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他的夫人怎么可能像小姑娘一样年轻
    然后转头,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门外。

    顾乔乔将欠条放在了存折里后,直接放进了羽绒服的口袋里。

    “丫头,恭喜啊。”张毅笑眯眯的在顾乔乔的身后说道。

    “同喜同喜。”

    张毅失笑,却还是很遗憾。

    看着顾乔乔说完就走的样子,就知道,这丫头以后再也不会来这里卖东西了。

    哎呀……

    张毅捂住了胸口,感觉很痛心啊。

    而在顾乔乔快步的走出御宝轩的时候,从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里,下来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

    拄着拐杖,神色威严的看向御宝轩的大门。

    竟然是御宝轩的顾老爷子。

    他的视线扫视了一眼大门口,却忽然全身都将僵直住,似乎这一刻血液都凝固在了一起。

    蓦然瞪大的双眼看着一个穿米黄色羽绒服的小姑娘从御宝轩的大门走出来。

    那面容,赫然和他的夫人相差无几。

    一时之间,好像所有的声音都已经远去,他感觉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嘴里竟然有咸腥的味道。

    一口血喷出来,老爷子直直的朝着后面倒去,仅存的理智告诉他,那不是他的夫人,他的夫人怎么可能像小姑娘一样年轻。

    可是……

    不等他想清楚,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眼前闪过玉娘满是恨意的双眼。

    随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顾乔乔一门心的朝着附近的储蓄所奔去,就没有看到御宝轩门口的混乱。

    她顺利的取出了五百元,美滋滋的将存折又小心的放在了口袋里,然后坐上公交车回了秦家。

    如果她没有猜错,沈瑜就是那个沈瑜。

    她也知道,沈老之所以写下欠条,就是不想欠人情,甚至连价都没还。

    也是不想和她有牵扯。

    毕竟身居高位,凡事总要小心的。

    顾乔乔也没那么大的脸去攀附沈老。

    所以她毫无负担的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而医院里,张毅一脸凝重之色的看着抢救室的大门。

    心里却早已乱成一团。

    看着目光闪烁的顾城,还有他的两个儿子,张毅知道,假如顾老当家的真的在没找到亲生儿子前就去了,这顾家,只怕是真的落在顾城母子的手里。

    那个名义上的二夫人,可不是一个善类。

    那么,这传承了几百年的顾家,就彻底的烟消云散了。

    而他,没有任何立场来保住御宝轩和顾家。

    想到这里,张毅就很悲痛,那个从来没见过面的大少爷如今也过了六十了。

    肯定是儿孙满堂。

    但是,为什么就找不到呢。

    想到这里,张毅却神色一凛,平常的时候,他不会想到这一点,但是在顾老当家生死存亡的那一刻,张毅却忽然想,那个住在北山的二夫人,真的会甘心由着老当家的找大夫人和大少爷吗?

    这里,她到底动没动手脚?

    张毅内心思绪翻腾,面上却又不动声色。

    他眼角的余光,一下子看到了顾城的两个儿子竟然对视一笑,随后又若无其事的移开了。

    张毅心里暗恨,这些白眼狼,享受着顾家的一切,却时刻都盼着老当家的去死。

    然后好霸占老当家的家产。

    张毅以前提过一次,被老当家的警告之后,就再也不提了。

    后来他才想明白,老当家的和顾城有着五十多年的父子亲情,他确实多嘴了。

    可是看到顾城看不出真假的悲痛神色,他只感觉一阵颓然和无力。

    但愿,老爷子能化险为夷,躲过这一劫。

    晚上的时候,顾乔乔才终于醒过来,伸了伸懒腰,感觉浑身舒爽,好似重新活了过来一样。

    这一伸懒腰,才发现肚子饿得咕咕叫,一看时间,竟然都晚上七点钟了。

    赶紧的爬起来,洗了一把脸,走出了房门。

    秦奶奶已经扔掉了拐杖,坐在沙发上和秦以泽说话。

    秦以泽的样子似乎有些疲惫,这人一直精力很旺盛的样子,这样子的他真的很少见。

    不过尽管是这样,依然耐心的和奶奶在说话。

    顾乔乔也发现了,在这个家里,秦以泽对奶奶最亲,其次是小雨,然后才是秦父和秦母。

    秦奶奶看到乔乔出来,连忙开口说,“我们都先吃完了,就差你和阿泽了,正好你们一起吃……”

    顾乔乔点点头,就要去厨房,秦小雨却欢快的端着两个盘子走出来,“大哥大嫂,快来吃饭……”

    这声音叫的那个顺啊,顾乔乔简直无语了。

    这秦小雨心大,白芸脸皮厚,难怪两个人可以好成那样呢。

    不过顾乔乔自然不会煞风景,重回之后,她的愿望就是高高兴兴堂堂正正的离开顾家。

    而不是上辈子犹如丧家之犬一般。

    顾乔乔看着小雨,“谢谢你了小雨。”

    她自己都没想到,竟然可以这么心平气和的与秦小雨说话。

    而秦小雨离她很近,崇拜的看着顾乔乔,“你的手真巧,对了,你回来就睡觉,我都没来得及问你那十八罗汉卖掉了吗?”

    秦轩也跟着问。

    显然很关心。

    顾乔乔知道,秦轩不是关心钱,而是关心挂件的价值。

    被他认同的挂件,如果没有相应的价位,他心里肯定觉得被怠慢了,肯定会升起一种义愤填膺的感觉。

    于是顾乔乔点头,“比您说的还多了将近一百元。”

    “那就好,那就好。”

    “大嫂,你真厉害!”

    秦轩笑了,扶了扶眼镜,“还算御宝轩识货。”

    “没卖给御宝轩,卖给别人了,今天也不知道张老板抽的什么疯,连看都不敢看,就告诉从此之后不收我的东西。”

    秦轩张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顾乔乔,“他真的这么说的?”

    顾乔乔点点头,不在意的开口,“以后他就是想收,我都不会给他的,言而无信的小人。”

    秦轩目光闪烁了一下,和自己的母亲对视了一眼,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一直沉默的秦以泽忽然开口道,“你如果想找一家稳定的,我可以一会就带你去。”

    顾乔乔一怔,凝眸看向秦以泽,几息之后才摇头说,“不用了,我最近都刻不了东西了,太累了,体力透支,手指不稳,刻出来也不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