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她更恨秦以泽!
    “吓到了吗?”秦以泽蹙眉问道。

    “他交代的是真的吗?”顾乔乔喃喃的问道。

    “是真的。”秦以泽点头,却不欲多说,“这个案子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结案的,涉及的范围太大,为了你的安全,我将你从这个案子剥离出来,从此之后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也是没有公安来找她问询的原因。

    顾乔乔木然的点头,艰涩的开口,“我知道。”

    秦以泽忽然看了一眼窗外,开口道,“安家来人了,我出去下,一会在叫你。”

    说完之后,他看她的脸色依然不好,就给顾乔乔倒了一杯水,却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顾乔乔的身体发冷,她蜷缩着蹲下来。

    如果秦以泽说的没错,那么上辈子的她,也是人贩子的订单。

    那么,下订单的人是谁呢?

    是谁想要她永远的消失?

    是谁想要毁了她的一生?

    是白芸?

    楚蓝,朱晓红?

    还是其他她不知道的嫉妒她的女人?

    想到这里,顾乔乔的心里升起了无边的恨意,竟原来,上辈子她以为不过是被人贩子偶然看到然后迷晕的事实,其实却有着这样令人愤怒的恨不得想要杀人的真相!

    是谁啊!

    她挡了谁的路啊。

    顾乔乔狠狠的攥着手,无声的怒吼着。

    她的眼底干涩,也很疼痛,但是却没有一点泪水。

    她唯有的就是恨,无边无际的恨!

    她恨那个所谓的下订单的人,她恨丧尽天良的人贩子,她更恨秦以泽!

    如果不是他,她会被人那么嫉妒吗?

    如果不是他,她会遭遇那么多的痛苦吗?

    他没有好好的保护她,他不配做一个男人!

    而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被拐卖,她的父亲怎么可能连夜坐车前往帝都,随后半路出了车祸,当场死去。

    父亲死了,母亲随后就得了重病,弟弟只身一人来到帝都,谁都不知道他带着刀……

    妹妹为了救治母亲,借了高利贷,在母亲死后,无法偿还。

    而唯一的姐姐住在医院,唯一的弟弟差点杀了人。

    所以,那个已经走投无路的,但是却已经接到帝都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妹妹,怀揣着录取通知书和全家福,结束了年仅十八岁的生命。

    短短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顾家与秦家一共十人,死了四个,伤了两个,一个被关禁闭,一个进了公安局……

    是谁啊,是谁这么大的本事,制造了这样一场惨绝人寰的灾难啊!

    顾乔乔好似一只受伤的小兽一样的低低呜咽着。

    她死死的咬着嘴唇。

    直到口腔里传来了一丝血腥味,她才似乎终于的清醒过来。

    顾乔乔扶着墙壁站起来。

    忽然抬手,狠狠的掐住了自己胳膊,直到剧痛传来,她才缓缓的站直了身子。

    看着灰蒙蒙的天空。

    她想,这是连老天都看不过眼,所以让她回来报仇的吗?

    是的,她要报仇!

    都说前世因,今生果。

    那么,这辈子她一定要找出那个给人贩子下订单的人,她也要让那个人,尝一尝家破人亡的痛苦。

    她也要让那个人一辈子都活在地狱里。

    强烈的仇恨,让顾乔乔的眼眸好似深夜里璀璨的繁星,却又如两道深不可测的漩涡。

    不知道在酝酿着怎么样的风暴。

    楼下传来了哭声,还有人说话的声音。

    显然劫后重生,让那一家人喜极而泣吧。

    顾乔乔挺直了脊梁,眸色幽深的盯着窗外。

    可是,这个仇该怎么报?

    今生命运的轨迹不管如何都发生了很多变化。

    那个人还会下订单吗?

    如果自己和秦以泽离了婚,还会成为那个人的威胁吗?

    此时的顾乔乔冷静的可怕,她仔细的回忆着前世的一切。

    如果那人是白芸或者是其他爱慕秦以泽的女人,那么,应该在她出事后,成功的嫁进秦家,才算是达到目的。

    可是,秦以泽一直未娶。

    那么,接下来的那些事,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顾乔乔倏然间后背一凉,不对,时间不对!

    她被拐不到五天就被秦以泽救回来了。

    五天的时间其实不漫长,那么是谁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家人呢?

    是秦家人?

    顾乔乔拼命的回忆着回来之后,在医院里的点点滴滴。

    不对,不是秦家人!

    她想起来了,秦奶奶哭着告诉她,她被拐这事暂时一定要瞒着她的家人,等以后嗓子好了,身体恢复了,在一点点说。

    记得秦奶奶老泪纵横,拉着她的手声音哽咽,“乔乔啊,我也是当母亲的人,我知道孩子都是母亲身上的肉,我们没看护好你,已经对不起你了,再让你的爸妈知道你成了这样,他们该多痛苦,我对不起他们,就让我老太太自私一回,先瞒着吧,等你好了,我亲自在他们面前赔罪……”

    那么,这个电话肯定不是秦奶奶打的。

    也不是秦家人打的。

    她记得弟弟说过,他捅伤了秦小雨之后,才知道她早就被秦以泽救回来住进了医院。

    如果是秦家人,不会在第五天的时候给顾家人打电话,就算是打电话了,也只会暂时瞒着病情。

    可是他们却不会愚蠢到骗弟弟说他的姐姐被秦家人给卖了。

    没错,弟弟当时接的电话就是这样的。

    弟弟说那人说他也是秦家人,是实在看不过眼才通知他的。

    所以,这个打电话的人是秦家的谁?

    弟弟只说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操着一口熟练的帝都话。

    所以,他才坚信不疑。

    还有给爸爸打电话的人是谁?

    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为什么连夜出发?

    父亲的车祸的后续是秦以泽处理的,但是那车子已经爆炸了,人也被炸的惨不忍睹。

    那是一辆小客车。

    里面只有司机和父亲两个人。

    公安转述秦以泽的话,说是爆炸蹊跷,已经立了案。

    后来,这事就一直在调查中。

    还有,给弟弟打电话告诉秦家的地址的那人到底是谁,还有弟弟手里的那把刀。

    据弟弟说是他在车站捡到的。

    这一切,是巧合还是偶然?

    在脑子里盘桓了那么多的为什么之后,顾乔乔却倏然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