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灌钢法炼制的刻刀
    她会悄无声息的将静夜蝉放到多宝阁下面的一个夹缝里,然后在帮他们找到。

    虽然这样做,有些不厚道。

    可是,对待白芸,她做不到以德报怨。

    上辈子的她愚蠢,做了丢秦家面子的事情,他们不相信她情有可原。

    但是从除夕开始,她一日三餐尽心尽力,初一的时候更是拿出了看家的本领,她帮着秦以泽救人,还每天晚上按摩治好了奶奶的风湿。

    这些难道不够吗?

    不够让他们相信她善待她一次吗?

    就一次,她不多求。

    可惜,没有!

    没事还好,一旦有事他们就会马上进入将她当成仇人的状态。

    所以,她必须给他们一个教训。

    否则,离婚了没准也会泼自己一身脏水。

    尤其还有白芸那唯恐天下不乱的人。

    所以,她于电光石火之间,手随心动,趁着白芸和秦小雨翻她的袋子,她生气推开秦小雨的时候,将静夜蝉塞到了白芸的裤袋里。

    最后的白芸自食其果。

    顾乔乔怔怔的看着手,当时的手指可真灵活啊,就好像魔术师一样的神奇。

    还有那种可以将一切都掌控在手指上的感觉。

    如行云流水一般的美妙。

    而她此时却苦笑连连。

    难道这是老天对她行为不正的惩罚吗?

    顾乔乔脸色肃穆,也逐渐的平静下来,都说举头三尺有神明。

    她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而她的手指是有灵气的,自然不会赞同她的做法。

    所以给她施以惩罚!

    是这样的吗?

    顾乔乔胡思乱想着。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只是不知道惩罚的时间多长。

    是一天还是两天,也或者是一个月两个月?

    还有,到底是不是这个原因,顾乔乔不得而知。

    她发愁的是,今天买东西花去了五百多。

    如果一直不能雕刻,她目前所有的计划都成了空。

    顾乔乔站在书桌前,微微的抬头,举起了手,不死心的就要对着灯光再次的查看。

    却一下子愣住了。

    透过手指的缝隙,秦以泽双臂环胸斜倚在门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顾乔乔心脏突的一跳,她刚才没有自言自语吧。

    指缝里的男子似乎有些好奇,她这举着双手对着灯光的样子,到底是要做什么。

    所以,那平素深如幽海的眸子,今晚却意外的清澈。

    顾乔乔连忙的放下了手。

    而秦以泽却不给她反应的机会,不疾不徐的走进了书房。

    低头看着摆在那里的刻刀,看了散落在书桌上的核桃和橄榄一眼,似乎了然了。

    父亲说顾乔乔雕刻的核雕虽然看着是高价,可没准被张毅给坑了。

    不过可惜的是没看到是什么样子。

    却也无法做判断。

    但是话又说回来,真被坑了,也只得忍着。

    他回眸看向顾乔乔,“如果你以后想要出手核雕,我可以给你介绍一家古玩店,是我的战友家里开的,价格也很公道。

    顾乔乔诧异的抬眸,他这是什么意思?

    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而秦以泽说完话之后,便不再看她,而是低头看着那摆在小箱子里的一样样的刻刀。

    越看神色越郑重。

    最后他头也没抬的问顾乔乔,“我可以拿出来看一看吗?”

    可以吗?

    还是不可以!

    这样有礼貌的秦以泽穿着白色的高领毛衣,笔直修长的双腿包裹在黑色的西裤里,身姿如松柏一般的挺拔。

    可是灯光下的他,却犹如一方美玉,温润而又清贵。

    而他当真是君子。

    他虽然近距离的看着,但是在顾乔乔没有同意前,却没有伸手去拿。

    顾乔乔说不出心里的滋味,礼貌其实也代表着疏离。

    不过她还是点点头,“可以。”

    秦以泽慢悠悠的拿起了一把个头最大的刻刀,仔细的看起来。

    也许男人天生就喜欢这些刀剑类的东西吧。

    反正,秦以泽的神色和温和,不过眼底却还是带着一丝兴味。

    半晌才放下了刻刀,难得的开口赞道,“这不是雕刻师常用的白钢刀,这刀应该是用特殊的铁石用灌钢法炼制而成,刀锋泛着寒光,少说也有三百年了,说它削铁如泥并不夸张……”

    顾乔乔心里自然知道爷爷的这套刻刀肯定是有年头的,也许还是有历史的。

    不过爷爷却没有对她提太多。

    而今天秦以泽说的这些,她其实一点都不懂。

    没想到他懂得这么多,竟然还知道什么灌钢法,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不过顾乔乔眉头却微微的蹙起,上辈子她的这套刻刀去了哪里呢?

    假如是秦以泽得到,她相信依照他的品性,是会想方设法的送到自己的手里的。

    毕竟,按照他刚才的说法,他是知道这套刻刀的价值的。

    断然不会贪了他的东西的。

    可是到死她都没有看到。

    想到这里,她淡淡的开口,“爷爷给我的时候,没说那么多。”

    秦以泽倒也没有意外,他看了一眼顾乔乔,想起了今天的事情,他缓缓的开口,“虽然我的父母已经道过谦了,但是我还是想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顾乔乔勾了勾嘴角。

    今天也许是她活到现在,收到的道歉最多的一天吧。

    好笑吗?

    其实真的好笑。

    上辈子的她是真的被那些人欺负的很惨,却没有人和她说一句对不起。

    但是这辈子,只是稍微的动了点心眼,却得到了那么多的愧疚。

    她有些迷惑。

    却似乎也知道,做人其实最难。

    这个世界也许就是这样吧,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最后的最后,谁又能说得清呢。

    她倏然的想起了有人和她说的话,一个人只有自立自强的时候,别人才会尊重你。

    她现在不在浑浑噩噩的,脑子清明,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是不是就是他所说的自立自强?

    然后得到了人的尊重。

    顾乔乔看了一眼秦以泽,眸光清凉,“都过去了,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明天太爷爷还会问你这两件事的经过,老人家嫉恶如仇,极是护短,但也恩怨分明,你不用特意为爸妈他们粉饰,实话实说就好。”

    顾乔乔心里不以为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