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在你眼里,婚姻就这么儿戏吗?
    秦轩的手里是那一枚静夜蝉。

    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让他此时脑子里依然有些混乱。

    秦奶奶看着低头沉默的儿子和儿媳妇,长叹了一声,眼睛里带着失望。

    室内的空气有些紧张,也有些压抑。

    好似有一块大石头一样的压在了秦轩和沈蔓茹的心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过是一个女孩子,怎么就搅动起了这么大的风波。

    秦奶奶看着儿子和儿媳妇,想着刚才顾乔乔的话,心里涌上了一抹无力感和担心。

    “秦轩,我对你很失望。”

    说道这里秦奶奶用拐杖敲了敲地板,声音不大,带着一点嘲讽,“秦轩,我一直认为你满腹经纶睿智沉稳,可是却万万没有想到,你和你的媳妇两个人加一起都快一百岁的人了,竟然被一个十八岁的女孩耍的团团转啊。”

    这话说的两个人脸色涨红,好像被人给打了一巴掌一样。

    尤其这话是从向来都温和待人的老母亲嘴里说出来,更是让他们无地自容。

    “顾乔乔年纪小,见识少,白芸骗她我可以理解,可是你们竟然被骗成这样,我真的理解不了。”

    秦轩低着头,确实不敢看老母亲,说穿了今天这事在其他人的眼里,他真的是蠢到家了。

    “妈,对不起,我今天犯了糊涂。”

    “不是犯了糊涂,是因为你们本来就对乔乔有成见,那孩子除了是农村来的,又哪里不好呢,让你们一旦有事,就联合外人来针对她诬陷她?”

    秦奶奶蓦然的提高了声音,“而且她再不好,也是我们秦家的人,是阿泽的媳妇,别说她没拿那东西,就算是拿了,也要关上房门自己解决,可你们呢……”

    说道这里,秦奶奶站起来,用拐杖指着也跟着站起来的儿媳和儿媳妇,恨铁不成钢的说,“你们不相信自己的儿媳妇,却相信白芸的话,然后跟着外人一起诬陷她,竟然还闹到报警的地步,这是顾乔乔长了心眼,看出来东西在白芸那儿,否则,她是不是会被你们送进派出所?”

    “妈,当时情形有点乱,不管如何,我都没想过要报案的,我……”秦轩干巴巴的解释道。

    “你什么你,最后还不是来了民警,现在看着白家丢人,可你们比白家还丢人,两个大学教授竟然联合外人一起对付自己的儿媳妇,说出来都让人笑掉大牙,你们丢的不是顾乔乔的脸,你们丢的是你们自己的脸!”秦奶奶厉声的训斥道。

    “妈,都是我的错,我一会就给乔乔道歉去,您千万不要生气,气坏了身子,儿子更是无地自容了。”

    秦轩看着老母亲激动的神情,颤抖的手,他是真的吓坏了。

    秦奶奶犀利的目光转向了沈蔓茹,不轻不重的开口,“沈蔓茹,我知道你喜欢白芸,也想着让她做你的儿媳妇,今天我郑重的告诉你,就算是顾乔乔真的和阿泽离了婚,白芸这辈子也别想登我秦家的门!”

    “妈,我……”沈蔓茹难堪极了,她还从来没被秦奶奶这么指责过,而且出了这样的事,她该有多蠢还会喜欢白芸啊,可她却无法辩驳。

    秦轩心下一沉,如果因为这件事儿子和儿媳妇离婚,秦老太爷不会轻饶他的。

    而且,这样愚蠢的他,在几个兄弟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妈,他们不会离婚的。”秦轩急急的说道。

    这事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乔乔那孩子心软,自己拉下脸跟她道歉,肯定会雨过天晴的。

    秦奶奶失望的看着两个人,这两个人因为对乔乔的成见,所以,根本没看到那孩子变了。

    变得和从前截然不同。

    而今天的离婚的话,也不是气话。

    她知道,乔乔是认真的。

    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瞬间似乎老了好几岁,她喃喃道,“我真后悔啊,就不该给你们时间去慢慢相处,也不该纵容你们对乔乔的慢待,阿泽本来就性子冷,在有了你们这样的公公婆婆,乔乔对这个家,只会越来越失望,我甚至都不敢想象,在我没看见的地方,你们是如何对待她的,我也错了,我是家里的长辈,却让顾大哥的孙女在这里受尽了委屈,都是我的错啊……”

    秦奶奶拄着拐杖,推开了秦轩,步子有些蹒跚的朝着自己的屋子走去。

    秦轩无力的跌坐在了沙发上。

    沈蔓茹站在那里,看着女儿怯生生站在一角,心里也乱极了。

    可是秦奶奶有一点说的对,他们被白芸利用去诬陷自己的儿媳妇,确实愚蠢之极。

    这点理智她还是有的。

    就算是去给顾乔乔道歉,也是她应该做的。

    可是,假如顾乔乔没有嫁进秦家,这前前后后的事情,又怎么可能发生呢?

    她知道这样想不对,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而此时,秦以泽和顾乔乔的房间里。

    顾乔乔的手一直被秦以泽抓着,手腕有些疼痛,她挣扎了半天,也没脱离开好像铁钳一般的控制。

    他的手心似乎带着迫人的灼热,而她的手有些凉凉的,这样的反差让她肌肤颤栗。

    “放开我……”顾乔乔恼怒的低吼着,“很疼的。”

    秦以泽听到这话,倏然的松开了手。

    手松开了,人却逼近了,高大的身躯将顾乔乔控制在了门板的墙角,让她感觉到呼吸都有些窒息。

    秦以泽的薄唇抿成了一道冰冷的直线,眼角的寒光虽然一闪即逝,却也让顾乔乔身子颤抖了一下。

    她强自镇定,抬眸狠狠的盯着秦以泽,咬着红唇,几息之后,还是很没出息的移开了视线。

    秦以泽的胸膛起伏好似在呼吸吐纳一样,竟然连声音都提高了,“结婚可以是条件,离婚也能成为一个条件,顾乔乔,在你眼里,婚姻就这么儿戏吗?”

    顾乔乔蓦然抬眸,浑身如被雷击。

    婚姻是儿戏?

    他凭什么这么说?

    他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她在最美的年华里爱上了他,爱的那么刻骨铭心又那么卑微。

    她的爱情,始于秦以泽,却终结与和他的婚姻,也终结与最美的时光。

    而她的心,却千疮百孔无处安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