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破茧成蝶?
    今天要去老太爷那里,沈蔓茹让她和秦以泽早点去,别耽误了时间。

    所以等两个人出来的时候,还不到八点。

    谁也不知道,昨夜竟然下了一场雪。

    此时大地一片银白。

    很多家都没来得及清扫门前的雪。

    今天的阳光很灿烂,映照在皑皑白雪之上,有些刺人。

    顾乔乔开心的眨了眨眼睛,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秦家距离公交车站大约有几分钟的距离,两个人踩着路上的积雪朝前走去。

    秦以泽的眼睛略带危险的眯了眯。

    顾乔乔前后的反差太大。

    尤其是除夕前后。

    根本就是两个人。

    也不对,应该说是三个人。

    在他的印象里,和他结婚之前的顾乔乔性子很开朗,很喜欢笑,笑声也很好听。

    书上形容的那种银铃似的声音,他以前觉得只是存在于书本里,但是,后来他才知道,世上真有人可以笑得这么好听。

    而她看人的目光也是大胆而又直接。

    好似所有的情绪都表现在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

    而他因为有着这样一副好皮囊,女孩子喜欢他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所以面对顾乔乔毫不掩饰的爱意,他很平静。

    虽然和她谈了那么多,可她还是非他不嫁。

    也许是不忍打碎她脸上的明媚的笑容,在加上当时顾爷爷无奈而又坚决的说辞。

    最后他点头同意。

    没想到随后已经痊愈的顾爷爷竟然于睡梦中悄然离世,一年后,在顾乔乔满十八周岁的时候,他们直接领证,一个月后就举行了婚礼。

    他走的很匆忙,甚至来不及和家人以及她道别。

    几个月后,他率领的猎豹中队成功的将某国潜伏进我国的特务组织连根拔起,并借此在边境成功的掌握了主动权。

    为后来的谈判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随后,他再次回到了帝都。

    几个月音信皆无,家里人也早已经习以为常,可是没想到顾乔乔的反应那么大。

    也许是第一次经历吧。

    他没解释,因为这是顾乔乔自己选择的,他要让她习惯甚至接受。

    说他无情也好,说他冷漠也罢,他觉得,人都得为自己的选择负责。

    可是他没想到几个月不见,顾乔乔竟然变化那么大,不敢正眼看人,脸上总是很愁苦,总是呆呆站在一个地方,似乎看不到奶奶和母亲忙碌的身影。

    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看起来略带压抑。

    唯一不变的就是她看到他时,眼里满满的爱意。

    虽然是休假,但是他的事情却很多,每天早出晚归的,看到顾乔乔的时间也很少。

    然后就是除夕那天,其实他并不是去见同学,他要去指挥部和上级汇报工作。

    可是那天她跟疯了一样的阻止他出去,本来是喜庆的除夕,顾乔乔却哭得歇斯底里,并用死亡来威胁他。

    他淡漠的转身,却没有想到,顾乔乔竟然真的朝着墙壁狠狠的撞过去。

    他都没想到顾乔乔竟然有着这样的勇气和力气。

    如果不是他反应快,拦了一下,顾乔乔的额头绝度不会是仅有青紫而已。

    随后,母亲急火攻心昏过去了。

    而顾乔乔也处于昏迷状态。

    随后都送去了医院。

    母亲很快的醒来了,可是顾乔乔却依然陷入昏迷中。

    检查的结果是一切正常,连轻微的脑震荡都没有。

    但是,就是昏迷不醒。

    主治医师最后的说辞是,这是病人受到刺激时的自我保护,也算是一种休眠。

    所以,又带着她和已经醒过来的母亲回了家。

    等他汇报完工作回家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破茧成蝶一般的顾乔乔。

    眼里在没有一丝爱意,看他的眼神有些幽远和苍凉,还有恨意。

    说话不在支支吾吾,而是不卑不亢,站在那里,犹如寒冬绽放的梅花,也如雨后的青竹,清冽而又带着独属于顾乔乔的那种风骨。

    她不在讨好他,也不在讨好他的家人,除了奶奶,她似乎没正眼看过其他人一眼。

    他甚至没有听到她像前几天那样喊他的父母为爸妈。

    直到今天为止,记忆里那种明媚的让人不忍直视的笑容再也没有了。

    她的笑容很浅很淡。

    似乎一阵吹来,就会将笑容吹散。

    随后,她就多了秘密。

    而她的秘密,似乎是她的一个世界,她将门关的死死的,无人可以窥探。

    整个人也似乎脱胎换骨了一般。

    和白芸的争斗中,将白芸压得死死的。

    但是却聪明的将自己置身在道德的最高点。

    并选择在这样的时机再次提出离婚。

    当看到顾乔乔是认真的时候,他痛快的同意了。

    本就无爱的婚姻,在婚姻的另一方连陪在她身边的时间都很少的时候,不如放手。

    这样,他会少了一份牵挂。

    而他,也会在离婚的时候,给他补偿的。

    毕竟,是他娶了她。

    想到这里的秦以泽看着前面脚步轻快的顾乔乔,漆黑的眸子一片暗沉。

    而此时此刻的顾乔乔不知道秦以泽竟然在琢磨她,她的心情极好,犹如飞出牢笼的小鸟一样。

    所以,看秦以泽也顺眼了许多。

    下了公交车之后,乖巧的跟在他的身后,朝着军区那威武的大门走去。

    这里她还真的是第一次来。

    例行的登记完之后,和秦以泽朝着马路尽头的那栋三层小楼走去。

    站岗的士兵真多啊。

    有的楼房前,都有一个类似电话亭的小岗楼,那里也站着身姿笔挺的军人。

    这里戒备森严,进来的人,会不由自主的有了一种肃穆和神圣庄严之感。

    右边的空地是一个大操场,昨夜的大雪早就扫的干干净净了。

    路上也同样如此。

    积雪并没与运出去,而是整整齐齐的堆成了雪墙。

    长方形的线条笔直分明。

    顾乔乔难掩好奇之色。

    她在北方长大,是看着雪长大的。

    却没有想到,这雪还可以沏成雪墙。

    帝都马路上的雪,扫完之后,是都运走的。

    不过,像这样的大雪,以后是越来越少的。

    这一路上,也遇到了很多熟人,秦以泽礼貌的打着招呼。

    却没有停下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