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不,她要杀了他!
    秦以泽放开了人贩子。

    他眼眸暗沉,浑身一片冷意,“好,我放开你儿子。”

    说着松开了手。

    显然这两人早就配合的很熟练了,秦以泽一松手,人贩子几步窜过去,就站在了顾乔乔的面前。

    “娘,我们带着她下车。”说着阴狠的大喊着,“谁敢上来,我弄死他。”

    周围的人,吓得又朝后面退去。

    车厢里乱成一团。

    母子两个挟持着呆滞的顾乔乔朝着车厢门疾步的走去。

    秦以泽面色暗沉,站在车厢里没有动。

    人贩子逼着列车员开了车门,然后死死的抓着顾乔乔的胳膊,下了车。

    刀,依然在顾乔乔的脖子上。

    而车厢里人影一闪,秦以泽就迅速的打开车窗,翻身跃下。

    前后不到三秒钟,人就消失在了车厢里。

    随后如山中的猎豹一样朝着挟持着顾乔乔的老太太扑去,只觉一道疾风从后背而来。

    老太太拿着刀的手咔嚓一声弯曲下来,刀子落在地上,秦以泽拉开了顾乔乔,飞起一脚,将人贩子踹翻。

    前后动作没超过五秒钟。

    老太太握着手倒在地上惨叫,而人贩子捂住胸口痛苦的挣扎着,恶狠狠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顾乔乔,阴毒的开口,“臭表子,贱货,只要老子活着,就一定抓住你,将你卖了,让你生不如死……”

    倒卖人口的人贩子,都是没有人性之人。

    否则,也不会做这丧尽天良之事。

    顾乔乔耳朵里忽然飘进来三个字,卖了你,卖了你……

    她蓦然的抬起头,这如果是梦,她在梦里还要受这屈辱吗?

    不,她要杀了他!

    如果杀了他,他再不敢将她卖进大山,再也不会残害那些无辜的女孩了。

    对,她要杀了他!

    顾乔乔眼眸一片狠厉,朝着人贩子冲去,一把的抓住了他的头发,朝着水泥地狠狠的撞去,她的声音带着恨意,神情仿佛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我现在就弄死你,看你还怎么去害人……”

    人贩子的话戛然而止,眼冒金星,目露惊恐的看着神情癫狂的顾乔乔。

    都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他面对真要杀了他的顾乔乔,害怕了。

    而顾乔乔抓着他的头就要狠狠的朝着水泥地撞去。

    人贩子吓得嗷嗷大叫。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传来,顾乔乔被秦以泽用力的拉开。

    顾乔乔疯狂的大吼道,“我要杀了他,放开我,我要杀了他……”

    秦以泽反手按住了顾乔乔后脖颈的一个部位,顾乔乔眼前一黑,软软的倒在了他的怀里。

    这个时候,现场已经被乘警和闻讯赶来的车站公安控制住了。

    依然昏迷的女人被抬下了火车,而他们的行李也被送下来。

    惊魂未定的人透过车窗看着那一幕。

    列车缓缓的继续前行。

    很快就消失在视线里。

    秦以泽给公安出示了自己的证件,那人马上敬礼,随后面带崇敬之色的单独安排了一台车,离开了车站。

    另一台车,拉着那对被拷住的母子朝着附近的公安局驶去。

    秦以泽抱着顾乔乔进了公安局的招待所。

    他轻轻的将顾乔乔放在床铺上,首先是查看脖颈受没受伤。

    幸好,只是有一道红印子。

    他又探向顾乔乔的脉搏,心跳有些急促。

    而眉头死死的皱着,神情显得惶恐而又不安。

    没想到,顾乔乔竟然被吓成了这样。

    是他的疏忽。

    也是他的失职。

    秦以泽眼底闪过一片内疚之色。

    门外进来一个公安,将他们的行李送过来,随后告诉秦以泽,医生马上就来。

    秦以泽点点头,沉声的对着眼前圆脸的小伙子说,“告诉他们仔细审,母子作案,手法娴熟,肯定是一个配合有序的团伙。”

    “是,首长!”小公安满眼放光的看着秦以泽,这就是他们队长口里的英雄啊,今天竟然看到真的了。

    他让另一个公安给送来一暖瓶热水,而他直接去了审讯室。

    秦以泽沉吟了一下,缓缓的坐在了床边,垂眸看向依然不安仿佛沉浸在噩梦里的顾乔乔。

    一双星眸,如夜晚的大海一般幽深。

    而此时的顾乔乔再一次的陷入了前世的噩梦中。

    陡峭的山崖,莽莽的森林,进村只有一条盘山路。

    她被一个一脸傻笑的三十多岁的男人扛进了山里。

    这是一个只有一百多户人家的西南山村,从前是土匪窝,如今叫山崖村。

    她被人贩子卖给了这个男人。

    男人家只有一个寡妇娘。

    老太太先是打了不停哭喊的顾乔乔一顿,然后将她仍在炕上,剥去了衣服。

    随后就将儿子赶了进来。

    被打了一顿的顾乔乔那掩藏在内心深处的狠厉被激发出来,她和这个男人厮打起来。

    她宁可死,也不会让他欺负她。

    厮打中,男人的下身被她踢坏,随后惨叫的男人被村里的人抬去了山下。

    而顾乔乔没有跑成,她被村子里的人团团围住,那个老太太疯了一样用鞭子打她。

    而其他人就那么看着,没人去阻拦。

    最后,老太太一边骂,一边将火炭灌进了她的喉咙里,然后将身无寸缕的顾乔乔扔进了猪圈里锁上。

    而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看热闹的村民打着哈欠回去了。

    而那个男人因为受伤严重,住进了山下的医院里。

    老太太用鞭子又打了她一天。

    那个时候的她,已经哑了,再也不能说话了。

    手脚都呗锁住的她,想死都死不了。

    她绝望极了。

    而就在第二天的中午,秦以泽来了。

    村子里历来抱团,也都秉承着法不责众的心里,也为了为维护自己的利益,因为大多数人家的媳妇都是买来的。

    所以,纷纷的拿起了自制的筒子枪,还有锄头和秦以泽打了起来。

    顾乔乔只听到了声音,却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个小时之后,秦以泽出现了。

    脸上手上都是血渍,他来到了顾乔乔的面前,掏出一把军刀,割断了锁链,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衣服,将满身伤痕,口不能言的顾乔乔包裹好。

    他面色平静,双眸深如幽海,轻轻的开口,“乔乔,别怕,我来带你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