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道歉
    顾乔乔在听到关门声音的时候,终于反应过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羞恼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木门,却没胆量去打开。

    她本能的低头看自己的胸口。

    虽然衣服宽大,可是她知道那里也是曲线曼妙的。

    就好像两个熟透的水蜜桃。

    小吗?

    还担心吓到她?

    什么东西会吓到她?

    顾乔乔却蓦然的一愣,随即羞愤的直咬牙。

    如果没猜错,是那个意思吗?

    前世的她虽然不到三十就结束了生命,可是在那儿都是中年妇女的后厨里,那些女人们向来口无遮拦荤素不忌。

    顾乔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底升起了一丝羞窘,她觉得自己理解过度了。

    如今的秦以泽才不过二十出头,他怎么可能会想的那么多?

    说自己小,应该是年龄小吧。

    顾乔乔压制住了胡思乱想。

    可却还是有些诧异。

    却原来秦以泽除了冷漠之外,还有这样的面孔。

    但是不管什么意思,却和她再无关系。

    同时心底弥漫上了喜意。

    真好啊。

    马上就要和他离婚了。

    从此之后,这所有的噩梦就会永远的远离自己。

    顾乔乔脚步欢快的脱下了羽绒服。

    集体供暖的西城区,中午的时候,室内温度最高。

    她的心里开始认真的规划着。

    当务之急是多雕刻一些东西去御宝轩卖。

    然后处理这里的没用的衣物。

    能邮走的去邮局邮走,实在碍眼的统统扔掉。

    清除好自己在这里的痕迹,永远的离开秦家这个鬼地方。

    不过,帝都还是要来的。

    毕竟她雕刻出来的东西,确实在这里才可以体现出价值。

    顾乔乔拿着手里的几个橄榄和核桃,满脸都是憧憬。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悄悄的打开了,一个袋子从门缝中递过来,然后那只小手又嗖的一下缩了回去。

    是秦小雨,没敢进来。

    因为她发现,她的大嫂在刚才面对他们一家人的时候,很有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也许这个比喻不对,但是她也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词了。

    不过她可不敢来触霉头。

    毕竟他们都帮着白芸冤枉她了。

    可她也没想到,白芸竟然这么恐怖。

    顾乔乔不在意的扫视了一眼房门,很快就是陌路人了。

    她才懒得搭理她呢。

    然而。

    没等她完全的计划好和抒发自己喜悦的心情的时候,又传来了敲门声。

    是秦奶奶吗?

    想到这个老人顾乔乔心里有些愧疚,不管前世还是今生,秦奶奶是真心将她当做孙媳妇的。

    可她,这次是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过一想到秦奶奶健康的双腿,她的愧疚就好了很多。

    她快步的走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

    然后,带着笑意的神色,就凝固在了脸上。

    秦轩和沈蔓茹。

    这两个人她一点都不想看到。

    他们来干什么?

    继续指责还是迁怒于她顺势而为的报了案。

    不过这毕竟是秦家,她顾乔乔也是有风度的。

    她沉吟了一下,就从裤袋里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秦轩,“我昨晚用核桃雕刻出了核雕,是一艘小船,卖给了御宝轩,这是发票,您看下。”

    秦轩怔怔的接过了发票。

    上面写着御宝轩三个大字。

    下面是名称:轻舟已过万重山。

    价格,八百元。

    秦轩的脸色涨红,好像烫手一样的将发票递给了顾乔乔,看了一眼身边的妻子,硬着头皮说,“乔乔,我们两个是来给你道歉的。”

    道歉的?

    还真稀奇啊。

    顾乔乔秀眉微挑,就让开了门口。

    秦轩和沈蔓茹走进来。

    顾乔乔仔细的查看,却发现秦轩确实带着真诚,眼睛里也是悔意。

    就好像有一年爸爸因为考试成绩误会了她,骂了她两句,她躲到后院,后来爸爸满村的找她,等看到她的时候,眼神也是这样的。

    可是沈蔓茹的眼底明显的不甘愿。

    甚至有点迁怒的感觉。

    不过也许因为秦奶奶的关系,也因为今天她叫嚣的最欢,她压制了下来。

    甚至躲闪着顾乔乔的目光。

    这真的难得啊。

    顾乔乔的眼眸划过一抹兴味。

    她收起了发票,静静的看着秦轩和沈蔓茹。

    然后又微微的低下头。

    内心里不屑却又很期待。

    沈蔓茹那人清高自傲,让她跟她赔礼道歉,没准心里都骂翻天了。

    但是面上还要维持着优雅。

    她是不是以为她顾乔乔会不让他们道歉,大度的原谅他们呢。

    开什么玩笑?

    室内出现了短暂的沉默,秦轩率先打破了沉寂,言辞恳切的说,“乔乔,对不起,今天的事情是我的错,我不但怀疑你,还冤枉了你,甚至宁可相信外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儿媳妇,我今天很愚蠢,所作所为不配为长辈,我很羞愧,也无地自容,所以我郑重的和你道歉……”

    不得不说,秦轩的道歉很真诚。

    顾乔乔刚才还不屑和冷硬的心,竟然有了一丝丝回暖。

    她唾弃与自己的心软,可是却控制不住眼底的雾气。

    两辈子加在一起,她真的很委屈也很悲伤。

    她不过是嫁给了秦以泽,可是为什么就好像她做了十恶不赦大逆不道的事。

    一个个,恨不得将她踩在泥里再也不能翻身。

    秦轩和沈蔓茹,凭良心讲,哪怕对她有对白芸的一半的一半好,哪怕对她有一点点的善意,她也不会从一个开朗爱笑的女孩在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硬生生的活成了一个卑微的怨妇。

    她也是好人家的女儿,也是父母手里的珍宝。

    为什么在他们的眼里,竟然连一根草都不如呢?

    此时的顾乔乔满腹悲愤,却不知道如何化解。

    泪水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板上的时候,顾乔乔才蓦然惊觉。

    她转过头,抹去了泪水。

    也没刻意去遮掩。

    毕竟也算歪打正着。

    受了这么大委屈的顾乔乔,过了年才十九岁,哭一哭太正常了。

    不哭,才是不正常的。

    果然秦轩更愧疚了,“乔乔,我和你婆婆不敢让你马上原谅我们,但是请给我和你婆婆一个机会,从今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