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吗?
    顾乔乔只负责微笑就可以。

    很快的,到了秦家老太爷的小楼。

    室内简洁朴素,和秦家的老宅截然不同。

    不过室内很温暖。

    只有一个负责采买和做饭的小兵。

    毕竟这里只有老爷子一个人住,真的是简朴的不能在简朴了。

    这是顾乔乔没有想到的。

    都说人老了,特别喜欢热闹和享受天伦之乐,但是老爷子显然不是这样。

    他更喜欢的是清净。

    所以独自住在军区大院里。

    不过看到秦以泽和顾乔乔进来,老太爷还是很开心的。

    圆脸的小兵大约有十七岁,长了一个笑模样,好奇的打量了一眼顾乔乔,就麻溜的将茶水放在了茶几上。

    老太爷吩咐道,“将冰箱里的鱼肉和大虾都拿出来。”然后又不客气的对顾乔乔说,“乔乔,今天你做午饭,太爷爷想吃你做的红闷大虾和糖醋鱼。”

    这话让顾乔乔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好的,太爷爷。”

    说着就要起身跟小兵走,没想到被老太爷一摆手拦住了,“有小涛给你打下手,不着急,来,跟太爷爷说说,初三和昨天的事情……”

    顾乔乔看了一眼秦以泽,对方缓缓的开口,“实话实说就好。”

    于是顾乔乔语调平稳的和老太爷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边。

    没有添油加醋,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个人情绪,似乎在讲述着和她毫不相关的事情。

    其实,这也是因为顾乔乔确实放下了。

    她好不容易重来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不会让自己陷入痛苦和仇恨之中。

    老爷子泛着精光的眼睛,打量了一下顾乔乔,心里暗暗的点头。

    却也还是有些疑惑。

    不过这些疑惑不足以让他纠结过多,他也没有再骂秦轩和沈蔓茹。

    他对着顾乔乔开口道,“乔乔,你的公公婆婆固然可恨,可你识人不清,错把豺狼当绵羊,也是大忌,就算不在秦家,你总要去面对这个社会,没人会去手把手事无巨细的教你如何做人,所以唯一可以依靠的是你自己,从前糊涂可以说是年少不经事,但是以后遇到类似的事情,却要多分析,长个心眼,人总要经历过了,才能一点点的长大,你是个好孩子……”

    顾乔乔坐在了沙发上,她以为老爷子会帮她骂一顿秦轩和沈蔓茹好表明自己的立场。

    因为很多老人都是这样做的。

    可是,老太爷却似乎是在教训她,不过口气很温和,最后也夸赞了她。

    这算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吗?

    不过相对比较起来,她还是喜欢听老爷子的训斥。

    人生本来就像老爷子说的这样,没人会一直扶着你走路,也没人手把手的教你做人。

    能依靠的还是自己。

    总要擦亮一双眼睛,多长几个心眼,才会让自己的人生少些波折。

    “太爷爷说的对,我记住了。”顾乔乔真诚的开口说道。

    秦以泽略带诧异的扫视了一眼顾乔乔,没想到她竟然很虚心。

    秦老太爷笑眯眯的刚要说什么,门口就传来了女孩大刺刺的声音,“太爷爷,我来了……”

    顾乔乔一愣。

    随即看向了门口。

    然后就看见初三那晚看到的女孩娇俏的笑着走进来。

    好像是叫林清欢吧。

    后面跟着的那人她昨天刚刚见过,是褚成峰。

    林清欢显然是经常来,而老爷子对她似乎比对秦小雨还慈爱一些。

    竟然由着林清欢拉着他的胳膊撒娇。

    顾乔乔神色淡然,懒得去看林清欢的惺惺作态,眼底划过一抹讥讽。

    这老太爷也是一个糊涂的,难道他不知道林清欢醉翁之意不在酒吗?

    不过,这和她可没有一点关系。

    秦以泽这块肉骨头,谁爱啃谁啃,只要不怕咯牙就好。

    林清欢坐在老太爷的身边,看着顾乔乔,竟然和白芸一样的称呼起了嫂子,她笑得面如春花,“嫂子,我们初三那晚见过,我是林清欢,你记得吗?”

    本以为顾乔乔会顺势接下话,说她记得,却没有想到顾乔乔竟然直接摇头,“我这人对见过一面的人一般都记不住,所以我真的忘了。”

    褚成峰惊讶的看着顾乔乔,似乎也没有想到顾乔乔竟然这么直接。

    林清欢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只有一瞬,才调皮的眨眨眼,“那一回生二回熟,现在肯定记得了吧。”

    “那是自然。”

    林清欢似乎是不经意的看着秦以泽,眸光微闪,“阿泽,明天有个聚会,你和嫂子一起来吧。”

    一直低眉敛目喝茶的秦以泽微微的抬起了眼眸,眼底划过一抹不耐和厌烦。

    林清欢的脸皮是变厚了,还是真的想通了?

    他真的无法确定。

    但是,有一点,他对她那仅有的一点好印象,随着那天林清欢的表白而烟消云散。

    视线掠过众人,看向窗外,这时候,应该去和褚成峰打球去。

    只是顾乔乔……

    算了,改日再说吧。

    秦以泽慵懒的朝后沙发的后面靠去,“明天我有事。”

    “真的假的?”褚成峰怪叫道,“你没几天就又走了,和我们聚一聚,就这么难吗?”

    秦以泽睥睨了一眼褚成峰,“真有事。”

    林清欢掩去心底的失望,亲热的看着顾乔乔,“嫂子,你去吧,听褚成峰说你唱歌可好听了,我们好多人都想聆听你的歌声呢……”

    顾乔乔觉得烦躁。

    以前看不懂这明修暗道暗度陈仓的把戏也就罢了,如今看明白了,就觉得真腻味。

    跟肥肉一样的腻味人。

    顾乔乔站起来,“秦以泽不去,我也有事,而且会唱歌的人到处都是,实在不应该大惊小怪才是。”

    说完看着老太爷,“太爷爷,我去厨房看看,有些东西小涛不知道怎么处理。”

    说着,顾乔乔就站起来,目不斜视的朝着厨房走去。

    林清欢的身子僵了一下,不动声色的攥了攥手,看秦以泽和褚成峰还有老太爷说话,她笑了,“太爷爷,我去厨房帮嫂子。”

    “去吧去吧。”秦老太爷挥挥手,不过眉头却皱了皱。

    总觉得,今天的林清欢和往日有点不一样。

    可别又是一个白芸啊。

    不过应该不会吧,因为在她出国前,自己问过她是不是对阿泽有意思,当时这丫头可是坚决否认,并且毫不犹豫的出了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