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她,终于可以回家了!
    然后顾乔乔站起来,轻声道,“我昨晚给太爷爷和奶奶刻了两个挂件,我去拿来。”

    说着顾乔乔就回了房间,秦家人面面相觑,这是他们没想到的。

    顾乔乔很快的走出来,将两个刻着平安佛的挂件递给了秦奶奶,“奶奶,这个平安佛戴在身上,对身体有大好处,您要相信我啊……”

    “我最相信乔乔了,我马上戴上。”

    说着秦奶奶立马就戴在了脖子上,对着顾乔乔笑得极是慈祥。

    毕竟是一家人,所以谢来谢去的,反而生分了。

    吃饭的时候,电视的新闻里正播放着一条新闻,在军方官方警方的共同努力,将一个和境外势力勾结的重大犯罪团伙一网打净……”

    顾乔乔本能的看了一眼低眉敛目慢条斯理吃饭的秦以泽,心里想,这事他定是参与了。

    平常她偷瞄秦以泽的时候,秦以泽向来视而不见,可是却没有想到,他却蓦然的锁定了顾乔乔,星眸闪过一抹寒光,似乎知道她猜了出来,但是却不希望她多嘴一样。

    眼神带着警告。

    顾乔乔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她该有多心大,会去在管他的闲事。

    他的事,和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自作多情!

    一番眼神的交锋之后,秦以泽缓缓的移开了视线,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低头吃饭。

    而秦奶奶并不知道这些,只是碎碎念的告诉顾乔乔,去了北方,缺什么少什么一定要给家里打电话。

    那里天气冷,一定要注意防寒,一些常用的东西都提前给他们邮去了,走的时候,也不用拿太多东西。

    等等……等等……

    说的顾乔乔一阵的窝心。

    作为秦奶奶来讲,她在对待顾乔乔的问题上,无论前世还是今生,做的已经非常好了。

    顾乔乔感恩,如果可以,即便是离婚了,她也不想和秦奶奶成为陌生人。

    而沈蔓茹则是坐在秦以泽的身边,轻声的说着话。

    殷殷切切的,让秦以泽眉目柔和侧耳聆听。

    秦轩却没有在意这些,好男儿志在四方,既然选择了保家卫国这条路,就要挺直了胸膛走下去。

    所以秦轩此时拿着放大镜,正欣赏着给顾乔乔送给老太爷的那块平安符,眼里满是惊叹之色。

    回到房间的时候,秦以泽凝眸看向顾乔乔,有些歉意的说,“我将卧铺票换给了战友的父母,他们年龄大了,而且身体还不好,一天一夜的硬座担心他们吃不消。”

    这个时候的卧铺票很难买。

    而且还是始发站的帝都的票。

    顾乔乔想,重回一回,很多事情还是发生了变化。

    救了罗振宇,白芸和宁玉丽依然被关押着没出来,豪哥的ktv被封了,一个重大的犯罪团伙被抓获……

    而上辈子他们是做卧铺直接去的北方,就算是中途倒车,也依然是卧铺。

    没有什么战友的父母。

    顾乔乔一边擦头发,一边不在意的说,“没关系的,反正到站之后我是换乘大客车的……”

    因为提前说好了,所以顾乔乔的票就是到了终点站。

    而秦以泽自然还要坐上另一趟列车去往边疆。

    那里条件很艰苦,冬天都零下四十多度,无霜期很短,一年四季,除了大白菜土豆就是酸菜土豆。

    是北方的北方,是古代用来流放犯人的极寒之地。

    上辈子因为秦以泽,她甘之如饴,不过,这辈子她可不会再去了。

    秦以泽的目光扫向了两个已经装好的旅行袋,不动声色的挑挑眉梢,不在说话,而是去了已经铺好的沙发。

    一夜无话。

    帝都的车站,人来人往拥挤不堪。

    离别总是让人心生惆怅的。

    秦小雨抱着大哥呜呜的哭,沈蔓茹眼泪也在眼圈转,秦轩却有些不耐,挥着手,示意小雨和妻子不要耽误检票。

    硬座车厢里,秦以泽将三个旅行袋放在行李架上,然后扫视了一眼车厢,皱皱眉头,也就坐下了。

    顾乔乔好像很多年都没坐火车了。

    这个时候大都是绿皮火车,速度很慢,逢站必停。

    而且供暖不好,车厢不但很冷,而且还充斥着各样的味道。

    刺鼻的让人有些犯晕。

    顾乔乔将嘴巴和鼻子都捂进了大围巾里。

    他们的座位是长座,顾乔乔坐在中间,旁边是一个中年妇女,而对面是一个盖着军大衣的戴着口罩睡觉的女子,旁边是一个中年男人,还有一个老太太。

    而秦以泽没有穿军装,穿着黑色的呢子大衣,身姿笔挺眉目如画,如翩翩的贵公子,和这车厢似乎格格不入。

    很多人都朝着他偷偷的看过去。

    而秦以泽却云淡风轻仿佛早已经习惯这样的目光。

    1986年的华国,有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而在帝都的街头还有西城区,因为他们代表着这个国家的最高层,所以看起来繁华而又祥和。

    但是,当坐在火车上的时候,看着来自于天南地北的很多的普通的老百姓时,你会知道,还有很多人过着清贫的生活。

    而且还有很多人,都不知道什么是火车。

    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规律,而以后,会越来越好的。

    随着汽笛一声长鸣,火车缓缓的启动了。

    看着窗外掠过的帝都建筑,顾乔乔的眼底弥漫着一层水汽。

    她,终于可以回家了!

    此时已经是下午一点了,因为是吃完午饭上的车,所以,顾乔乔在经历了一番激动的情绪之后,有些昏昏欲睡。

    不知不觉的顾乔乔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然后于迷迷离离之中,竟然将小脑袋靠在了秦以泽的肩膀。

    秦以泽身子有刹那的僵直。

    他放下了手里的书,侧眸看向歪在自己肩膀上的小女人。

    她的睫毛真长,有着微微的弧度,上面好似沾染了一点水光。

    有点像清晨里草叶上的露珠。

    因为离得近,有淡淡的馨香氤氲在身侧。

    此时的气氛,是两个人认识以来,从来没有过的温馨。

    两个人从上车之后,就没在交谈,不过秦以泽还是看到了她激动而又兴奋的神情。

    回家了,自然是高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