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两个女孩的战场
    白芸摸到那个东西的手,竟然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秦奶奶的眼睛闪过一抹精光,淡淡的开口,“白芸啊,拿出来看看,如果不是,奶奶亲自给你赔礼道歉,否则,你这样出去,一辈子都说不清楚了。”

    白芸的心咚咚的跳着,好像下一刻就跳出了胸腔一样。

    她死死的咬着牙,看着秦奶奶犀利的眼神,然后将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沈蔓茹。

    可惜,沈蔓茹此时却也盯着她,目露狐疑。

    “白芸,奶奶说的对,既然你都报案了,这样走出去,总是说不清的,让大家看看吧。”

    秦轩的声音不大,却带着隐忍的怒意和压迫感。

    白芸心里存着最后的希冀,缓缓的掏出了裤袋里的东西。

    秦轩眸光一缩,失声道,“静夜蝉。”

    他几步就走到了白芸的跟前,冲着愣怔的白芸伸出了手。

    白芸呆滞的将那个静夜蝉递给了秦轩。

    秦轩接过来,看到没有什么损坏,他看着白芸,脸色铁青,死死的拧紧了眉头,“白芸,你可以告诉我,这静夜蝉为什么在你的口袋里吗?”

    是啊,为什么在她的口袋里?

    白芸的脑子里嗡嗡直响,有那么一刻,甚至是空白的。

    她站在客厅的中央,朝着四周看过去,沈蔓茹是满眼的不可置信,秦小雨则是捂着嘴瞪大了眼睛,秦奶奶的目光仿佛如利剑,那两个民警则是犀利的看着她。

    这个时候的白芸,羞愤难堪,又无地自容。

    她最后的目光落在了顾乔乔的身上。

    顾乔乔依然站在散落物品的旁边,身姿笔直,眸光清寒,嘴角却是嘲讽的笑意。

    白芸蓦然好似回过神来,冲着顾乔乔大喊道,“一定是顾乔乔,一定是她偷偷的将这静夜蝉塞到了我的口袋里,是她偷拿的,我没有,不是我!”

    “白芸,我国法律讲究的是物证和人证,这两样你都有,算的上的是人赃并获。”

    顾乔乔的目光扫向了秦轩和沈蔓茹,意味深长的接着说道,“就算个别人想要睁眼说瞎话,可是两位民警还在呢。”

    秦轩和沈蔓茹脸色变得青白,自然是听懂了。

    以前觉得顾乔乔丢人,可是今天的他们在顾乔乔面前竟然有无地自容的感觉。

    甚至都没敢和顾乔乔的视线碰上,就仓皇的移开了。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如果是我,我怎么可能会跟沈阿姨他们揭穿你,如果是我,我不会堂而皇之的将东西放在裤袋里,我早就藏起来了,怎么可能让你发现,沈阿姨,这不合情理啊?”白芸对着屋子里的人急迫的解释道。

    顾乔乔真挺佩服白芸的临危不乱的,这眨眼之间,就可以想出这么多的解释之词。

    如果换做是别的女孩子,早就吓懵了。

    “白芸,这事很简单,如果我还和从前一样胆小懦弱,今天你的计谋真的得逞了”

    “都说吃一堑长一智,而且过了年长了一岁,我吃了你那么多的亏,我总的长点记性才是。”

    “所以,我不但极力否认,还帮着你报了案,而且我还看到你裤袋里的异常。”

    “假如我不说,谁会知道静夜蝉会在你的口袋里,你有恃无恐,认为没人发现,等你给我按了罪名之后,你就可以带着静夜蝉大摇大摆的走出了秦家的大门。”

    “然后在外面转一圈之后,你会以秦家功臣的姿态出现,届时,秦家不但会给你一笔巨款,还会将你视作秦家的恩人,所以,你不但讹了钱,还卖了人情,白芸,你说这合不合情理?”

    顾乔乔声音清脆,掷地有声,有理有据,思路分明,双眸氤氲着不一样的光泽,室内甚至出现了短暂的凝滞。

    白芸的脸色苍白,眼睛瞪的死死的,气急败坏的低吼道,“顾乔乔,你血口喷人,我从来没有这么想,也不会这么做,我白家虽然不是大富之家,可是却也什么都不缺,和秦家几十年的邻居,我怎么可能讹秦家的钱,你这个理由太荒唐了。”

    “你既然有钱,为什么借我的八百元还不给我?”顾乔乔厉声逼问。

    此时这秦家的客厅,竟然成了两个女孩的战场。

    秦奶奶用威严的目光警告秦轩和沈蔓茹不许插言。

    既然民警都进了秦家,那块遮羞布,也早就被扯下来了,丢人不丢人的,也早就无所谓了。

    等听到顾乔乔的话的时候,沈蔓茹一愣,白芸不是说顾乔乔的钱都被她自己挥霍掉了吗?

    怎么还会借给白芸八百?

    “我什么时候借你的钱了?”白芸大惊,张口就尖利的否认着。

    没有借条没有证人,她才不会承认。

    “就在去年的十月份,你和我一起去银行取出来的,存折上有取款日期,不过没有借条你自然不会承认,但是我敢用我家人的生命来发誓,可你敢用你家里亲人的生命来发誓吗?”顾乔乔冷冷的质问道。

    白芸张着嘴,用一种全新的眼神看着顾乔乔,这一刻,她不得不承认,顾乔乔再也不是那个愚蠢懦弱的农家女了。

    她敢发誓吗?

    虽然不信鬼神,但是家人的生命她可以拿来发誓吗?

    即便是发誓了,她还有另一件大事在等着她呢。

    白芸的心好像有无数条毒蛇在撕咬着她,阴毒的目光似乎是毒蛇的信子。

    似乎要将顾乔乔撕咬个粉碎。

    她的脑子里虽然乱做一团,但是却在想着,那东西是怎么在她的裤袋里的。

    她拿没拿,她自己是最清楚的。

    看着顾乔乔嘴角的笑意,她似乎恍然大悟,大喊道,“顾乔乔,是你,是你,一定是你干的对不对?”

    “我干了什么?”顾乔乔好笑的反问。

    “是你静夜蝉塞到我的裤袋里,对不对?”白芸的神情有些狰狞,再也不复往日的温柔。

    “白芸,你还真是死鸭子嘴硬,我将东西塞你裤袋里,你会不知道?更何况,我今天和你可没好到贴身的距离,我距离你没有五步远也有六步远,相信在场的人,都看到了吧……”

    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白芸的长裤,女孩子爱俏,裤子都是贴身的。

    想要往贴身的裤袋里塞东西,就是自己也要费点劲,更何况距离五步之外的顾乔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