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各方求情
    虽然依然有些没脸见顾乔乔的感觉,但是这第一步还是要迈出去的。

    而且,秦轩的心里却还是有一件事没放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乔乔,你的核雕刻的就是小船吗?”

    说着拿出了一个核雕。

    那也是一只小船,不过和顾乔乔的比起来,却还是有着很大的距离。

    顾乔乔拿过了小船,打量了起来,功法稍显粗糙,船舱的门的花纹也不对称,船夫表情呆滞,比例也有些失调。

    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啊。

    顾乔乔对自己的作品更有信心了。

    她放下了核雕,“我刻的是小船,不过从船型还有人物都不一样。”

    “御宝轩直接给了你八百元吗?”秦轩好奇的问道。

    “没有啊,一开始给的六百,我就犹豫了一下,没想到看我犹豫,张老板就又加了二百,然后我就同意了。”顾乔乔漫不经心的开口道。

    “是张老板,御宝轩的二掌柜?”秦轩不可思议的问道。

    “我听他这么自我介绍的。”

    秦轩此时的心好像猫挠一样,这真是可惜啊,他竟然都没看到顾乔乔雕刻的东西。

    能让人精张毅二次加价的东西,放眼帝都,还真没有几件。

    据说张毅出价向来是一口价,不管是卖还是买都是如此。

    因为他的价格诡异的接近对方的心理价位。

    所以他在古玩圈子里,还有一个名字叫“张一口。”

    秦轩似乎忘记了秦家人和顾乔乔的不愉快,也许也是为了借此缓和关系,他看着顾乔乔,声音很有些痛心疾首,“乔乔,你那核雕,没准卖亏了……”

    卖亏了?

    怎么会呢。

    顾乔乔不解的看向了秦轩,“不都说御宝轩童叟无欺吗,怎么会亏呢?”

    她其实也觉得,这八百元真的不少了,尤其在这1986年。

    这个时候,钱很值钱!

    秦轩觉得和顾乔乔一时之间说不明白,他因为没有看到实物,也实在不好肯定张毅是否坑了顾乔乔。

    但是可惜的是,依照秦家和御宝轩的关系,只怕想要看看都未必可以。

    而张毅能买顾乔乔的东西,想来未必知道顾乔乔和秦家的关系。

    顾乔乔看了一眼秦轩的神色,就知道他对自己的核雕很好奇。

    不过她到没有在意。

    亏了就亏了吧,再说了,自己手速快,多雕刻几个,就都回来了。

    而且,和御宝轩也是要长期合作的。

    而秦轩来不及遗憾,饭菜就做好了。

    秦奶奶刚才就坐在了顾乔乔的身边,安静的听儿子和顾乔乔说话,心里也终于好受了一点。

    不管以后如何,这终归是一个好的开始。

    餐桌上的气氛很安静,沈蔓茹没滋没味的吃着菜。

    这才没几天啊,这嘴巴怎么就养刁了呢。

    总感觉自己做的菜好像不是没放油,就是没放盐的。

    她抬头悄悄的看了一眼顾乔乔,却诧然的发现,这孩子吃饭的样子很好看。

    低眉敛目,不快不慢,优雅而又怡然。

    要不说呢,当一个人摘下有色眼镜看一个人的时候,肯定是和从前天差地别的。

    亦舒写过,当一个男人不再爱他的女人,她哭闹是错,静默也是错,活着呼吸是错,死了都是错。

    同样的,一个人讨厌一个人的时候,她笑也是错,不笑也是错,连走路的姿势吃饭的样子都是错……

    而此时的沈蔓茹却又觉得她怎么就妥协了呢,在她的心里,这个顾乔乔调教十年都未必上得了台面。

    可如今……

    她拒绝在想下去。

    饭刚刚吃到一半,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秦轩示意秦以泽别动,他走到客厅接起了电话。

    是白家老爷子打过来的。

    恳求秦轩高抬贵手放了他不懂事的孙女。

    并言称会亲自上门赔罪。

    这话自然是假话。

    白家老爷子身居高位,怎么可能登门呢。

    不过是一个说辞罢了。

    秦轩其实在刚才就料到今天不会平静。

    他安静的听白家老爷子说完,就温和而又不失强硬的开口道,“这事已经不是我秦家和白家的家事了,不管是违法还是犯罪,自有专门机构对他们裁决,我相信法律也相信公安。”

    对方咔嚓挂了电话。

    而随后,又来了几个电话,都是说情的,秦轩依然是和白家老爷子一样的说辞。

    不过秦轩在对待这些外务上,却是清醒的很,轻言细语的和对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的一清二楚。

    很是尊重事实。

    而毫无意外的,对方在听到秦轩的话之后,哑口无言。

    秦轩不得不这样做,否则,白家很可能会颠倒黑白,轻描淡写的说成是孩子们之间的纠葛。

    而他,也自然早就做好了准备。

    顾乔乔到没有想到事情竟然闹得这么大。

    那些平素只在报纸上电视上看到的人,都当起了和事佬。

    不过听到秦轩委婉的拒绝后,顾乔乔倒是对秦轩这人有了一些改观。

    不过,这些,这秦家的一切,很快就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想到这里,顾乔乔的胃口出奇的好。

    虽然饭菜的味道实在一般。

    而秦家老太爷的电话,让这顿晚饭匆匆的结束了。

    先是秦轩被骂,然后是秦以泽,听到老太爷中气十足的骂秦以泽招蜂惹蝶的时候,顾乔乔深有同感,而秦以泽安静的听着,神色淡然如水。

    老太爷骂够了,才告诉秦以泽,明天带着媳妇来军区大院。

    并且告诉秦以泽,这事的后续他秦以泽不方便插手,由他去和白家的老头子斗。

    然后才气呼呼的放下了电话。

    1986年的春节,却注定不在平静。

    帝都的北城区。

    这里有一座不亚于秦家的大院子。

    主体建筑是二层楼房,屋檐上雕栏画柱,四周是青砖垒就的高墙。

    如果从空中俯瞰,会发现其实这一片是一个整体,但是却被四道高墙给硬生生的切割开了。

    而就在高墙大院内的一处院子里,竟然有一处暖房。

    迎面而来一股浓浓的春意。

    暖房大约有二百多平方,是长方形的,朝阳的一面是大块的玻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