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乔乔的手出了问题
    而同一时刻,帝都的某医院,罗老惊喜的将核雕握在了右手里。

    闭目冥想了一会,才不舍的将核雕放在了玉盒里,对着罗帆说,“我相信这是乔乔雕刻的,她定是遇到了难处,张毅光是看到了核雕的巧夺天工,却不知道这核雕还有其他的宝贝之处,我们先替乔乔收着,等有机会在说……”

    “爷爷,我今天倒是听说了一件事……”

    “什么事,说来听听。”罗振宇慈和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子。

    罗帆于是将今天下午听到的关于白家和秦家的事情说给了罗振宇听。

    毕竟都是一个圈子的。

    第一时间得知消息也很正常。

    罗振宇听到之后,气的面色大变,恨恨的开口,“秦家的人真是愚蠢,竟然和外人一起陷害自己的儿媳妇。”

    “嗯,我听说因为顾乔乔是从农村来的,沈蔓茹一点都瞧不起她,想来私下里乔乔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农村人怎么了,他秦家的门第和我们罗家差不了多少,你三婶也是农村来的,可我们罗家上下待她多好……”

    罗帆赶紧的劝道,“爷爷,可别生气,秦奶奶是个明白的,她丈夫也是个干脆果断的,否则,就不会将几个人送到分局去了。”

    罗振宇自从被大师所救之后,对待人和事,都存有感激之心,所以听到这事,尤其顾乔乔还是自家的救命恩人,自然很生气。

    他又叮嘱了罗帆几句,罗帆连连点头。

    罗振宇看着玉盒,目光却露出了深思之色。

    所有这些顾乔乔一无所知。

    收拾好一切之后,她就回了房间。

    通常这时候,秦以泽是不会和她待在一起的。

    他会安静的陪着秦奶奶看电视。

    顾乔乔的心内依然难掩雀跃。

    她是真的高兴。

    白芸是她心口的刺,如今看她百口莫辩的进了局子,顾乔乔心口的刺终于拔掉了。

    秦家处理问题的态度让她无话可说,而她也有错。

    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进了不该进的家,她也是咎由自取。

    都说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但是被爷爷惯大的她,确实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也几乎不大明白门第悬殊的后果。

    所以才在进了秦家不到一年的时间,看到那明显的区别后,才越来越胆小懦弱甚至自卑。

    也许因为太在意,所以才给自己套上了枷锁。

    其实,从前的她,不是这样的。

    是她爱的没了自己。

    不过,这些都是前尘往事了。

    秦家没了她,也就不会再有接下来的那些灾难了。

    秦奶奶依然健康,秦小雨依然活蹦乱跳。

    而她也会很快的回到父母身边。

    这才是一别两欢,各自安好。

    顾乔乔洗漱好之后,秦以泽依然没有回屋,她索性拿出了一枚橄榄果仁,带着刻刀进了书房。

    坐在椅子上,就像昨天那样的活动了一下手指,然后闭目冥思了一下。

    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准备在这橄榄上刻上十八罗汉,然后钻孔穿线,可以当成一个挂件。

    有信佛的人看到,自然是喜欢的。

    她伸出手,就落下了刀。

    却在下一刻,倏然一惊,顾乔乔的眼睛一下子瞪大,看着似乎凝滞的手指,有些不相信的眨了眨眼。

    随后又用刀划下去,但是手指依然纹丝不动。

    而光滑的橄榄核没有一点痕迹。

    顾乔乔的心咚咚的狂挑起来,她的手为什么忽然不能动了?

    她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难道她的手出了问题吗?

    不能动,是要成植物人了吗。

    顾乔乔不信邪的又拿着刻刀使劲的刻下去,依然停落在刚下刀的位置一动不动。

    手不能用了吗?

    那么,她岂不是成了一个残废?

    别说给家人过好日子了,她没准成了父母的拖累。

    顾乔乔都要哭了,后背都惊出了冷汗。

    倏然的放下了手的刻刀,赶紧的活动起来。

    然后她震惊的发现,她的手指又能动了。

    依然灵活的随心所欲。

    随后的顾乔乔又实验了很多次。

    最终发现,她只要不用刻刀在核桃上或者橄榄核上雕刻,就一切正常。

    而她将刻刀放在要雕刻的物品上的时候,诡异的似乎就凝固了时间。

    可她手指的灵气依然有。

    按在自己的心口,都热热的感觉。

    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天这是在玩她吗?

    这也太不公平了。

    为什么要扼杀掉她赖以生存的雕刻技能呢。

    随即顾乔乔心神一凛,赶紧的摒弃掉了这个想法。

    老天是公平的。

    否则,她怎么会重活一回呢!

    谁都可以说老天不公平,唯独她顾乔乔不能。

    可是,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顾乔乔欲哭无泪。

    她焦躁不安的在书房里来回的走着。

    脑子里也乱哄哄的。

    到底是怎么了呢?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匪夷所思之事?

    顾乔乔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心里后悔死了。

    假如从此之后再也不能拿刻刀了,那么她卖给御宝轩的核雕真的是亏死了。

    要知道,那核雕上面还有灵气呢,没事拿在手里把玩的话,对身体可是大有好处的。

    她还想着给秦老爷子和秦奶奶每人雕刻一个呢。

    因为她速度很快,几乎是几个小时就雕刻出一个。

    她甚至都算好了会拿多少钱回家呢。

    现在好了,别说速度了,就连一刀都刻不下去了。

    顾乔乔苦苦的思索着。

    不时的活动着自己的手腕。

    而就在这个时候,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然后身体就僵住了。

    难道……

    她举起了右手,如果说成功的将白芸踩倒在地,靠的确实是她的手。

    白芸不会傻到偷拿秦家的东西,还明目张胆的放在了自己的裤袋里。

    就算是拿了,她也会早早的将东西藏起来。

    没错!

    那静夜蝉是顾乔乔早晨的时候拿走的。

    她想给白芸秦轩和沈蔓茹一个机会,放过他们,也放过自己,因为离开了秦家就再无交集。

    她也会让这一切都随风而去。

    假如她从御宝轩回秦家的时候,白芸闭嘴不提此事,也或者秦轩和沈蔓茹像秦奶奶那样的无条件的相信她,她不会将静夜蝉塞到白芸的裤袋里。

    也不会顺势而为的报了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