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
    “我……”白芸张张嘴,竟无言以对,可是她不能放弃,掩去了眸子里的恶毒,苦苦的哀求道,“我知道,我怎么说你都不相信,可我真的知道错了,看在我是你在帝都唯一的好朋友的份上,你饶了我这一回,我以后一定会对你更好的。”

    这样能屈能伸的白芸,让顾乔乔确实有些胆寒。

    不是她没出息,是因为白芸今年才十八岁。

    就已经比那些三四十岁的人还要看得清形势。

    这样的女人,是一个人物。

    上辈子的她什么样了?

    顾乔乔凝眉细想,似乎自从她出事之后,就再也没有听过白芸的消息。

    好像连白家的消息都很少听到。

    不过这样的人,再加上显赫的家世,定是活的很好的。

    她定定的看着白芸,忽然嗤笑出声,“白芸,你这朋友我不敢再要了,一是我没钱了,以后和你出去玩,不能在请你吃饭了,也没有钱借给你花了,而且你心眼太坏,我们这朋友,以后没得做了。”

    顾乔乔没说白芸怂恿鼓动她的那些话和那些事。

    虽然可以再次的证明白芸的包藏祸心。

    但是却也给人提供了她确实愚蠢的笑料。

    有的人不但不同情她,还会反过来讽刺她:让你干啥你就干啥,让你死你也去死吗?

    所以,蠢过一辈子就够了,这辈子不会与人把柄的。

    白芸的脸色一会青一会白,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责难和屈辱,可是情势比人强,她不得不低头。

    她咬牙,继续哀求,“嫂子,你看最后你也没什么事情,反而是我自作自受,老天也是给我一个教训,我以后再也不敢了,这次你就大人大量的放过我吧。”

    顾乔乔失笑,“白芸,你杀人的时候,没将对方杀死,是不是你就没罪了?”

    “我……”

    顾乔乔却不想在和她说下去了,她看着白芸青白交加的脸,忽然开口道,“你只要做成一件事,这事我可以不追究。”

    白芸狐疑的看着顾乔乔,喃喃的问,“做成什么事儿?”

    “我知道你喜欢秦以泽,心心念念的都是要嫁给她,陷害我也是因为不甘心,所以,只要你能说动你的泽哥哥和我离婚,我保证这两件事,都不追究!”

    顾乔乔的话,无异于一块落进湖面的巨石,惊起了滔天的巨浪。

    有那么一刻,室内竟然安静的可怕,似乎连针落到地上的声音都可以听到。

    所有的人都在看着顾乔乔和秦以泽。

    没等秦奶奶说话呢,秦以泽如画的眉目弥漫上了一层寒霜,如冰雕,如寒玉,冷的彻骨,让他身边的白父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秦以泽的眼睛危险的眯了眯。

    几步就走到了顾乔乔的面前。

    他在来之前,已经和西城区的分局打了招呼,估计在有几分钟人就来了。

    看顾乔乔的嘴皮子利索,也是想着让她知道白芸的真面目,长点记性,所以一直在旁观。

    可是顾乔乔却对着白芸说出了这样的话。

    那么他一夜的奔波,岂不是成了笑话?

    秦以泽自然不能忍受。

    他一把的拉住了顾乔乔的手,对着客厅里两个话都插不上的民警冷声道,“你们分局的人马上就到,将这三个人带走,是违法还是犯罪,我相信你们会弄得请。”

    然后又对着褚成峰快速的吩咐,“剩下的交给你了。”

    说着看都不看众人,拉着面色大变的顾乔乔朝着他们住的房间大步流星的走去。

    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白芸听到秦以泽的话,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他真狠啊,一点都不在意两家的情分,竟然说让她进局子就进局子。

    她扑到了沈蔓茹的跟前,正要苦苦哀求,却被秦奶奶凌厉的声音打断,“闭嘴。”

    转头对着白父和白母沉声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明知道顾乔乔是我秦家的孙媳妇,竟然还敢下药陷害,还敢偷拿我秦家的东西诬陷乔乔,你们这是欺负我秦家没人吗?”

    老太太的声音字字犀利,带着满腔的怒气,也带着悔意,她大意了。

    怎么会由着乔乔和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在一起玩呢。

    白芸看向沈蔓茹,哭的悲切,“沈阿姨,救救我,你平日里最疼我了,放过我这一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秦奶奶对着沈蔓茹冷冷的哼了一声。

    沈蔓茹此时也终于回过神来,看着眼前滴泪交加的白芸,眼里都是震惊和不可置信。

    这孩子过年才满十八岁吧,怎么心肠这么毒,这么多算计呢。

    这一幕一幕的,都成了连环计了。

    真的是太吓人了。

    她万万不能让小雨在和她在一起了。

    女儿单纯,比顾乔乔还好骗,以后被卖了没准都得帮人家数钱呢。

    沈蔓茹虽然清高自傲,就算是依然看不起顾乔乔,但是此时此刻,却知道该站在谁的身边。

    她冷冷的拨开了白芸的手,“白芸,你的心思太深,也太可怕了,以后别再叫我沈阿姨,也别来我家了。”

    白母来到了秦奶奶的面前,哀求道,“老太太,看在我们两家做了这么多年邻居的份上,这次放过小芸吧,她才上大一,这要是进去了,以后可怎么办?”

    “你光想着你女儿怎么办,怎么就没想想我的孙媳妇真的被你女儿害了会怎么办,白家媳妇,做人不能太自私。”

    秦奶奶的声音不大,却带着冷意。

    这是白母从来没看到的。

    而这个时候,分局的人也来了。

    白芸和朱建国还有宁玉丽被带走了。

    白父和白母也跟着去了分局。

    而秦家的客厅恢复了安静,秦奶奶的脸色很冷,没有看秦轩和沈蔓茹,对着有点懵的秦小雨说,“你大嫂买回来的东西是谁给弄乱的?”

    “奶奶,是……”

    “是谁?”秦奶奶蓦然的提高了声音。

    “是我和白芸。”秦小雨吓得赶紧回答。

    “整理好。”

    “是,奶奶。”

    秦小雨连忙去收拾散落在地板上的羊毛衫和化妆品,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袋子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