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而这,不过是她的一场梦?
    而在这个时候,秦以泽伸出手将她拉了回来,按在座位上,然后对着人贩子说,“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不让她打扰你女儿。”

    顾乔乔急的五内俱焚。

    可这列车上,除了她之外,谁会想到这人是一个人贩子,而这个女人,不是他的女儿,是他将要拐卖的。

    顾乔乔不在迟疑,忽然的拉过了秦以泽的身子,在他的耳边低低的道,“那人肯定是人贩子,这女孩身上有怪味,应该是迷药。”

    秦以泽来不及去躲那耳朵处传来的痒意,就被顾乔乔的话给惊住了,他不动声色的同样压低了声音,“你有证据吗?”

    “没有。”顾乔乔眼眸划过一抹凉意,“如果他下站下车就糟了。”

    两个人的样子有点像情侣的窃窃私语。

    男的帅,女的俏,怎么看怎么养眼。

    人贩子悄悄的松了一口气。

    秦以泽的姿势没变,脑子里却在飞速的旋转着。

    这事假如是真的,不好办,下一站很快就到了,女子还不醒的话,就无法证明他们的关系。

    但是,他也察觉到这里有问题。

    所以,他不会让他们下车的。

    而顾乔乔却忽然又贴在了他的耳边,“我去将那女人的口罩摘下来,你挡住人贩子。”

    说着,她又站起身,似乎一时没站稳,人就朝着依然昏睡的女子扑去。

    人贩子时刻的都在警惕着,他的动作很快,一弯腰,就要将女人抱住,嘴里就要大喊的时候。

    一阵凌厉的罡风袭来,秦以泽一把的扼住了他的喉咙,一使力,就将人贩子扔在了过道上。

    顾乔乔一把的扯开了女子的口罩,眼睛蓦地瞪圆,女子的嘴巴被封了一层层的胶布。

    和上辈子的她一模一样。

    顾乔乔颤抖的手指着倒地的人贩子,大声的喊道,“他是人贩子,这女人不是他的女儿。”

    车厢里轰的一下好像炸了锅。

    人贩子不死心的哭喊道,“那就是的我的女儿,你们才是人贩子,你们要是敢动我女儿一下,我拼了我这条老命不要,也绝对不让你们祸害我的女儿。”

    顾乔乔一点点的撕开了女子嘴上的胶带,然后摇晃着她,急急的说道,“你快醒一醒,有坏人要害你,快醒一醒……”

    可惜,就和上辈子一样,女子紧闭着双眼,根本就没有醒来的迹象。

    而这个时候,车厢广播响了,还有十分钟车站就到了。

    顾乔乔指着人贩子,厉声的骂道,“你闭嘴,你这个丧尽天良的人贩子,有当爹的给女儿的嘴都封上胶布的吗?”

    接着顾乔乔大喊道,“车厢里有没有医生,过来帮着看下,这姑娘是不是中了迷药……”

    车厢里乱哄哄的,却没人站起来。

    秦以泽基本确定这里有问题,他一脚踩在了人贩子的心口上,“说,那女人是不是你女儿?”

    “是,是我女儿……”

    “你在哪下车?”

    “就这站,马上下车了。”

    “好,我跟你一起下车,我们去站前派出所,如果是你的女儿,我和我妻子一定给你赔礼道歉,并赔偿你的一切损失。”

    秦以泽说完,随即也抬起了脚。

    人贩子的心口被踩的有些闷疼,但是他还是一翻身爬起来,摇摇晃晃的站在了座椅旁。

    阴沉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顾乔乔,都是这个贱人,臭婊子坏了他的大事。

    一起下车肯定不行,如今只有逃了。

    等有机会的,一定将她抓住,先玩够了在将她卖去西南的大山里。

    让她一辈子都出不来。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人贩子忽然转身,朝着车厢的一头疯狂的跑去。

    顾乔乔急的大叫,“快抓住那个人贩子,别让他跑了。”

    话音都没落地,一道矫健的身影如一疾风般的扑向了奔跑的人贩子,一脚踹出,人贩子一声惨叫,扑倒在地。

    想从他猎豹队长的手里逃生的人,迄今为止,还一个都没有。

    秦以泽一脚踏在人贩子的后背,看到列车员也终于出来,拧紧了眉头,“叫乘警过来,这人疑似人贩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安静的坐在一旁的一个老太太忽然疯狂的扑向了顾乔乔,随后一把刀就放在了顾乔乔的喉咙处,对着秦以泽大喊道,“放开我儿子……”

    顾乔乔和秦以泽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那个看起来老眼昏花的老太太,竟然是人贩子的同伙。

    而这老太太,说起来是老太太,可是那鸡爪子一样的手,却很有力量。

    死死的勒住了顾乔乔的脖子,刀尖就抵在了她的喉咙处,顾乔乔知道,很多人贩子,手里都是有人命的。

    她咬牙咒骂道,“你这个贱人烂货,千人骑万人谁的臭表子,敢坏我儿子的好事,我今天绕不了你……”

    顾乔乔瞬间就浑身冰凉,眼前忽然开始恍惚起来,一个和她差不多的老太太,满脸恶毒,一边骂,一边将烧红的火炭灌进她的嘴里。

    这样的回忆折磨了她一辈子,如今依然如毒蛇一样撕扯她的心。

    她刚才的平静和理智仿佛都离她而去,而周遭的声音再也听不到。

    她的灵魂似乎已被剥离。

    她全身僵直,一动不能动。

    眼前的一切是真还是假,是不是她依然在大山里,依然被人鞭打。

    而这,不过是她的一场梦?

    秦以泽愣住了。

    顾乔乔怎么了,她的眼神那么空洞,整个人好似傻了一样。

    他抓着人贩子,快步的走到了老太太几步远,而这老太太显然是个惯犯。

    因为她站的是车座的死角,让顾乔乔挡住了自己的身前,她得意的看着秦以泽,“我老太太今年都快六十了,死了也不可惜,要是敢动我儿子,这女人的喉管我马上就割断,快,放了我儿子。”

    秦以泽迅速的判断了一下形势,如今当务之急是不要惹恼这穷凶极恶的老家伙。

    顾乔乔如果没被吓坏还好点,可如今顾乔乔被吓成这样,秦以泽更不敢冒险了。

    而这个时候,列车停下来了。

    老太太对着秦以泽喊道,“在不将我儿子放了,我一定杀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