清晰的感觉到安晓彤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了一下,可是就算是顾乔乔已经猜出来那最后的受益者安晓兰,也许就是罪魁祸首,但是,她又如何说得出口呢。

    谁会相信她呢?

    因为她所知道的,都是没有发生的事情。

    安晓彤认真的看着顾乔乔,“乔乔,谢谢你,以后我们可以经常通电话或者写信吗?”

    “当然可以。”顾乔乔说完,对着她莞尔一笑,“晓彤姐,快去吧,你的家人都在等你呢……”

    安晓彤用力的点点头,深深的看了顾乔乔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从今天中午开始,在看到顾乔乔的那一眼时。

    心里就无比的妥帖。

    似乎,她可以做她的主心骨一样。

    这样的感觉有些可笑,因为顾乔乔比她还小两岁呢。

    可是,这样的感觉却又真实无比。

    安家人都离开了。

    没人注意到安晓兰投向秦以泽那满是恶毒和恨意的一个眼神。

    虽然转瞬即逝,但是却依然被上辈子就对她没有好印象的顾乔乔给敏锐的捕捉到了。

    也许是秦以泽也感知到了。

    他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两辆轿车离去的方向,就收回了目光。

    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问顾乔乔,“今天的事情都很顺利,你身体没问题的话,我们今天就走。”

    顾乔乔也看了下时间,问道,“还有一个半小时,来得及吗?”

    秦以泽点头,“这里到车站只有二十分钟,完全来得及。”

    顾乔乔回身就走,“我去收拾下行李。”

    秦以泽随后跟着上去,并让昨晚的圆脸小公安马上安排车。

    到了二楼的房间里,顾乔乔将洗漱用品装好,戴上围巾,其他的也没动,所以不用在收拾。

    秦以泽也是如此,但是他的速度就极快。

    顾乔乔尽量避免自己和他的视线碰上,因为,她一看到他,就想起了前世。

    那场灾难里,秦以泽并不是无辜的,如果没有他,她怎么可能去帝都?

    假如不去帝都,那些悲剧就不会发生。

    虽然她知道自己是在迁怒,但是眼前没有别的现成的仇人,她也没有办法。

    不过今天还是报了仇。

    那人贩子,也许下半生都要在监狱里度过了。

    还敢威胁她?

    真是找死!

    看到秦以泽拿过军用包,顾乔乔几步走过去,轻声的开口道,“将你写的离婚报告拿出来,我想起来你好像写错两个字……”

    秦以泽一怔,他刚才就察觉顾乔乔的情绪又发生了变化。

    那好几天没看到的恨意又出现了。

    而这样的认知,让秦以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甚至想起了千面观音一词。

    此时看顾乔乔认真的样子,他痛快的翻出了离婚报告递给了顾乔乔,“哪两个字?”

    他倒要看看这丫头又要干什么。

    就见顾乔乔看都不看的将离婚报告折叠好,随后就放在了她的那个黑色小挎包里。

    然后抬头看着他。

    “我觉得现在离婚太草率,我想在考虑一下。”顾乔乔有些霸道的开口。

    秦以泽勾起嘴角,神情似笑非笑,慢条斯理的问,“你还要考虑多长时间?”

    其实,他的心里是意外的。

    “三年。”顾乔乔回答的干脆利落。

    她想清楚了,现在和秦以泽离婚,也许真的一了百了。

    从此再无烦恼。

    但是,她的仇未必报的成。

    没有了这些内在条件,那么那些外在条件就无法成立。

    而上辈子的仇,她一定要报!

    不是没发生,就无辜了。

    她能回来,就是来讨债的。

    她要将那些人统统的扔到地狱里去。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没有秦以泽,还真不行。

    最起码,她就得不到关于人贩子组织的一些内幕消息。

    而只有得到线索,才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

    顾乔乔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对不对。

    但是不管对错,总要实验过后才可以。

    还有,最重要的是,她需要强大起来。

    只有这样,才可以有资本和那未知的敌人斗上一斗。

    所以她告诉秦以泽,时间为三年。

    三年的时间。

    和上辈子一样。

    足够尘埃落定了!

    秦以泽索性将军用挎包都放进了旅行袋里,然后拿着旅行袋,很是气定神闲的说,“我以为你要考虑一个月。”

    “怎么,你着急了?”顾乔乔不屑的开口问道。

    秦以泽没有开口,只是淡淡的看着顾乔乔。

    “你着急想要在结婚吗?”顾乔乔挑眉问,眼角却划过一抹深思。

    如果是这样也没事,在想别的办法好了。

    秦以泽却忽然开口,声音低沉,“我这辈子,只结一次婚!”

    说完,不待顾乔乔说话,顺手又拿起了顾乔乔的旅行袋,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外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