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恶魔的声音
    他不喜被人这样碰触,但是身体却纹丝不动,依然侧眸看着顾乔乔睫毛上的那滴泪珠,然后她的睫毛微微的颤了颤,泪珠就落了下来。

    侧眸凝视的男子,倚在男子肩头睡觉的娇俏女孩,这画面怎么看怎么美。

    所以,对面的中年男子眼神微闪,讨好的开口,“小同志,你们这是回家还是出来玩的?”

    普通话还可以,就是带着很重的中原口音。

    而此时处于半睡眠状态的顾乔乔,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瞬间就浑身冰凉心跳加速,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结在了一处。

    整个人都僵直住,一动不能动了。

    有一种窒息的听到恶魔声音的恐怖感。

    她甚至没敢睁开眼睛,因为那是她恨之入骨不敢回忆的噩梦。

    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一个人的声音让你恐惧仇恨了一辈子?

    就算是相隔十年,二十年……依然一下子就可以在万千的声音中迅速的捕捉到?

    此时的顾乔乔神情恍惚,身体在发抖。

    而秦以泽却一下子就感知到了顾乔乔的异样。

    眼睛死死的闭着,身体却在颤抖,甚至都好像听到了牙齿打冷战的咯咯声。

    顾乔乔这是怎么了?

    是做噩梦了吗?

    秦以泽不在犹豫,低声轻唤,“醒一醒,是不是做噩梦了?”

    这平素清冷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此时就好像天籁之音,也好像是救命的稻草,本能的,顾乔乔一下子就抓住了秦以泽的胳膊。

    对面的男子继续讨好的开口,“你的小媳妇是不是魇住了?”

    秦以泽扫视了他一眼,就将目光再度的放在了顾乔乔的身上,看她抓着他胳膊的手在颤抖,因为用力,手背上的血管清晰可见。

    可以依然紧闭着双眼,额头满是冷汗,似乎沉浸在噩梦里,醒不来一样。

    秦以泽不在迟疑,伸手反扣住顾乔乔的手,另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脸,在她的耳边低声唤道,“顾乔乔,你在做噩梦,将眼睛睁开就没事了。”

    那手上传来的微微的暖意,那熟悉的清冽而又动听的嗓音,此时好像有了某种神奇的魔力一般,让顾乔乔冰冷而又恐惧的心在一点点的回温。

    而心也奇异的一点点的安定下来。

    是呀,这是噩梦啊。

    她怕什么呢?

    顾乔乔听话的猛地睁开了眼睛。

    这里是火车。

    依然哐当哐当的前行着。

    身体传来了阵阵的暖意,原来她竟然紧紧的靠着秦以泽,顾乔乔连忙的坐直了身子。

    胸口还在轻微的喘息。

    秦以泽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方折叠的工工整整的绯色线条的手帕,递给了顾乔乔,淡淡的说,“你头上都是冷汗,擦一擦……”

    顾乔乔接过了手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面色依然苍白,平日红润的嘴唇也没有了一丝血色。

    她压制住了心里的颤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才慢慢的擦去了头上的汗水。

    只是眼神好像还有空洞。

    秦以泽拧开了保温杯,递给了她。

    顾乔乔愣愣的接过来,瓶口氤氲着如白雾一般的雾气,她喝了一口,有些热,但是并不烫嘴,通过喉咙滑进了胃里,感觉热热的,人也似乎回魂了。

    对面的中年人没有在意秦以泽的疏离,因为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年轻人非富即贵。

    这年头,多个朋友多条路,混个脸熟没准以后就用到了呢。

    所以,他满脸堆笑,“小同志,我说的没错吧,你看你媳妇就是被魇住了,醒了就好了……”

    秦以泽这次到是轻轻的回了一个嗯字。

    而顾乔乔手里的保温杯却哐当一声掉在了车厢的地面上。

    里面的水幸好没多少,却也洒了一片。

    秦以泽手快,迅速的拿起了保温瓶,然后对着其他人说,“别动,小心滑倒,我去拿拖布。”

    然后动作迅速的从列车员那里拿来了拖布。

    顾乔乔的身体再次僵直,她咬着嘴唇,用力的抓住手帕,忍住了颤意,死死的盯着那个刚才说话的中年男子。

    个子不高,穿着黑色的羽绒服,脚下却是一双黑色的棉鞋。

    大约有四十岁,面目普通,眼神飘忽,脸上却带着类似于谄媚的笑意。

    他没看顾乔乔,而是想要接过秦以泽手里的拖布,嘴里还说道,“小同志,给我吧,小心弄脏你的大衣。”

    秦以泽躲过去,迅速的擦好了水渍,看着顾乔乔紧紧叮着那个男人,星眸划过一丝不解。

    他大步流星的朝着车厢的列车员室走去。

    看秦以泽没搭理他,中年男子讪讪的直起腰,就在这一刹那,视线和顾乔乔的碰上,裂开嘴,讨好的对着顾乔乔一笑。

    顾乔乔清晰的看到了他右眉毛的一侧有一条半寸长的伤疤。

    顾乔乔恍如雷击。

    她突然的站起来,好像有一把大锤子在敲击着她的心脏。

    然后看到了走过来的秦以泽。

    火车忽然颠簸了一下,顾乔乔本就六神无主,此时就要朝着过道倒去。

    秦以泽一把的扶住了她的身子,皱眉问,“你怎么了?”

    半天,顾乔乔才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声音,“我去趟厕所。”

    说着不等秦以泽回答,顾乔乔急匆匆的朝着车厢的尽头走去。

    厕所里有人。

    顾乔乔站在了列车的车门处,面色苍白的看着窗外。

    她使劲的攥着手,一直到刺骨的疼痛传来,顾乔乔才终于的平静下来。

    而平静下来的她,眼底都是彻骨的恨意。

    她不会听错的,那个声音就是上辈子将她迷晕带出帝都的人贩子。

    她当时是处在半昏迷的状态,想睁眼都睁不开,所以对声音就格外的敏感。

    她牢牢的记住了这个声音。

    然后等她可以睁开眼睛的时候,这个人贩子将他交到了另一个人贩子的手里。

    她只来得及看到那右眉毛上的半寸长的伤疤。

    随即就被一个沾满了迷药的布捂住了口鼻,扔到了拖拉机上。

    再醒来,就是一个牛车,又换了一个人贩子。

    就这样,她被卖进了西南的大山。

    如果说嫁给秦以泽是她错误人生的开始,那么被人贩子几次倒手卖进大山,是她人生所有苦难的起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