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较量
    是那些人贩子,将她彻底的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随后那一系列的灾难和痛苦,让她的世界变成了地狱。

    顾乔乔的眼眸迸射出滔天的怒火和恨意。

    那声音,那伤疤,她不管过了几辈子都永远不会忘掉。

    上辈子的后来,这些人贩子早就消失在了茫茫的人海中。

    她没看清他们的面容,只记得那道伤疤。

    后来只找到其中的一个,其他的依然在逃,也依然在贩卖人口做着丧尽天良不得好死的恶事。

    顾乔乔缓缓的抬起头,不停的做着深呼吸,直到彻底的掩去了眼眸里的恨意,才平静的朝着车厢里走去。

    缓缓的坐在了座位上,转头对上了秦以泽问询的目光,顾乔乔轻轻的摇头,“我没事了……”

    “你休息下,我去给你打点水。”秦以泽看顾乔乔依然脸色苍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说完之后,拿起保温杯朝着车厢的一头走去。

    对面的中年男人看着两个人都很高傲不爱说话,他也就老实下来。

    列车依然哐当当的前行着。

    顾乔乔眼角的余光看着他,看着那道伤疤,她真想杀了他!

    中年男常年流窜在大江南北,是个老油条,马上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的视线。

    他慌忙的扫视过来。

    顾乔乔迅速的转过头,若无其事的看着窗外疾掠而过的白杨。

    手却死死的攥住了口袋里秦以泽的手帕。

    很快,秦以泽就回来了,神色平静的将保温杯递给了顾乔乔,“觉得不舒服就喝口热水。”

    “嗯……”顾乔乔轻轻的应了一声,从善如流的将保温杯握在了手心里。

    在这一刻,顾乔乔无比感激秦以泽在身边。

    如果是她自己,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上辈子的噩梦和仇人。

    顾乔乔身体朝着后面靠过去,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人贩子身旁的女子身上。

    一股诡异的感觉油然而生。

    从上车就睡,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依然没有醒。

    不对劲!

    顾乔乔的心猛烈的跳了起来,一个念头死死的盘亘在脑海里。

    她认真的打量起歪靠在窗户座位上的女子。

    穿着军大衣。

    有些破,泛着油光。

    女子戴了一个厚厚的棉口罩,头发很黑,看起来营养极好的样子。

    可是脸色苍白。

    眼睛死死的闭着,如果不是偶尔蹙起的眉头,会让人误以为是一个死人。

    顾乔乔将保温杯放在了列车的桌子上,低下头,假装去整理皮鞋的鞋带,然后迅速的看向女子的裤子和鞋。

    毛呢裤子的质量极好,有笔挺的裤线,皮鞋也同样如此,是棕色的真皮平底棉靴。

    裤子和鞋都价格不菲,并且干净整洁。

    可是却披着一件肮脏的军大衣。

    顾乔乔直起了身子。

    然后用腿碰了碰对面女子的腿,声音清脆的问,“同志,你的裤子刚才被泼了水,我才发现,我给你擦擦好不好?”

    说着,顾乔乔就站起了身子,掏出了口袋里的秦以泽的手帕就要朝着女子而去。

    身旁本来老实坐着的人贩子蓦然的弹跳起来,伸出手本能的就要去推顾乔乔。

    顾乔乔这是试探,万一不是的话,这人贩子不会蹦起的。

    事实证明她的猜测百分百的准确。

    顾乔乔没想躲,人贩子推开了她,她自有后招。

    可却没有想到,一个人影更快,一把的扼住了人贩子的手腕,秦以泽皱眉问,“你要做什么?”

    “我……我……疼疼疼……”人贩子嗷嗷的叫起来。

    这年轻人的手,怎么好像铁钳一样?

    而且,眼底的冷意让他心虚的打了一个冷战。

    秦以泽松开了手,然后将顾乔乔拉过来,星眸看向那个依然沉睡的女子,眼底也闪过一片诧异之色。

    顾乔乔从秦以泽的身后转过来,怒气冲冲的指着人贩子,声音蓦然提高,“你这个人怎么回事,这个姐姐的裤子刚才被水撒到了,我帮着擦擦,你为什么要推我?”

    “天地良心,小同志我可没想推你。”人贩子急急的解释道。

    “没想推我?”

    “是的是的,误会误会都是误会……”人贩子强笑着解释道。

    “那就好。”顾乔乔再次的站起来,直接探过身子,推着昏睡的女子,笑眯眯的问,“你怎么还睡呢,你到哪里下车啊,你起来活动一下,我们说说话吧……”

    “不行!”人贩子吓得心都似乎跳出来,看似憨厚的眼神忽然闪过一抹阴狠,伸出手再次的拦在了顾乔乔的面前,不过却没敢伸手,而是按住了军大衣。

    抬起头好声的说道,“这是我闺女,我带她来看病,好不容易睡着,你可别吵醒她,求求您了小同志,等她醒了在说好吗?”

    他的闺女?

    顾乔乔这次离得近,清晰的闻到了她上辈子闻到的那种怪怪的迷药味道。

    此时外面的天色有些发暗,下一站估计也快到了。

    万一下车了,就再也找不到人贩子和这个昏迷的女孩了。

    那么,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苦难的女子。

    “总睡也不好吧,起来说说话,肯定没事的。”顾乔乔笑着开口道。

    而秦以泽却心神一凛,犀利的目光看向了依然昏睡的女子,这么大的动静都没吵醒吗?

    人贩子瞬间就做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苦苦哀求道,“求你了小同志,绕了我那苦命的闺女吧,你们有钱人想要寻人说话图个开心,我懂,可是也不能这么对我生病的孩子啊,她都半个多月疼的睡不着,你发发慈悲,可千万别吵醒她啊……”

    顾乔乔一怔,狠狠的咬牙。

    而此时周围的人的目光,看向顾乔乔的时候,有些不善。

    人家当爹的都这么说了,还去打扰人生病的闺女,真是太不懂事了。

    历来人都仇富,尤其看到顾乔乔和秦以泽这么光鲜亮丽的,嫉妒的人大有人在。

    所以悄悄的议论起来。

    有的还劝道,“小同志,别胡闹了,人闺女都生病了,你就别吵她了。”

    顾乔乔心里暗恨。

    这个人贩子太狡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