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她为自己不值!
    “秦以泽,在你眼里,婚姻就不是儿戏吗,如果你没当这是儿戏,你为什么对我不闻不问,在这场婚姻里,你又是如何做丈夫的?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视婚姻为儿戏,你如果觉得婚姻很神圣,你当初为什么不严词拒绝?

    依照你秦以泽的本事,有一万种拒绝的方法,可你没有拒绝,和我结了婚,然后冷漠以对,让我每天忐忑不安胡思乱想惶惶不可终日,如今我终于想明白了,主动提出离婚,这对我来讲,是最慎重不过的决定,是对这桩不对等婚姻的尊重,你凭什么说我视婚姻为儿戏?”

    顾乔乔的眼眸弥漫着水汽和恨意,低低的嘶吼着。

    秦以泽怔住了。

    专注的目光看着顾乔乔,他漆黑的眸子似乎泼墨了一般的幽暗。

    他终于知道,顾乔乔提出离婚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耍的手段以此来引起他的注意。

    她是认真的,认真到在众人面前堂而皇之的提出来。

    不给自己一丝退路。

    倒是真的干脆利落,毫不犹豫。

    他也看到了顾乔乔眼底的恨意,她为什么恨他?

    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吗?

    他不是太清楚,也没来得及去询问,因为顾乔乔和白芸两个人,几乎不给别人反应的机会。

    只不过,如果顾乔乔坚持离婚,他不会死抓着不放。

    他会痛快的放手给她自由。

    一直以来的他,没有经过情窦初开,也没有年少慕艾。

    迄今为止,已经二十二岁的他,没有女孩可以让他有心动的感觉。

    也从来没有像别的男孩那样憧憬将来和自己生儿育女的妻子是什么样。

    在这些女孩面前,包括顾乔乔,他的心都没有一丝波澜。

    就如那万年的古井一般。

    褚成峰嘲笑他心里有病,可他知道,那不是病,只是没有值得让他动心的女孩罢了。

    所以他对儿女情长看得极其的淡漠。

    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所以他答应和她结婚。

    她想要嫁给他,他就给她婚姻,她向往帝都的繁华,他就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她带进秦家。

    可是,如今的她告诉他,她想明白了,她要和他离婚。

    离婚?

    可以!

    但是有些话,却要说个明白。

    秦以泽缓缓的开口,声音却有些低哑,“我听明白了,你确实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一时冲动,你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是的,我想了很久。”

    两辈子的时间,确实是很久。

    “不过我有些话要和你说明白。”

    秦以泽稍微的和顾乔乔拉开了距离,可是那鼻息之间传来的冷冽的竹叶香却依然萦绕在两个人的中间。

    也似乎掺杂了一抹少女的幽香。

    顾乔乔垂下了眸子。

    “首先,我要和你说的是,答应和你结婚,不是儿戏,如果不出大的意外,我们会过一辈子。”

    顾乔乔缓缓的攥起了手,嘴角弥漫上一抹冷意。

    “当然,这个意外指的是我牺牲了。”

    顾乔乔蓦然抬眸看着他。

    那双灿若星子的眸子里,有着她读不懂的情绪。

    几息之后,顾乔乔淡漠的低下头,头顶的声音轻轻的响起。

    “我们结婚那天,因为特殊任务我连夜去了滇南,这次任务是保密的,我无法给你打电话,甚至留下片言只语,而完成任务回来,已经是1月份了,我去了北部边疆,那里只有军用电话线,况且,半个月后就是探亲假,我回来的当天,就将我的津贴还有任务的奖金全部交给了你,我想,这是我作为你的丈夫必须有的举动……”

    顾乔乔愣住了。

    无论前世和今生,她都以为秦以泽去了北部边疆,那里确实不方便,但是却可以写信的。

    却原来,直到上个月才执行完任务回来。

    她的嘴角有一丝苦笑,思绪翻腾如那波涛汹涌的海水。

    为什么他不说呢,如果他说了,她还会这么纠结痛苦与他不给她打电话,不给她写信吗?

    如果她不痛苦,会被白芸哄骗吗?

    顾乔乔感觉浑身都似乎泛着冷意,不说前世,只说今生,他回来也有十几天了,有无数个机会告诉自己他为什么音信皆无。

    只要他简单的几句话,那个傻乎乎的顾乔乔,就会灿烂如冬日的暖阳。

    可他没有。

    因为在秦以泽的眼里心里,根本就没有她一丝一毫的位置,

    她为自己不值!

    顾乔乔垂眸,淡漠的看着脚下的地板。

    “所以,我并没有对你不闻不问。”

    秦以泽的角度只看到顾乔乔柔软乌黑的发顶,却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鼻尖只闻一缕若有若无的馨香。

    他蓦然的想起了和顾乔乔的初见,端着茶水的她在看到他的时候,竟然吃惊的手一抖,放着四杯茶的托盘眼看着倾斜,就要全都要摔到地上的时候。

    这个丫头,反应极快,小手一翻一抖,那托盘就稳稳的落在了她的手里。

    而他要伸出去的手,也尴尬的停在了半空。

    想到这里,秦以泽的眸光有些柔和,声音也轻了下来,“顾乔乔,你还记得当初在你家里,我答应结婚前,和你的一次谈话吗?”

    谈话?

    什么时候?

    没了秦以泽释放的冷冽的寒意,她似乎感觉到了一丝温暖,人也平静了许多,她想起来秦以泽确实和她谈过,可是,那时候的她幸福的好像漫步在云端,整个人都飘飘悠悠的,耳朵里只有那悦耳动听的男子嗓音。

    却根本就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

    顾乔乔的头垂的更低了。

    秦以泽似乎了然,因为当时的顾乔乔似乎没有认真听,不过那脸上的笑容灿烂的让他不忍直视。

    “既然你忘了,我就重新和你说一遍,我这人性子冷,有的时候对人凉薄,不近人情,而且我还是一名军人……”

    说道这里的秦以泽却不能告诉顾乔乔,他还是一名肩负特殊使命的军人。

    直属于国家最高军事指挥部。

    以前不能说,现在也依然不能说。

    他只是停顿了一下,就接着说道,“我告诉你,我没有把握做一个合格的丈夫,不能给你梦想的婚姻,你说你不在乎。”

    顾乔乔咬着嘴唇,她依稀记得这话。

    “我还告诉你,我们仅仅见过一面,我对你没有感觉,连喜欢都没有,更谈不上爱,可你依然说,你不在乎,只要你爱着我就好了,你说未来那么长,你会拼命的让我爱上你的,只要能嫁给我,你什么都不在乎……”

    秦以泽的这些话对于顾乔乔不亚于钢针刺心,她心神俱颤,脸色大变,抬头怒吼道,“不要再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