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不许在收秦家儿媳妇的核雕
    这样的暖房本来应该姹紫嫣红,可是却只有一种花。

    就是兰花。

    大的小的,摆满了暖房。

    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坐在藤椅上,抿了一口茶,然后轻轻的放下来,身旁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连忙的又给续上。

    这位须发皆白的老人就是御宝轩的老当家,顾清风,今年七十八岁。

    而站在一旁的是他的继子,顾城。

    新续上的茶水氤氲着茶香,顾老爷子却没有喝,沉默的看向了眼前的一盆兰花,半晌才问,“张毅果真用八百元收了一个核雕?”

    老爷子是不大相信的。

    现如今的核雕越发的不值钱了。

    除了那些大师的作品。

    而关键也是如今收藏核雕的人少了。

    人们一窝蜂的开始收藏古董和玉,所以如老狐狸一样的张毅竟然高价收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孩雕刻的核雕。

    说出来,别说别人了,连他都是不大相信的。

    顾城微微低头,掩去了眼睛里的一抹精光,恭敬的说,“父亲,确有其事,那核雕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拿来的,张毅竟然还给加了价。”

    顾老爷子平静的神色终于起了一丝波澜,张毅竟然给加了价,这在他的印象里好像没有几次。

    终于来了一点兴趣。

    他扫视了一眼身旁候着的顾城,温和的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不过你以后还是收敛一些,张毅对我忠心耿耿,别伤了这几十年的情分……”

    “是,父亲,我知道了。”

    顾城很是恭顺,反正目的也达到了。

    关心了几句话之后,顾城离开了。

    无人可知的地方,顾城面色阴沉似水,脚步停顿了一下,就朝着大门走去。

    而暖房内的顾老爷子则是沉吟了片刻,就拿起了电话。

    张毅迅速的接起来,惯常的问候之后,老爷子直接问起了张毅收核雕的事情。

    张毅一点都不意外。

    老爷子的继子顾城在这里也安插了眼线,可他并不在意。

    顾城于古玩上没有一点天赋。

    连普通的玉石都分不清楚,如何来掌管御宝轩。

    在加上张毅对老爷子一直感恩,所以,老爷子也是无条件的信任张毅张二掌柜的。

    而顾清风打来电话,不过是因为张毅的加价让他感兴趣。

    等听张毅说完之后,顾老爷子开口道,“明天你将核雕拿过来我掌掌眼。”

    他也不相信这是一个小姑娘雕刻出来的。

    但是张毅的形容让他还是有了一点向往。

    张毅可惜的回道,“老爷子,那核雕已经被罗振宇的孙子给买走了,出价三万,而且还有不得已的理由。”

    等听完事情的经过之后,顾老爷子皱紧了眉头,问张毅,“救罗老的是秦家的人?”

    “……”张毅迟疑了一下,“是的,是西城区秦家的人。”

    然后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

    似乎是在平复着怒气。

    而张毅也屏住了呼吸,他知道秦家的老太爷和老当家的有旧怨,但是却不知道内情如何。

    而他在此之前,也不知道那个小姑娘是秦家的儿媳妇。

    其实他也明白,就算是知道了,他也会将核雕留下来的。

    因为那雕刻的技艺精美绝伦,几乎没有一点瑕疵,而难得可贵的是核雕的表面泛着淡淡的光泽。

    很神奇。

    所以他很想知道小姑娘后面的人是谁。

    但是却碍于罗老的面子,不得不忍痛割爱。

    而且他也知道,罗帆既然碰到了,自然不会空手而回。

    电话的那头在静默了片刻之后,苍老而又带着戾气的声音响起,“那个秦家的儿媳妇再来卖核雕,不许再收,不要和秦家有一点联系,你也不许在和他们接触。”

    “……”张毅沉默一瞬,“是,我知道了。”

    “还有白家,也不是好的,你告诉你媳妇少和他们来往。”

    “……”张毅苦笑,这老爷子这几年脾气愈发的喜怒无常了,听着电话那头呼哧的喘气声,他连忙点头,“老当家的,我知道了,您别生气,我听您的就是。”

    随后顾老爷子放下了电话。

    看着郁郁葱葱的兰花,握着拐杖的手紧了紧。

    因为提起了秦家人,却一下子打开了尘封许久的回忆。

    他的眼神似乎有些浑浊,夕阳的余晖淡淡的笼罩着生机盎然的暖房。

    而他似乎看到了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倔强的跪在了他的面前,满脸悲愤的指责他的薄情寡义。

    而他当年刚愎自用,独断专行,一怒之下就将唯一的儿子赶出了家门。

    并放下了“生不养死不葬”的狠话,可是随之一起走的还有他的原配夫人。

    这一别,就是五十多年啊。

    他用了三年的时间平复了怒气,当他想要找回那对母子的时候,国内开始了长达十几年的战乱。

    他也算是慧眼独具,用自己的财力默默的支持着国家和新党。

    并且和新党派到帝都的地下工作者,表面上的身份是帝都大学副校长的秦家的老太爷成了好兄弟。

    后来,新国成立了,他又开始了漫长的寻找,可是却没有那对母子的一点消息。

    他不敢搬家,担心搬家了,万一他们母子回来找不到家门怎么办。

    他顶着压力,不允许工作组动他一寸土地。

    眼看着这事要闹大,秦老太爷强势的用军方的力量将他控制起来,并且亲自带队,将被誉为帝都顾园的大院子,分成了几十个小院子,并且迅速的分到了个人的头上。

    当然了,这些得到院子的人,都是对新国有贡献的人。

    等他出来后,秦老太爷就和他划清了界限,不久之后,这事又被翻出来,他被下放去了郊区的农村。

    等他好不容易的出来了,却早已物是人非。

    看到不复往日风光的顾园,老爷子心痛又悲凉。

    对秦家谈不上恨,却也不想在看到秦老太爷了。

    此时,太阳渐渐的隐去了西山。

    顾清风苍老的容颜一片萧索,其实他最恨的是他自己。

    为什么要说出生不养死不葬的诛心之语?

    到现在那一对母子依然音信皆无,生死不知……

    难道这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