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秦以泽回来了
    秦轩的脸色愈加的铁青,他以前认为顾乔乔有点愚蠢,可今天的他觉得,他比顾乔乔还愚蠢。

    竟然被一个小姑娘给愚弄了。

    越想越觉得顾乔乔的话是对的,这孩子以前确实胆小懦弱,不大敢说话。

    只是最近这几天胆子起来,人也变得聪明大方了。

    如果是从前的她,遇到这样的事情,是不会为自己辩解的这么条理清晰的。

    最大的可能就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知道呜呜的哭。

    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肯定是什么都说不清楚,而白芸则是带着静夜蝉大摇大摆的走出了秦家的门。

    等在进来,他和沈蔓茹不但要双手递上巨款,还要对这孩子心存感激。

    想通了这些,秦轩的目光就变得复杂了。

    可同时,却也犹豫了,难道今天真的要将白芸送进派出所吗。

    送,必须送!

    他咬了咬牙,必须要给白芸一点教训,连他都算计,以后还不得上天啊。

    而且,这案,可是她提议报的。

    她还真是吃定了顾乔乔不敢和她对峙啊。

    白芸忽然呜呜的哭起来,刚要接着哭诉,就听到秦奶奶的拐杖在地板上剁了一下,淡淡的开口道,“白芸啊,今天是大年初五,可没有在别人家哭哭滴滴的道理,你爸妈难道没教过你吗?”

    声音不轻不重,却让白芸的哭声戛然而止。

    脸色也异常难堪,她混乱的大脑试图整理出一条清晰地思路,解脱眼前的困境。

    而正在这个时候,秦家的门被推开了,一股冷冽的寒风携着一道高大修长的身影走进了客厅。

    然后在他的身后跟着走进来几个人。

    顾乔乔一愣。

    竟然是鼻青脸肿的朱建国,脸色惨白的宁玉丽,得意洋洋的褚成峰,还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白父白母。

    仿佛心有所感。

    秦以泽的目光遥遥的看向了顾乔乔,阳光下,一双泛着寒光的星眸带着笃定的神色。

    那是在告诉顾乔乔,他将初三晚上的事情,查清楚了,而且,人也带来了。

    顾乔乔抿紧了红唇。

    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男人的能力。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这个年仅二十二岁的年轻军人,有着无人可知的可怕的行动力。

    上辈子,她被下了迷药,然后被卖到了距离帝都两千多公里的西南大山深处。

    可是秦以泽只用了五天的时间就找到了她。

    他翻过绝命崖,孤身一人进了村。

    那一天的山村,历来野蛮无知而又无视律法的村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噩梦……

    他将她救出了大山。

    昏迷前的那一眼,是她和秦以泽上辈子的最后一面。

    后来的她才知道,在送她进医院之后,秦以泽就被帝都军区的人给带走了。

    等他出来后,面对的就是顾家秦家天翻地覆的劫难。

    顾乔乔的手攥在了一起,用力的握了握,又缓缓的松开。

    压制住眸子里翻卷的如暴风雨般的思绪,她淡淡的移开了目光。

    而白芸本来就焦头烂额,在看到朱建国和宁玉丽的时候,吓得双腿一软,就瘫倒在了地面上。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很顺利。

    朱建国也许是被秦以泽打怕了,也许是被抓住了把柄,所以不顾白父白母和白芸凌厉杀人的目光,将事情的经过交待了一遍。

    最后对着顾乔乔说,“对不起,当时我也是一时糊涂,没有阻止她们的胡闹,要怪都怪我,请您饶了我这一回。”

    秦以泽听到胡闹两个字,倏然间就一脚踢出去,将朱建国踢倒在地,冷冷的问,“是胡闹吗?”

    朱建国不敢在吭声了。

    而这个事情的发展完全超乎了秦轩和沈蔓茹的认知。

    秦奶奶面沉似水,咬着牙,但是却没做声,因为还没到她说话的时候。

    这白家,当真是欺人太甚!

    宁玉丽低着头,心里也怕的要死,恨朱建国的叛变,恨白芸的无能,更恨顾乔乔。

    可她却不敢抬头。

    这事肯定会被爷爷知道的,她不敢想象后果。

    白父和白母没想到事实的真相是这样的。

    白母上前扶起来女儿,一巴掌打在了她的后背上,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这个傻孩子,怎么这么糊涂啊,你和乔乔平日里这么好,怎么敢这样胡闹,快,赶紧去给你嫂子赔礼道歉……”

    白母是一个聪明人,在听完朱建国的话的时候,就知道这事,可大可小。

    而且关键在顾乔乔身上,只要顾乔乔开口说原谅,那么就万事大吉了。

    最后,她会将这事归结为小姐妹之间的小矛盾。

    所以她一边虚张声势的打着白芸,一边给白芸递眼色。

    白芸自然不傻,否则怎么会将从前的顾乔乔哄得团团转,她不敢去看秦以泽面若寒霜的脸,心里知道,自己在秦以泽的眼里是什么样的人了。

    既然秦以泽那里没有了希望,那么今天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她一下子就领悟到了母亲的苦心,白芸变脸极快,来到了顾乔乔的面前,噗通一声给顾乔乔跪下了。

    顾乔乔愣怔了一下,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白芸,想起了前世自己跪在孙莹可面前的屈辱。

    心里终是升起了一丝快意。

    片刻之后,她似乎才回过神来,然后朝着旁边挪了挪,看了屋子里神情各异的脸,皱眉道,“你这是做什么,屋子里长辈这么多,你却跪在我面前,想要逼我答应你什么吗?”

    顾乔乔的话,让白芸更加的屈辱。

    她这是白跪了。

    顾乔乔提前就堵上了她的嘴。

    她跪也不是,站也不是,白父厉声的喝道,“白芸,起来说话,这像什么样子?”

    白芸站起来,对着顾乔乔弯腰鞠躬,抬起头恳切的说道,“嫂子,我这是一时糊涂,看在我们往日亲如姐妹的份上,原谅我这一次吧,其实我当时也后悔了,所以将那杯加了药的橙汁自己喝下去了,看在我及时悔悟的份上,放过我这一次吧。”

    及时悔悟?

    真真的好笑。

    顾乔乔盯着白芸,“既然后悔了,就应该将橙汁倒掉,为什么还要喝进去,你有这么傻吗,而且明知道那包间里的人是你的表哥,却硬说秦以泽,骗我进去,还不是你认为我已经喝了加了药的橙汁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