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不但倾家荡产,还要负债累累吗?
    她现在想的是赶紧出手,然后回去好好的睡一觉。

    于是顾乔乔拿出了橄榄挂件递给了沈老。

    沈老接过来,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千锤百炼的心,却还是有些震惊。

    这是好东西。

    握在手里的时候,竟然有丝丝缕缕的暖意,让他阵阵作痛的胸腔好受了许多。

    虽然他一生清贫,但是却不代表他不懂古玩。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东西合了他的眼缘。

    沈老沉吟了一下,从中山装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纸包,递给了张毅,“这是我戴了几十年的玉佩,是我娘留下来的,四六年的时候,替我挡了一颗子弹,五几年的时候,又替我挡了一刀,我以为会陪我到死,可昨晚却忽然的碎裂了,都说御宝轩修补技术帝都一流,你试一试吧,能修就修,不能修就算了。”

    张毅震惊的打开了纸包,顾乔乔瞄了一眼,却惊讶的发现,那玉佩竟然碎成几十块,这还能修补吗?

    “沈老,我一定尽最大的努力修补,但是想还原不可能了……”张毅神色郑重,实话实说。

    沈老不在意的一挥手,“没事,尽力就好。”

    然后看着顾乔乔,直截了当的说,“小姑娘,这东西我看中了,你想卖多少钱?”

    顾乔乔沉吟了一下,“家里人说最低三千八……”

    “额的个亲娘啊,你咋不去抢呢,三千八,这么小个东西竟然要三千八,那大门外地摊上十块钱可以买一大把,三千八,可以买几万个包子勒……”

    没等沈老说话呢,一旁端着保温杯的勤务兵,瞪着两个牛眼睛,操着鲁地的口音,不可置信的看着顾乔乔。

    “你看到那小青花瓶没,你给三万个包子,你问问老板,他换不换?”顾乔乔指着一个摆在多宝阁上的一个小瓶子问道。

    众人一起看向张老板,张毅一摊手,表示他很无辜。

    “我给你十块钱,你不用一把,你买回一个这十八罗汉来,今天这挂件我就白送给你。”

    顾乔乔虽然没生气,但是心血凝结的作品被人这样贬低,还是不舒服的。

    “额的个亲娘唉,你这小姑娘不但漫天要价,还牙尖嘴利,好男不跟女斗,我让着你。”

    说完,对着沈老眨眨眼,似乎示意沈老不要上当。

    要知道,他的津贴一年还不到三百呢,又不是玉佩,竟然敢要这么高价。

    肯定是看沈老好骗呢。

    可惜,沈老没接收到勤务兵的眼神,而是哈哈的笑了几声,看了一眼手里的橄榄挂件,问勤务兵,“咱们还有多少存款?”

    勤务兵本能的捂住了斜跨的军用挎包,警惕的说,“么有多少了……”

    “没多少是多少?”

    “也就千把块……”勤务兵的声音有点低。

    “准确数字!”沈老的声音有些凌厉。

    “1892.73!”勤务兵立马答道。

    “……”沈老犹豫了一下,眉头皱了皱,不过还是将橄榄挂件递给了顾乔乔,“可惜,差的有点多。”

    然后对着勤务兵说,“好了,这回存款保住了,高兴了吧。”

    小兵嘿嘿的笑着,嘴里碎叨叨的,“这钱可是咱们全部的身家,您要是买了那个小东西,咱们喝西北风去……”

    顾乔乔怔住了。

    看张毅的毕恭毕敬,她就知道这人身份跟地位绝对不低。

    这样的人,全部身家只有这么点钱吗,谁信呢?

    开什么玩笑呢?

    可是看到沈老干脆利落的朝着大门走去,一边走还一边咳嗽,那个小兵也端着水,亦步亦趋的跟着。

    显然那水应该是止咳的水吧。

    眼看着就要消失在大门外,顾乔乔脑子里一热,开口喊到,“沈老先生,等一下……”

    说着朝着门口疾步走去。

    沈老停下脚步,疑惑的看着顾乔乔,“啥事啊丫头?”

    顾乔乔将手里的橄榄挂件递给了沈老,“存折给我吧,我同意了……”

    小兵一把的捂住了挎包,悲愤的说,“这是首长的药钱,俺不给你这个奸商。”

    “你说谁是奸商呢,我这是劳动所得,怎么就成了奸商了?”

    顾乔乔没好气的说道,“你在不给我,我可要后悔了。”

    沈老看着顾乔乔,犀利的眼神有些暗沉,“可你不是亏了吗?”

    “是亏了……”

    沈老再次的将挂件接过来,手心里又传来了熟悉的暖意,他不再迟疑,对着旁边的小兵说,“将存折给这丫头,再打个欠条。”

    他不能占这个便宜。

    “额的个亲娘啊,首长啊,我们不但倾家荡产,还要负债累累吗?”

    沈老乐了,赞许的拍了拍小兵的肩膀,“不错,这成语用的好,很恰当……”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命令!”沈老的气势忽然严厉起来了。

    小兵一脸悲愤的拿出了存折,又打了欠条,沈老签了字,然后小兵不甘愿的将这两样递给了顾乔乔,小眼刀子飞的嗖嗖的。

    顾乔乔嘿嘿一笑,打开了存折,随意的问道,“密码呢?”

    “后面有,123456!”

    小兵没好气的开口道。

    顾乔乔本能的看了一眼那存折上的名字,沈瑜。

    好熟悉的名字啊。

    欠条上也是这个名字。

    顾乔乔皱了皱眉,却忽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存折,又看了一眼已经戴上老花镜仔细看挂件的老人一眼。

    掩去了心里的惊涛骇浪。

    悄悄的深吸了一口气,问小兵,“这钱我能取出来吗?”

    “当然能啊,难道俺们还会骗你不成?”小兵气呼呼的说道。

    顾乔乔一想,也对啊,同名同姓的多了去了,于是也不矫情,利落的看了一眼欠条,期限是一年后。

    会直接转到存折上。

    本想将欠条还给沈老,转念一想,假如沈老真的是像大家说的那样公正廉洁,他肯定不会占便宜的。

    况且,沈老一点都不吃亏。

    还应该说是他命好。

    “沈老,这挂件您回去就戴上,别离身,相信我,对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顾乔乔不放心的叮嘱着。

    沈老看挂件的绳子,是用很结实的丝线编成的,在橄榄处打了一个结,于是点头,“谢谢丫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