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我同意!
    顾乔乔仓皇的捂住了脸,她顺着墙角滑下来,她想起来了。

    想起来在上辈子余下的八年光阴里,苦苦压抑的记忆。

    她曾经那么豪情万丈的对着秦以泽许下了诺言。

    而在那以后的日子里,她也确实拼命的想要秦以泽爱上她,可是最后她还是失败了。

    她是拼了命的去爱,却连累了亲人一个个失去了生命,最后的她,也没有活下去。

    她怎么那么蠢!

    爱一人怎么可以拼命的去爱呢?

    什么样的人值得一个人拼命去爱!

    人生不只有爱情啊!

    而她所谓的可笑的只有一个人的爱情,在死亡面前,不堪一击!

    上辈子的她,死有余辜!

    秦以泽俊眉微蹙,眼前却忽然浮现了说这番话的顾乔乔,那一年,她才十七岁吧。

    年轻而未脱稚气的小脸,满是灿烂而又明媚的笑容,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亮的璀璨而又惊人。

    随后,他就没有在试图劝说,而是点头同意了。

    不到两年的时间,这番话,竟然让她这么痛苦又不堪回忆吗?

    果真是年少轻狂吗?

    秦以泽不得而知。

    他只记得,他刚回来的时候,顾乔乔看向他的目光还带着满满的爱意。

    然后在晚上的时候,试图扑过来。

    可是,这所有的一切,都在除夕的下午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双澄澈如水的眼睛里,再也没有了他的影子。

    谈不上失望,就是有些费解。

    难道那一撞,让她大彻大悟了?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捂住脸的顾乔乔,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子,想要伸出去的手,却又停在了半空中。

    随后,又不动声色缓缓的收回来。

    清冽而又淡漠的声音在室内幽幽的响起,“如果离婚可以让你的眼睛里少些恨意,我同意!”

    顾乔乔蓦然松开了捂住脸的手,泛红而又带着水汽的眼底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她喃喃的问,“你同意了?”

    “……”秦以泽静默了一瞬,神情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冷,好像一下子轻松了,也似乎胸口有些憋闷。

    他淡漠的开口,“离婚手续很复杂,要提前打报告,我的直属领导也许会找你谈话,如果能避免最好,不能避免你就实话实说,只是我们双方的家人,暂时先不要告诉他们。”

    顾乔乔慢慢的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使劲的眨了眨眼睛,将泪水憋了回去,语带轻松的说,“没拿到离婚证之前,我谁都不会说。”

    秦以泽睥睨了一眼明显开心起来的顾乔乔,漆黑的眸子划过一片暗沉。

    原来,同意离婚竟然让她这么高兴吗。

    他整理了一下大衣,昨夜一直未睡,但是却还要出去询问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他没有问顾乔乔,因为让他不解的是,到底是怎么报案的。

    他的父亲和母亲,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这是他想知道的。

    他的手放在了门把上,顾乔乔却忽然开口问道,“秦以泽,我可以问你一件事吗?”

    “你问。”

    “假如那一杯加药的橙汁我喝了,也出丑了,你会怎么办,你会相信我是被陷害的吗,你会去调查吗?”

    秦以泽凝眸看向站在面前的顾乔乔,看到她还氤氲着雾气的眼睛一片执着,沉声的问,“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嗯,很重要。”

    顾乔乔点点头。

    虽然知道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但是她还是想知道,当这件事真的发生的话,秦以泽会怎么办。

    秦以泽的面容也肃穆起来,他略微的思索了一下,“我去的晚,如果没人提醒我,我不会知道你是因为喝了橙汁才这样,我也许会以为你真喝了酒,毕竟白芸她们早就想好了说辞,而提供药的豪哥在知道白芸想害的人是你之后,他会在第一时间和白芸还有朱建国他们统一口径,抵死都不会承认,小雨单纯无知,看不出这里的花样,你如果知道问题出在橙汁上还好,如果不知道,这事也许真的让白芸和宁玉丽如愿。”

    哼,果然是这样!

    顾乔乔的眼眸浮上了一抹冷意,用讥讽的眼神看着秦以泽。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不是先知,我之所以觉得不对是因为朱建国和白芸的关系,还有所谓的白兰地,和橙汁没有一点联系。”

    顾乔乔冷哼一声,别开了视线。

    秦以泽看到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薄唇轻启,清冷的声音如夹杂着浮冰的泉水,“你心里是不是在想,我才是惹祸的根源,如果白芸不觊觎我,这一切都不会发生,我承认,也许有关联,但是我却要告诉你,我已经竭尽所能的去疏远去拒绝……”

    说道这里的秦以泽看了看右手,“说起来也许你不信,我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拉女孩的手,而那个女孩就是你。”

    顾乔乔心脏突的一跳,倏然的将那只手背在了身后。

    秦以泽自然看到了这个小动作,不动声色的勾起了嘴角,今天的话,说的有点多了。

    可是他又想起了一事,似乎也应该给顾乔乔一个交代。

    不过不大好说,可是既然已经同意离婚了,总归是不能让她带着恨意离开。

    但是话到嘴边,却又感觉说不出口。

    顾乔乔看着秦以泽的神情,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却因为他终于同意离婚了,感觉心情很好。

    于是主动的开口询问,“你还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

    “我……”秦以泽看着那双清如泉水的眼眸,想起了上次谈这个话题时候顾乔乔的羞涩和懊恼。

    他觉得说出来也好,否则那脸上的笑容确实有些刺眼。

    作为曾经在枪林弹雨中闯过来的秦以泽,在这方面表面看来青涩,实则老练而又腹黑。

    他星眸微暗,看着顾乔乔的眼神很专注,声音略带沙哑且却意味深长,“我没碰你,一是因为你太小了,二是担心吓到你,三是我们都没做好为人父母的准备,想着在等两年,也许会好点,不过也幸好,否则,你想离婚还真没有那么容易。”

    说完,他打开了房门,随手又关上,微微的攥了攥手,掩去了眸子里的波光,神色微冷的朝着坐在沙发上发呆的父母走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