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人贩子的订单
    将离婚报告放在了帆布口袋里,他回眸看向顾乔乔,“我知道你归心似箭,不过你昨天被吓住了,医生开了些安神的药,一个小时后,记得吃了,还有昨天你救下的那个女人,还没有醒,人贩子那里,依然在审讯中,我想,明天下午在动身……”

    顾乔乔没有犹豫的点头,“可以。”

    秦以泽的视线落在了顾乔乔的头顶,凝滞了一下,端着托盘走了出去。

    下午的时候,那个女孩醒了,她的记忆和上辈子的顾乔乔一样,是被一块布捂住了口鼻,随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然后迷糊的记忆里,似乎是在做梦,梦里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但是记忆最深的是一个女孩清脆而又焦急的声音。

    似乎在喊她快醒过来,有坏人要害她。

    她也知道有坏人,可是无论如何都醒不过来。

    所以,在清醒的时候,在听女民警告诉她事情经过的时候,她才知道,这不是梦。

    所以,当时就起身来见顾乔乔了。

    顾乔乔还在整理着东西,门就被推开了。

    一个面色苍白,但是一看就教养极好的女孩出现在门口。

    鹅蛋脸,眼睛很水灵,温柔而又清秀。

    然后满眼含泪,对着顾乔乔深深的鞠了一躬,哽咽道,“顾小姐,你和秦先生的大恩大德我永世难忘……”

    接下来的话,她说不出来了。

    只是泪眼朦胧的看着顾乔乔。

    她知道,假如没有眼前这个俏丽的女孩,她就会被卖进大山,她不是不谙世事的无知少女。

    她知道,一踏进那深山,她这辈子就完了。

    闺蜜的一个同学在三年前被人拐卖,到现在生死不知。

    她的家人一直找到现在,依然音信皆无,本来幸福的一家人,每日活在痛苦中。

    她想继续对着顾乔乔说感激的话,但是却说不出来。

    无语凝噎,是她最好的写照。

    可是她生性腼腆,有些话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出来。

    顾乔乔连忙拉过她,两个人坐在了床上,“你的心情我理解,你的谢意我也收到,其他的就不用说了。”

    “我不大会表达谢意,可是你们的恩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我会报答你的。”

    “嗯,我理解你的心情,不过你不要这么客气,既然看到了,我不可能不管……”

    说道这里,顾乔乔心里却想,如果不是她听出了人贩子的声音,如果不是她有相同的遭遇,如果身边没有秦以泽……

    依照母子二人的心狠和狡诈,结果是什么样,谁都无法预料。

    而就算是有人看出不对,又有几个人敢站出来呢?

    不是说人情冷漠,是因为站出来,也未必抓得住揭的穿。

    想到这里,她真心觉得,遇到了她,是这个女孩的幸运。

    顾乔乔转移了话题,“你通知家人了吗?”

    “通知了,我家里人现在已经在路上了。”

    经过交谈中得知,女孩比她大两岁,叫安晓彤,是大三的学生。

    家在帝都,她是在天门街转角的时候,被迷晕的。

    顾乔乔腾地站起来。

    她再一次被惊住了。

    是巧合,还是其他的什么?

    因为上辈子的她,也是在天门街的拐角被迷晕的。

    后来她去过那里,却发现那里除了人少之后,并没有什么异常。

    “乔乔,怎么了?”

    “没事。”顾乔乔坐下,却皱着眉头问,“那里有点偏僻,你怎么从那里路过呢?”

    “那里距离客之家很近,我喜欢吃她家的面,所以和哥哥约好一起去吃面,却没有想到半路就被……”

    说道这里,安晓彤又再次的哽咽起来。

    随后拿着手帕呜呜的哭起来。

    顾乔乔不好再问了,安慰了一番之后,已经是中午了,秦以泽去了局里没有回来。

    女民警热情的给她们端来了饭菜。

    安晓彤就住在楼下。

    吃完之后,就跟着民警去检查身体去了,毕竟中了迷药,她的脸色不好,身体状态也很差。

    下午两点的时候,秦以泽回来了。

    他的神态虽然很平静,可是顾乔乔却一下子猜出来肯定是人贩子招供了。

    毕竟前世也在一起生活了几年,而她,是那么的喜欢关注他的神色。

    总喜欢看他平静神色下掩藏的其他情绪。

    顾乔乔没有说话,心底却泛起了酸涩,以前的顾乔乔,可真是一个傻孩子。

    秦以泽眉目温和,坐在椅子上,看着顾乔乔,忽而俊眉微挑,“顾乔乔,你这次立大功了。”

    立大功了?

    顾乔乔诧异的眨眨眼,询问的目光看向了秦以泽。

    “昨天的人贩子招供了,他们是一个遍布全国的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团伙。”

    “看他们的样子,肯定后边是有组织的。”

    “这个组织的规范性超乎你的想象,就像一个公司和单位一样,各司其职,彼此联系,彼此协调,而昨天的人贩子母子是专门负责接订单的……”

    秦以泽将可以说的告诉了顾乔乔。

    “接订单是什么意思?”顾乔乔感到好笑。

    “就是有客户和他们联系,让他们将客户指定的人以拐卖的名义卖去人烟罕至的深山。”

    顾乔乔的笑容瞬间凝固在了脸上,她清澈如水的眸子里露出了一丝迷茫,小声的问秦以泽,“你说的什么,我没听懂……”

    这样彷徨无助好似被吓到的顾乔乔,让秦以泽心一软,轻声的开口道,“昨天被拐卖的安晓彤,有人出一万元的价格让他们将安晓彤卖的远远的,等卖到深山里为人生儿育女之后,在追加五千。”

    半晌,顾乔乔艰涩的问,“他们不是偶然看到才生出拐卖的心思吗?”

    茫茫人海,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被迷晕的。

    “据他交代,其他的小团伙是这样,有专门盯着落单的女子,有专门拐卖没人看管的儿童,但是昨天的人贩子不是,他只负责接单,名门望族,大户人家,商场之上,总有这样那样的**和龌蹉,将想除掉的人卖的远远的,手里即没人命,也不用担心事发后被严惩,因为每条线都是单独的,昨天的人贩子,自己都不知道他的客户是男是女……”

    顾乔乔呆呆的看着秦以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