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到底是谁?
    一个可怕的念头浮上了她的脑海。

    那个人,不单单是要她永远消失,还要顾家人都死绝啊!

    那么,弟弟是真的死于心脏病吗?

    她看到了弟弟的遗体,神态很是安详,似乎解脱了一般。

    而证明上面也写的清清楚楚。

    因为情绪激动,导致突发急性心脏病,而导致死亡。

    弟弟为什么会情绪激动?

    他走之前,知道了什么吗?

    可惜,当时沉浸在痛苦和绝望中的她,根本没去细想。

    别说当时了,就在秦以泽刚才告诉自己真相之前的她,也从来没去想过这么深的问题。

    顾乔乔的脑子里好像要爆炸一样,她不得不深呼吸,不停的掐着自己的胳膊让自己清醒。

    她想,这一步一步的将顾家人都逼死而又不沾一点鲜血的人,到底能力有多大?

    可以遥控指挥车辆爆炸,可以将刀仍在人来人往的帝都车站。

    而又恰巧被弟弟看到。

    这时间掌握的这么好,是一个人做的吗?

    白芸有这么大的能力洒下这么大的一张网吗?

    或者是林清欢?

    也或者是楚蓝?

    这三个人如果恨她可以,但是凭什么要恨她的家人呢?

    她的父亲是清贫的教师,母亲是家庭妇女,爷爷奶奶已经去世。

    虽然有个有钱有势的秦家,但是正直而又书生气十足的父亲从来没有去享受过秦家的一点好处。

    他不屑于如此,是因为不想让被人看轻了他的女儿。

    所以,她家的生活条件一般,还住在农村的镇子上,有让人伤害他们的理由吗?

    那么最大的嫌疑人就是白芸了。

    记得她和白芸在随军之后联系的就很少了。

    在随军之后的一年后,也就是在她出事的两年前,去执行任务的秦以泽扔给了她很多书,记得大约有五十几本。

    中外名著,笔记杂谈……

    并规定每一本都写下读后感。

    那时候她在那个家属院里和别的军嫂关系很紧张,后来因为发生了很多事,甚至导致她寸步难行,人人喊打……

    而对于秦以泽交代的事情,她向来执行的不打一丝折扣。

    认真的看,认真的写笔记。

    后来秦以泽回来的时候果真检查,而且检查的很认真。

    并且将不合格的扔给她,让她重新读一遍,重新写一次。

    她开心的照做了。

    然后就这样的过去了一年。

    而她也惊奇的发现,似乎很多事情都变了模样。

    本来看着很面目可憎的几个邻居,她竟然也可以对她们露出微笑。

    自那以后,冲突越来越少,而她也居然觉得她可以做好多事情。

    期间秦奶奶将刻刀给她邮了过来,因为秦以泽偶然间得到了一块玉石。

    他说有点像虎啸山林。

    于是她就记了下来。

    她准备将玉石雕刻出来,作为生日礼物送给秦以泽。

    那时候的秦以泽虽然依然冷冷淡淡的,但是和她说的话,却慢慢的多了起来。

    虽然依然分房而睡,但是他只要有时间就会给她做饭,也会和她聊一些战友间的趣事。

    后来虎啸山林雕刻的很成功,秦以泽让她回帝都,给她介绍了几家关系不错的古玩店,然后让她去学习观摩一下。

    想到这里,顾乔乔的眼眸有些阴沉,约她在天门街一家茶馆见面的是白芸!

    白芸说她有个亲戚在御宝轩,喜欢在那里喝茶,她可以介绍他们认识,然后顾乔乔可以去里面随意的观摩学习。

    再然后,她就再也没见过白芸,也几乎没有听到她的消息。

    是白芸吗?

    她恨她,她可以理解,可是为什么连她的家人都不放过呢?

    可这里还是有很多的疑点。

    顾乔乔不再去想了。

    因为秦以泽,她成了几个女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包括那个后台强硬的楚蓝。

    如果此时此刻秦以泽在这里,顾乔乔想,她一定会扑上去和他拼命的吧。

    可是,别说她打不过他,她和他拼命的理由是什么呢?

    因为这所有的不幸都没有发生!

    顾乔乔看着青紫的胳膊,缓缓的放下了毛衣,平静的整理起自己的头发。

    她看着镜子里那张沉静如水的脸,她想,经历的多了,果然不一样。

    此时的她,谁会知道她在想什么呢?

    而且,那家人肯定会来感谢她的。

    果然她刚刚整理完,就听到走廊传来了说话声。

    秦以泽推开了门,一个面目慈和的老人和安晓彤站在门口。

    身后是一个穿着讲究的中年妇女,和沈蔓茹的年龄差不多,旁边是一个高个子的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

    而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个似乎转头看什么东西的女孩。

    似乎比安晓彤大一点。

    烫着波浪的卷发。

    而在她回头的那一瞬间,顾乔乔一下子愣住了。

    她悄悄的吸了一口气,感谢今天的打击让她的心脏变得坚强。

    那个女人她认识。

    是她上辈子工作的那家酒店的董事长兼总经理。

    叫安晓兰。

    那家酒店叫丽景豪大酒店。

    旗下还有两家分店。

    据说她是去世的前董事长的养女。

    有人说她命好,也有人说她命硬。

    因为安家的前董事长和夫人,还有唯一的长子死于一场车祸。

    只剩下中风的前董事长的母亲住在医院里。

    可是没听同事们说安家还有一个女儿叫安晓彤啊。

    但是,安晓兰她是不会认错的。

    有一次她进后厨检查,因为地上有一摊刚弄上没来得及擦的水渍就大发雷霆。

    言辞刻薄恶毒,将所有人的尊严都踩在了脚底下。

    后来硬逼着厨师长助理的她,跪在地上将水渍一点点的擦干。

    她那张看似艳丽无双的脸,她怎么可能会认错呢?

    顾乔乔掩去了眸子里的万千思绪,笑着看向众人。

    依然是感谢的话。

    不过感谢的是秦以泽,对被挟持的顾乔乔表达了十万分的歉意。

    顾乔乔看了一眼秦以泽,对外的口径竟然是这样的,显然那个团伙的势力很大。

    顾乔乔自然是顺势而为的客套了一番。

    而其他人也同样表示了问候。

    不过安家老太太看她的目光却格外的慈爱。

    显然她是知道内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